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33)

人们能得到的无上快乐就是帮助孤苦伶仃的人,使他们得到幸福。 ——佛陀

“莎琶卡,你不感到饥饿、寒冷吗?”佛陀问道。

莎琶卡回答道:

“世尊,我不冷也不饿。我在家里时就习惯了饥饿和寒冷。当我在您的脚旁时,既不感到饿,也不感到冷了。现在,我只觉得我得到了巨大的解脱。”

小孩子太累了,不一会儿,他就睡着了。佛陀对默默站在一旁的阿难陀说道:

“阿难陀,这个可怜的孩子被抛弃在坟墓丛中,被绑在一具尸体上。我救了他,替他洗了身子,并把他带到这里。阿难陀,你看他睡得多香。人们能得到的无上快乐就是帮助像他这样孤苦伶仃的人,使他们得到幸福。阿难陀,在我们征得他父母同意以后,就给他授戒。在此之前,把他安置在寺庙里。现在,你把他抱到你的房间,并在一个合适的地方给他铺一张床。”

阿难陀比丘没有做声,他怀着无限敬爱的心情,望着佛陀,抚摸着佛陀沾满露水的脚,然后站起身来,把莎琶卡抱在怀里。

雄鸡啼叫,报告着早晨的到来。佛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回走了一会儿。然后,他回到他的寮房,躺在替他准备好的床上,狮相侧卧。

我的僧团是为芸芸众生而设立的,并不是专门为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种姓的。
                               ——佛陀

佛陀在毗舍离度过了雨季和冬季。就在农历二月的一天,他离开了毗舍离,行化了恒河流域的玛拉和安歌王国,穿过那烂陀、王舍城和苏输玛罗城。此时,佛陀的名声传遍了广大地区,北至喜马拉雅山和库茹舍托,南及卡檩革,西到威题雅的安晚第,东达恒河入口处的晚歌。

一天,提婆达多带着一百多个比丘从王舍城而来,他们都出生于刹帝利和婆罗门种姓。这天,他们就在佛陀居住的宫释帝寺过夜。尽管佛陀一贯反对种姓制度,但是提婆达多顽固地讨厌与首陀罗、吠舍种姓的人来往。他总是千方百计地与国王、贵族和富人交往、拉关系。不久以后,他就建立了一个强大的追随他的团体。自从他与频毗沙罗王的儿子阿奢世结交以后,他的高傲、专横跋扈越来越使人难以忍受。他以数百僧人的领袖自居,一路从王舍城来到柯沙毗。

* * * *

无论佛陀在哪里,他的弟子都从不高声喧哗,从来不会有声音从一个房间传到另一个房间。可是,这天早上,提婆达多来到这里后,宫释帝寺院内吵吵嚷嚷声就响个不停。提婆达多到处寻找着阿罗汉优波离的房间。优波离精通佛法和戒律,素有持戒第一之称。提婆达多窜进他的房间,不问青红皂白,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开始指责起他来。紧紧跟在提婆达多后面的柯卡利可比丘也蛮横地冲了上来,抱住优波离的脖子,猛地一下子把他推出房间,然后又把他拉到大厅。他们指着优波离的鼻子,大吵大嚷起来。好几百个比丘睁大着眼睛,望着他们。 

“他是一个阿罗汉,但他改变不了他低贱的本性。僧众们,看看这个下等贱民。我们不要再理他了,我们应该痛恨他。”

“朋友,我犯了哪一条清规戒律?即使我有冒犯之处,在你侮辱我之前,你也只可以先告诉佛陀,然后再作出决定。朋友们,既为佛子,就不应该做出如此庸俗的行为。这太不像话了!” 

“出家人,即使把你在火炉里熔化,也不能去除掉你的不净。你这种首陀罗人的劣性是永远改变不了的。”柯卡利可又大声嚷嚷起来。 

“比丘提婆达多,我要你解释你为什么要侮辱我。” 阿罗汉优波离说道。

“优波离比丘,听着,你还记得吧?今天早上,你端了一盆水去了盥洗室,而你却把余下的水留在盆里了,是吗?”提婆达多振振有词地质问道。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