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34)

我的僧团是为芸芸众生而设立的,并不是专门为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种姓的。
                                 ——佛陀

“是的,我记得。不过,我并不知道这是犯戒。我将去询问佛陀。如果这件事被宣布是犯小戒,我以后将谨慎小心,不再重犯。”阿罗汉优波离平静地说道。

“出家人和高等贵族的居士也认为这是不对的,那么像你这样的阿罗汉犯了以后,这难道还可以饶恕吗?你为什么口口声声说是戒律上的失误?而你却习惯地在你的房间里大小便。和刹帝利种姓的人住在一起,你应该规规矩矩。你用粪便玷污了你的房间,而你却说这是戒律上的疏忽。但对我们来说,这是对清规戒律不可饶恕的侵犯。”提婆达多放大声音叫了起来。

“我将去询问佛陀。我将遵守、服从他的决定。”阿罗汉优波离说道。

“佛陀的决定对于我们无足轻重。从今而后,我们与你一刀两断。我们要摈弃你,把你当成一个可恶的东西。”提婆达多反驳道。

没有一个人替阿罗汉讲一句公道话。虽然那些严持戒律、精通经律的僧人没有参与起哄,但是那些冥顽不化的僧人们却支持提婆达多比丘。他们继续把优波离当作活靶子进行冷嘲热讽,大肆辱骂。

在一片劈头盖脸的嘘嘘声和叫嚷声中,阿罗汉优波离来到佛陀住处。行礼之后,他就在一旁站立。佛陀问道:

“优波离比丘,谁在寺院内吵闹?”

“世尊,是比丘提婆达多和他的同伙们。”

“为什么?”

“世尊,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我因此就找您来了。世尊,我想弄清楚,我是否犯戒了。今天早上,我从盥洗室出来,而把剩下的水留在水盆里。世尊,以提婆达多为首的比丘认为这是犯戒,对我横加指责。”阿罗汉优波离解释道。

“优波离比丘,这是犯戒。但谈不上大戒。不要再犯就是。提婆达多叫你什么来着?”佛陀问道。

“世尊,提婆达多比丘抓住我的脖子,叫我首陀罗。柯卡利可比丘也这样叫我。他们把我拉到大厅,把我围在那里,咒骂声如同潮水向我涌来。他们甚至说,无论您对这一犯戒行为作出何种处理,他们都将把我当成犯了大戒的人,把我从僧团中开除出去。”

这是,寺院内又是一阵骚乱。阿难陀正等待着向佛陀报告这场风波。佛陀喊过阿难,告诉他把提婆达多和柯卡利可领来见他。

提婆达多和柯卡利可比丘趾高气扬地来到佛陀前。提婆达多虽然向佛陀行了礼,但他并没有站到一旁去,而是笔直地站立在佛陀的正前方,右手捏着拳头。柯卡利可背着手,站在他的身后。他不住地向静静站在一旁的优波离瞪着眼。

接着是一阵深沉的肃静。佛陀安静地观察着他们的一言一行。提婆达多轻轻地放松捏紧的拳头,放下手臂,低垂下脑袋,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到一旁。柯卡利可也赶忙跟了过去。

在两个无法无天的僧人行了应行的礼节以后,佛陀对他们说道:

“提婆达多,谁是你的老师?”

“世尊,是你。”

“那么,提婆达多,你有什么权利抓着我的弟子,任意摆弄他,辱骂他,甚至宣布对他的处理。”

“世尊,优波离比丘犯了戒。”提婆达多说着,眼睛望着地面。

“我知道,他无意之中犯了戒,可我并不把这看得很严重。但是,提婆达多,你所犯的戒要比这严重得多,你想分裂僧团,这是犯重戒。我的弟子们听从我的劝告,遵守我制定的清规戒律。提婆达多,在你背后之人的误导下,你是不是试图分裂僧团?”佛陀一针见血地质问道。

提婆达多比丘低着头,望着下方,没有作声 。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