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35)

我的僧团是为芸芸众生而设立的,并不是专门为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种姓的。
                                 ——佛陀

佛陀继续说道:“提婆达多,我再对你讲一次,我十分明白你的意图,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正受到傲慢的折磨,你有谋私利的动机。你想得到的并不是解脱,而是领导的权利。自从你加入僧团以来,你结交国王、王后和贵族。你是不是在追求以居士身分得不到的世俗利益、权力和名誉?提婆达多,你挟持业已解脱、比你更值得尊敬的优波离,并辱骂他,这不是因为他犯了戒,而是因为他出生于一个所谓低下的种姓。提婆达多,没有人因出生而成为首陀罗或婆罗门。只有通过言行,才能看出一个人是婆罗门,还是首陀罗。”

站在提婆达多身后的柯卡利可以为佛陀没有注意,用手肘推了推提婆达多,给他的头头撑腰打气。提婆达多深深地屏了一口气,稳了稳身子,然后说道:

“世尊,虽然优波离是一个觉悟了的阿罗汉,但是他那种姓的本性却根深蒂固,他还没有去除掉他与生俱来的劣性和业障。所以,我们就不得不把他留在盥洗室的水倒掉。”

提婆达多正要住声,柯卡利可又碰了碰他。提婆达多鼓足勇气,继续说道:

“世尊,虽然你把我说成是离经叛道之人,但是,请记住,正是因为我,你的弟子们才能快乐自由地行化于各国之间,不受其它宗教徒的干扰。我知道,我有强大的追随信众,因此许多人嫉妒我。在我的领导之下,你的弟子才能得到保护。世尊,在我俩之间,我们对戒律的准则有分歧。但是在外表上,我还是维护、支持你的观点。”

柯卡利可又一次用手臂推了推提婆达多。

“提婆达多,柯卡利可是你的指使者吗?是不是由于害怕,柯卡利可用棍子把你赶到这里来了?提婆达多,你说自己要说的,不要受人的主宰。我将听你讲的一切。”

一颗颗汗珠从提婆达多的前额冒了出来。但是,他还是鼓足勇气,硬着头皮继续说道:

“世尊,为了你的弟子和教法,我应该继续说下去。由于接受庸俗、肮脏的贱民、杀人犯、好色之徒,以及妓女等加入僧团,我们已深受其害了。乌德比丘独自一人去了舍卫城,并和那里的一个贵族寡妇打得火热。他们现在正准备举行合适的婚礼呢。另外一个贱民出生的比丘还与一只母猴子发生了不正常的关系。我还听说,一个来自下等种姓的比丘甚至吃大小便。我也知道,有些比丘脱袈裟,跑到妓院去了。世尊,我提婆达多应对所有这些弊病负责吗?还有一个身怀六甲的尼姑住在王舍城中的一个庙里。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她的怀孕,与我从王舍城带来的一百多个僧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为什么不处理这些事呢?其他宗教徒欺负我们,公众也开始厌恶我们了。世尊,用严格的戒律来整顿比丘、比丘尼。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将脱下他们的袈裟,把他们赶出去。世尊,不要自以为你的弟子们都像阿难陀和舍利弗那样。”

“提婆达多,我在认真地听着你讲。我的僧团是为芸芸众生而设立的,并不是专门为哪几个高高在上的贵族种姓的。我不主张建立另外一个身穿袈裟的婆罗门部派。我慈悲一切众生,了解那些被误导的人。我替他们指出了作恶的果报。他们中的许多人从而认识到正确的道路,戒除了一切恶行。只有一小部分人因被引诱而屡教不改。这是由于他们的业障。阿罗汉优波离是一位信心虔诚、持戒严谨而且得到解脱的比丘。他精通律学,但他尚且难免犯戒,更何况其他的比丘、比丘尼呢?我不以憎恨来整顿僧团,我用慈爱来制约我的弟子。我对他们一贯慈悲为怀。人总是要犯错误的,我总是悲悯他们。佛陀应世,是给这些众生指明一条正道,而不是由于憎恨而排斥、抛弃他们。提婆达多,我知道王舍城尼庵的比丘尼迦叶怀孕的事。我已经指示阿罗汉乔昙弥作了调查,弄清楚是否她在受戒以后有了不正当的行为。调查证明,在她出家之前,当她还和她的丈夫住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有孕在身了,她是无辜的。你是不是要我把一个到我这里来寻找避难的怀孕母亲无情地赶走?”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