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36)

我的僧团是为芸芸众生而设立的,并不是专门为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种姓的。
                                 ——佛陀

提婆达多,由于傲慢和无知,你已被引入歧途。你与摩揭陀国的阿奢世王子结为朋党,你得到他丰厚的物质供养,而受其影响。我认为,在传播和平道德之音的事业上,你的护法对我的弟子没有任何作用。我的弟子,无贪无瞋,寂静安详,语言和善。我知道,我的弟子们也常常受到其他宗教徒的无礼攻击和毁谤,但这是暂时的事。他们不但诽谤我的弟子,甚至诽谤我。这也不会太久的。提婆达多,真理是我弟子的武器。他们用不着你的权威和保护。人民终究会明白真理的。在此大千世界上,我的教法将会成为痛苦众生的甘露水。我不想把国王和富翁结集在我的教法下,我不想在他们的帮助下传播我的教法。但是,如果国王和富人渴望我的道法,我将理所当然地向他们布法传道。这并不是为了繁荣、昌盛我的教法而来巴结这些人。提婆达多,而你呢?在你的朋友阿奢世王子的帮助下,在他王权的庇护下,你准备建立一个只有刹帝利和婆罗门种姓的僧团。你是否想要来领导这样的僧团?”

“不,世尊。噢!不,世尊。我仍然还是你的僧团里的一个比丘。昨天,我从王舍城来时,为了僧团的利益,我要向你提出五点建议。世尊,因为你的弟子们生活在村庄和市镇,所以就很不容易来整肃他们。世尊,我建议,男女出家二众应该住在森林里;男女出家二众应托钵乞食;男女出家二众应披由被抛弃的破布做成的袈裟;男女出家二众应在树下参禅打坐;凡是出家人都应戒除肉食。世尊,一旦这些戒律颁布以后,僧团的每一个成员都可以得到制约。”

“提婆达多,受戒以来,你曾住过一次森林吗?”

“没有,世尊。”

“那么,你穿过一件由被抛弃的破布缝起来的袈裟吗?”

“没有,世尊。”

“你戒除了肉食吗?”

“没有,世尊。不过,我在树下参过禅打过坐,并且也托钵乞食。”

“提婆达多,你还没有做到你宣布的五戒中的三戒,那么,你自己想一想,向我的弟子们颁布这些戒律是否合理呢?”

“世尊,一旦你宣布了这些戒律 ,我也会遵从的。”提婆达多说到这里,佛陀接下去说道:

“谁愿意遵循这些戒律,可以遵循。但我不想把我的僧团与社会隔绝开来,我的弟子必须与大众同住。”

“世尊,许多僧人都赞同我的戒律制度,我将把他们组织起来。”

“为什么?提婆达多,不要分裂僧团。这对你自己,对佛教都不会有好处。这只能给佛教,给你自己带来灾难。”

提婆达多没再做声。他礼拜佛陀以后,带着柯卡利可离开了。

*    *    *    *

在宫释帝寺院里,又发生了一阵阵骚乱,形势紧张得可怕。小沙弥罗睺罗惊恐不安地跑到佛陀跟前。

“世尊,舅舅好粗暴哟。他大吵大闹着,衣袖卷得高高的。一大群比丘跟着他,举着手,捏着拳头,叫喊着。他们把舍利弗尊者给团团围住。世尊,我害怕,就逃了出来。”罗睺罗一边说着,一边喘着粗气。

“罗睺罗,这些愚昧无知的人将来会痛苦的。同他们讲道理是不容易的。他们心存偏见,而又被邪见所迷惑,与其他人一道,同流合污,一起闹事。他们自以为强大,所以误入歧途。”

说完,佛陀站了起来,和往常一样,他寂静安详地来到大厅。那里聚结着一群闹事的比丘。僧众一下子安静下来,鸦雀无声。那些围着舍利弗、目犍连的比丘们不由自主地退到一边。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