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37)

我的僧团是为芸芸众生而设立的,并不是专门为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种姓的。
                                 ——佛陀

“提婆达多,这样大吵大闹的是什么意思?好像一群拉着鱼网的渔民,一下子围过来捉鱼,叫着喊着。当你们如此吵闹时,人们曾想过没有,这会给那些希望追随你们、并以你们为榜样的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想一想,他们会怎样看待人们和我的弟子?你要严于律己,不要闹事生非。这种捣乱的行为不仅会导致你们自己的过失,也会给僧团带来耻辱。五年来,你作为我的弟子,在精神和道德上又得到怎样的训练?虽然如此,我还是对你大发慈悲。如果你出家是有目的的话,你就努力地去争取实现它。分裂僧团是不可饶恕的罪恶。你来我这里是为了寻求解脱。如果你认为你在我这里得不到你所追求的解脱,你完全可以离开我。”

“我会走的。但不是我一个人走,我将带走许多尊敬、拥护我的僧人。”提婆达多毫不迟疑地说道。

“提婆达多,这些日子来,你一直试图这样做。任何一个人可以自愿地来我这里。同样地,那些想离开我的人可以在任何时候离开。”

“世尊,我们尊重你的教导,我们也同样地尊敬你。但是,我们无法尊敬你的绝大多数僧人。我们准备与你们一道住在这个城里,所以,国王、贵族和一般公众可以看到我们与你们僧人的不同和区别。世尊,现在,我们将前往城里一个清凉树林,住在那里的树荫下坐禅,穿着粪扫衣,托钵乞食。”

“提婆达多,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你的思想是纯洁的话,这种行为就会有好的结果。如果你的思想不纯,那么,这种行为就会带来不幸。”

把水倒在底朝天的船背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佛陀

佛陀和往常一样,准备好去托钵乞食,他对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需要休息。自从我觉悟以来已经九年,我踏遍了整个中印度的平原,步行了数千里。虽然如此,我从来没有想到休息,从来没有感到累,我常住于喜悦和寂静。现在,我的身子感到很虚弱。即使在六年的苦行中,我也不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希望远离大家,一个人在森林里住一段时间,你们不要来找我。”

“世尊,我知道,你的思想被提婆达多以及以他为首的僧人搅乱了,一直不得安宁。”

“阿难陀,在精神上,佛陀从来不会受到干扰。失望和憎恨从来不进入佛陀的心智。不过现在,我在身体上感到疲劳。”

“世尊,不要到森林中去住,还是到其它城市去住吧。世尊,给孤独长者曾邀请过我们,我们还是去舍卫城吧。”

“如果提婆达多又跟到那里,我们又怎么办呢?阿难陀,当问题发生以后,逃之夭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决定去帕里勒亚森林,并没有逃避这些问题的意念。这是当前能解决问题的唯一有效的方法,并且,我也需要休息。当我不在这里时,有识之士将会注意到那些邪恶的假僧人。他们会把这些人同其他的僧人区别开来。然后,邪恶不法之徒就会开始检点自己,而从事善德之业。他们自己将会认识到他们的错误。不然的话,由于冒犯了大众,他们将得不到这个城里的供养,只好到其它城市去。我一再劝告提婆达多和他的同僚,但对于这些头脑简单、无知而盲目的人来说,佛陀也是没有办法的。阿难陀,把水倒在底朝天的船背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世尊,帕里勒亚大森林是百兽出没的地方,那里到处都是残暴、凶猛的野兽。再说,在那里,你将得不到一点供养。你会受到日晒夜露的折磨。世尊,我同你一起去,这样,我可以照顾你。”

“不用了,阿难陀,不会有任何危险的。我会找到一个舒适的地方,并在那里住下来,以森林的野果为生。阿难陀,不要因被欺负而动摇,依我的教法而住。三个月后,你来找我,并给我带来有关消息。”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