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 陀 (38)

把水倒在底朝天的船背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佛陀

自从东方发白,阿难陀就一直走着,没有休息一刻。他走进了帕里勒亚大森林。但是他现在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走了,在一片大岩石丛中迷了路。他沿着一条溪水而上时,他看到一群猴子正津津有味地在品尝着各种各样熟透了的水果。它们在高大的树枝上跳来跳去,四周回荡着一片噪声。在这里,人类美妙的乐曲声和鸟鸣声也变得使人胆战心惊。太阳正在西下,阿难陀一想到在天黑以前他还不能找到佛陀,一种恐惧感就像针刺一样钻进他的心头。渐渐地,他沿着溪水,深入森林。喧闹声逐渐消沉下来,这种死一般的安静,加深了他的恐惧感。他预感到,这是一种潜在的危机。突然,一只在水边饮水的小梅花鹿发现了他。小动物一阵紧张之后,还是继续地饮水,然后又怡然自得地走开了。阿难陀希望马上看到佛陀的住处,他就爬上一个山坡。一只鹦鹉叫喊着从他的头顶上飞过,转了一个圈子后,朝下飞来,停在靠近他的一棵树枝上,说道:“祈愿人人幸福,解脱苦海病魔。”一听到这些,阿难陀就快乐得如同见了佛陀一样,他一下子明白过来,这只鹦鹉是从佛陀那里飞来的,他走近鹦鹉。

“好鹦鹉,佛陀在哪里?”阿难陀喜出望外地问道。

鹦鹉自言自语地叫了三声,然后飞上半空,在河流上空盘旋了一会儿,又飞了回来,落在原来的那棵树上,说道:“朋友,看那!”

阿难陀开始莫名其妙,后来明白鹦鹉是在重复佛陀的话。

太阳下山了,黑暗笼罩着四周。阿难陀急冲冲地沿着河流走着。鹦鹉在前面引着路,每隔一段可见的距离,它就停在一棵树上用自己的语言叫上几声。偶尔说上一句:“朋友,你饿了吧,请吃水果。”

突然,从不远处一块巨石上的芦苇做成的拱门里传来了佛陀的声音。

“阿难陀,到这里来。”

阿难陀立即爬上一个小山丘。在那里,他看到佛陀面带微笑、神采奕奕地站在那里。阿难陀赶紧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佛陀的双脚,他高兴得热泪盈眶。然后,他站了起来,正想说话,坐在岩石上的鹦鹉首先对他说道:

“朋友,你饿了吧,请吃水果。”

“世尊,多亏了这只好鹦鹉,我才找到这里。要不是它,我就会在茫茫的森林里束手无策了。”阿难陀说道。

“阿难陀,它是我的一个朋友。这些可怜的动物并不像人类想的那样低下、残忍。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来检验它们,它们的心始终如一。我与它们友好、和睦地住在一起。”

阿难陀转身看了看四周,他看到,在一棵硕大无比的树荫下有一个石窟,到处都显得很自然,无论是高悬于石窟上方的树枝树叶,还是地面上的草地都没有受到任何破坏。佛陀虽然在这里住了三个月了,但是,周围环境的新鲜生机并没有丝毫减弱。

阿难陀又一次惊讶不已地望了望四周。佛陀问道:“阿难陀,你好像感到很奇怪。你看见什么了吗?”

“世尊,您就在这里住了三个月?”

“是的,阿难陀。”

“世尊,这个地方真可怕。您看四周都是野兽的踪迹,现在还只不过是黄昏时分,我可以想像,当夜幕覆盖大地时,这里又将是怎样一番景像。”

“阿难陀,你是害怕森林,还是害怕黑暗?”

“我害怕黑暗、大森林以及野兽。在这块恐怖的地方,哪里有什么和平与安宁?”

“阿难陀,你现在还感到恐惧吗?”

“世尊,在您的身边,我不怕。”

“即使在我的身边,黑暗也会降临。在森林里也是一样,这里有数不清的野兽。阿难陀,透过黑压压的灌木丛,你看见了什么吗?”

阿难陀看了看四周的森林,由于害怕,他向佛陀靠了靠。

“怎么了,阿难陀?”

“世尊,在阴森森的森林中,恐惧正向我们袭来。我被这种恐惧包围起来了,凶猛的野兽向我们张牙舞爪。”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