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 陀 (39)

把水倒在底朝天的船背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佛陀

这时,一只母豹领着一群小豹队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它们低着头,挟着尾巴,绕着佛陀转了起来。阿难陀就像一个小孩似的,吓得浑身筛糠似的颤抖起来。不一会儿,母豹领着小豹在佛陀四周转了几圈以后,就躺在旁边的一块岩石上,眼里闪动着光芒,仰望着佛陀的脸。阿难陀还可以听到小豹吸奶发出的微弱、模糊的声音。

“阿难陀,你还害怕吗?

“世尊,我现在虽然不害怕了,可是,我的大脑却纷乱不堪。我觉得,我应该马上从这里溜走。周围还有许多其它更危险的野兽。在我一生中,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恐惧场面。石窟里可能比较安全吧。噢!世尊,我们去那里面吧。这样才能使我的大脑得到一点安宁。”

“阿难陀,不要害怕。这里的野兽不会袭击你的。如果你果真希望的话,我们就进石窟吧。”

阿难陀紧紧地跟着佛陀,渐渐地走过无花果树下的石窟,洞里一片黑暗。可是,他惊讶地看到里面有一线光亮,给昏暗的石窟带来光明。这不是一盏油灯,而是一块宝石。在这块闪闪发光的宝石旁,盘曲着一条巨大的眼镜蛇。佛陀微微地低着头,跨进洞口,坐到一个石凳上,望着阿难陀。

“阿难陀,进来啊。”佛陀说道。

“世尊,里面有一条剧毒无比的眼镜蛇王。”阿难陀战战兢地说道。

“那么,你再看看外面吧。”佛陀又说道。

“世尊,我看到外面有一只凶猛的黑熊。里里外外都是同样的危险。”

阿难陀的声音颤抖起来。

“阿难陀,听着,虽然它们是畜生,但是它们十分了解我,我对它们广施慈悲,我凝视的目光给它们带来和平与安宁。当它们和我在一起,被我的眼光所征服时,它们就不会伤害任何人。你也给它们施与至高无上的慈爱,一心念善,努力争取和它们做朋友。这样,你的害怕、疑虑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荡然无存。和它们住在一起,你将会快乐。阿难陀,到这里来坐下。我想听听来自柯沙毗的消息。”

阿难陀小心翼翼地来到佛陀跟前,望着宝石光辉照耀下的佛陀的脸,说道:

“世尊,提婆达多和他的同伴弟子们已经离开了柯沙毗。他们好像又回到了王舍城。”

“阿难陀,人们对其他的僧人有什么看法?”

“世尊,就在您隐居这里的头一个月,人们一般都喜欢、支持提婆达多和他的追随者。他们认为我们不虔诚、不可靠。他们不愿意和我们来往。这是由于人们也赞同、拥护提婆达多提出的戒律制度。世尊,第一个月间,我们孤独无助,柯沙毗城里的人拒绝给我们供养。老富翁宫释帝也似乎站在提婆达多那一边。当我们在城里得不到供养,我们就到城外去,他们无论在哪里看到我们,就大肆辱骂我们。但是,我们从来不还口,正如您所关照的那样保持沉默。这一个月结束时,人们开始憎恶那些僧人庸俗的行为,他们很赞赏我们严明的戒律和威仪,议论纷纷,说你来森林里住,就是由于他们那些丢人现眼的行为造成的。于是人们邀请我们到他们家里去受供养。当我们在街上沿门乞讨时,他们都争先恐后地把我们的钵装得满满的。他们开始询问起您来,三番五次地要求我们请您回城。”

“阿难陀,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虚假只能在短时间内掩盖真理。如果我们的指导思想正确的话,我们就不会犯错误。因为,我们的武器是真理。阿难陀,这对无知和嫉妒成性的提婆达多,以及其他的僧人是第一次打击。他们还会反击的。但愿我的弟子们具有坚定的意志,顽强地忍耐所有的障碍。总有一天,提婆达多将面对真理。阿难陀,我将回到柯沙毗。”佛陀说道。

到处都是夜里出来活动的野兽。但是,他们一点声音都没有,连树枝折断的声音都没有,偶或听到微风拍打树枝的声音。当整个森林被昏暗覆盖时,洞口变得越来越明亮。这时,佛陀已深入禅定。一路旅途劳累的阿难陀,面朝佛陀,以他的衣物做枕头,香甜地睡着了。(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