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 陀 (40)

把水倒在底朝天的船背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佛陀

那一夜,阿难陀断断续续地时睡时醒,但是到了早晨,他就沉睡起来。当他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

当他走出山洞,外面的景色使他惊呆了。一群猴子手里拿着、嘴里叼着各种野果,爬上了小山丘。一只猴王走在最前面,中间是一群腰里挟带小猴子的母猴,后面跟着的是一大批成年的大猴子,最后,走过来一群年老衰弱的老猴子。晨光下,佛陀坐在岩石之巅,向它们打着招呼。他的钵就摆在他的跟前。猴子们一个接着一个走了过来,用它们带来的水果把佛陀的钵装得满满的。然后,它们就在距佛陀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好似一群虔诚的信徒。

钵被装得满满的,各种各样的水果如芒果、野橄榄等摆满了一地。布施仪式以后,佛陀看了看坐在四周的信徒,然后,他走到每一只猴子面前,慈爱地对它们讲着话,抚摸着它们的头。阿难陀看到,猴子们一个个捧着佛陀的手,把自己的手放在佛陀的手上。当它们接受完佛陀的祝福,猴子们又悄悄地走开了,爬上树枝,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佛陀。

阿难陀默默地观看着,一直等到猴子们离开,他被深深地感动了。他走到佛前,怀着无限崇敬的心情,恭恭敬敬地礼拜了佛陀。

“世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奇迹,也没有听说过。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帕勒里亚大森林里的野兽比人类还要虔诚。”

“阿难陀,帕勒里亚大森林里的野兽与其它地方的野兽一样,只不过它们现在被驯服罢了。从而,它们比其它地方的野兽更忠实。与这些朋友住在一起确是一件快乐的事。同样地,它们也因和我在一起而快乐。阿难陀,住在帕勒里亚的这段日子,我的精神最为愉快、轻松。即使在我的家乡迦毗罗卫国,我也没有感到如此的快乐。”

“世尊,我也同样地十分快乐。一个人可以如此快乐地与这些朋友生活在一起直至死亡。”

鹦鹉又飞回来了,嘴里叽叽喳喳地叫着什么。然后,它就在离佛陀不远的一块岩石上停了下来,说道:

“愿一切众生幸福,解脱苦恼病魔。”

然后,它又说道:

“朋友,你饿了吧,请吃水果。”

阿难陀大笑起来。他伸出手,靠近鹦鹉,鹦鹉立即跳到他的手上。它又说道:

“朋友,你的孩子好吗?去喂养它们吧!”

“世尊,鹦鹉重复的是你的话吧?”阿难陀问道。

“是的,阿难陀,它只能用自己的语言来表达。”

说着,佛陀从钵里抓起一把摩罗果,摆在石头上,对鹦鹉说道:

“朋友,请吃摩罗。”

鹦鹉立刻从阿难陀手里跳了下来。它叽叽喳喳地叫了几声。然后它一边啄着摩罗,一边说道:

“朋友尽可能多吃一点,带两个给孩子。朋友,吃摩罗。朋友,吃摩罗。”

              *   *   *   *

佛陀收拾好他的衣钵,开始动身离开森林了。一路上,一群群猴子依依不舍地跟在后面,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发出一阵阵依恋的声音。它们跟着走了好几个时辰,一直把佛陀送到森林边。这时,佛陀停了下来,转过身,对猴子们作了一个手势。

“孩子们,别再送了。”佛陀说道。“没有比你们的家乡更幸福的地方了。愿已经皈依佛陀的你们万事如意。我走了。”

母猴忘记了抱在腰里的小猴,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佛陀。它们静静地吊在下垂的树枝上,忧郁、惆怅地望着佛陀,一直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远方时,它们才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阵悲伤的啼叫。

突然,那只鹦鹉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喊声,一下子飞了过来,然后又迅疾地飞走,寻找佛陀的踪迹去了。(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