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 陀 (44)

不执着一事一物,也不被一事一物所束缚……无牵无挂,这就是求证极乐的唯一途径。 ——佛陀

农夫擦了擦眼泪,走在前面引路。他们来到婆罗门乌德多萨里罗的住处。祭祀场的树桩上绑着五百头公牛、五百头奶牛、五百头小牛、五百头山羊、五百头绵羊。婆罗门乌德多萨里罗正襟危坐在一把椅子上,对忙着祭祀的奴仆们,指手划脚地发号施令。农夫不敢进祭祀场地,在很远的地方他就停住了脚步,一眼就在牛群里认出了他的三头牛,他伤心地望着它们。

婆罗门乌德萨里罗看见一个出家人径直朝他走来,由于心情不佳,他不愿见任何来人,就不以为然,仍坐着没动。但是,当佛陀渐渐走近时,他突然感到他坐的椅子着火似的,赶忙站了起来。佛陀来到他跟前,他立刻端来一把椅子在佛陀面前,请佛陀坐下,然后,双膝不由自主地跪倒在佛前,恭敬地礼拜了佛陀。

“尊者,你好似一尊威风凛凛的天神。当我老远第一眼看见你时,我还想叫我的仆人把你赶走。可是,当你走近时,我却无法继续坐在我的椅子上。我只礼拜天神、梵王和拘罗国王。但我现在却跪在你的面前,你看起来比我还要伟大。”

“婆罗门,你果真这么认为吗?”

“是的,尊者。”

“婆罗门,你有多少财富?”

“尊者,我的财富多得无法计算。我名闻遐迩,我有皇家的赞助和保护。”

“婆罗门,让我们这样来估计一下,你的财富比绑在祭祀场上的牛羊价值的总数高出多少倍?”

“尊者,不止千万倍。”

“婆罗门,这样说来,我比你更富有。”

“确实如此,尊者。”婆罗门附和道。

“聪明的婆罗门,释放绑在祭祀场上可怜的牲口,把我绑在一个桩子上,用我的血来祭献天神。当你贡献了更有价值的牺牲品后,你将得到天神的更好保护。你听到了这些牲口凄惨、悲哀的号叫了吗?割断它们的脖子,血染祭场,你又会得到什么样的福报呢?你说给我听听。举行如此残忍野蛮的祭祀,你又会从天神那里得到什么样的利益呢?我可以告诉你由此而产生的后果。聪明的婆罗门,这些千万头无辜的牛羊,犹如农民的子女,对农民有很大的帮助。而你却无缘无故地屠杀它们。这样,你妨碍了农田耕种,必然会引起饥荒。为了祭祀用的树桩和帐篷,你们大肆砍伐森林,破坏了自然环境,所以大自然就不会及时行雨。成千上万为你效劳的奴仆,终究会因肆意屠杀的恶业,死后堕入地狱。聪明的婆罗门,假如有的话,请你举个例子,证明这惨无人道的祭祀给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带来哪些利益?”

“尊者,用来作牺牲的动物死后会升天堂,这不是恶。”婆罗门说道。

“婆罗门,你举行祭祀是为了送这些动物上天堂,还是为了你自己获得利益?”

“尊者,这两方面都有。”

“婆罗门,你有子女吗?”

“有,尊者。”

“你希望把他们送到天堂吗?”

“是的,尊者。”

“这样的话,婆罗门。如果被用来祭祀的牛羊会升天堂,你为什么不把你的子女绑在树桩上,割断他们的脖子呢?”

婆罗门久久无言以答,最后说道:

“尊者,自古以来,国王、贵族以及博学多闻的婆罗门都举行祭祀活动。祭祀以后,国家兴旺强盛,人民健康安乐,名誉和财富广积有余,国王会成为凯旋的得胜者。”

“聪明的婆罗门,那些高声念颂祭祀文的人,是那些以祭祀为职业的婆罗门,而你却盲目地追随他们。假如说,敌对双方发动了战争,两国国王都举行大祭,但事实上,只有一方会赢得胜利,而另一方必然失败。这样的话,战败国王的祭祀结果是什么呢?你能振振有词地说,是由于祭祀,得胜的国王取得了胜利吗?仁慈友爱的神不会赞同以屠杀生命的方式而举行祭祀。”

“那样的话,尊者,什么才是我能给予神的最好奉献呢?”

婆罗门带着一种斗败的语调问道。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