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46)

如飞镖弹回,他们会自伤其身。 ——佛陀

尼乾若提子尊者在王舍城住了一段时间以后,现在走在前往萨柯突的途中。一路上,烈日当中,尘土飞扬。但他却赤着脚,光着头,裸着身体,悠闲自在地走着路,他和给孤独他们朝同一个方向走去。在很远的地方,给孤独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圣洁的王子。当他来到尼乾若提子身边时,富翁把车停了下来,自己从车里跳了出来,恭敬地朝这位圣修者拜了三拜。尼乾若提子停了下来,站在滚烫的路面上,伸出手,祝福了富翁。

“尊敬的先生,乔达摩佛陀马上就要到王舍城了,我现在去迎接他。外面太热了,我想请你乘我的车子。”富翁说道。

“贵人,不用了。我并不在意不舒服,我们出家人适合走路。再说,我也习惯了。”

“那么,尊敬的先生,我就先走了。”

“贵人,愿成功永远伴随着你!”尼乾若提子尊者说道。马车慢慢地移动了,一直等走过了这位圣者才加快了速度,马车离尼乾若提子已很远了,但富翁还是若有所思地回头望着他。乌德野比丘对他如此多礼于尼乾若提子大为反感,显得十分不快。他以蔑视的口吻说道:

“富翁,你为什么还要理会这个从事歪门邪道的裸体行僧?对他表示尊敬就是对我们乔达摩佛陀的侮辱。”

“师父,佛陀在什么地方说过,尼乾若提子以及其他宗教领袖不应该受到尊敬?”

“没有,富翁。不过,只有在佛陀那里,我们才能得到最高真理。我们只须紧紧地跟随他。我们也必须只尊敬他。”

“师父,这是你的见解,这并不是佛陀的思想。布兰迦叶说,毁坏和屠杀无功过、好坏、善恶之分。佛陀对此也只不过评论说,布兰迦叶的嘴就像河里张着口的捕鱼网。但是,他并没有蔑视其它宗教领袖。他说,我们应该尊敬那些值得尊敬之人。如果说,佛陀只标榜抬高自己及其教法,而轻视小瞧其它宗教导师,那么,我就不会为他耗费百万家财,我就不会如此隆重地来迎接他了。”

比丘乌德野又一次沉默不语了。这时,一团黄色的光耀出现在远方烈日烤晒的大路上,虽然还有好远,但是富翁知道,那一定是一位穿着袈裟的僧人。他赶忙叫马车徐徐而行,目不转睛地望着黄色的影子。乌德野比丘从车上站了起来,双手合十,低着头,说道:

“富翁,佛陀通常有一批弟子随行,他不会一个人独自行走。我想,那一定是给我授戒的阿罗汉摩诃迦叶,他的样子同佛陀相似。那不是佛陀。”

“师父,那你就像刚才遇到尼乾若提子一样,留在车上好了,我可要下车步行,前去迎接佛陀。”

富翁和车夫下了车,朝前走去。乌德野还安安稳稳地坐在车上,望着佛陀走了过来。他看见,富翁恭恭敬敬地高高举起合掌的双手,一步一步朝前走去。乌德野比丘看不到鲜花从佛陀走过的路上升起,看不到覆盖尘土烟灰的蒙蒙细雨,也闻不到微风送来的缕缕芳香。但他却看到了一张无与伦比的脸。这张脸给人的眼睛和身心带来了无限的喜悦和快乐。他赶忙站了起来,跳出马车,奔向佛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佛陀继续朝舍卫城走来。乌德野比丘紧紧地挨在佛陀身旁,富翁跟在佛陀身后,他的内心充满了无比的喜悦,说道:

“世尊,火热的太阳无情地烧烤着我,但在您的身旁,我并不感到疲倦和炎热。你的身影使我感到惬意、愉快。一见到您,我就无忧无虑,烦恼顿消。我不记得曾有比今天更快乐的一天了。”富翁的话音刚落,尼乾若提子尊者就从蜿蜒曲折的小路上,朝他们走来。

当他一想到,两位同时诞生于印度的伟人将不期而遇,富翁突然感到一阵轻微的激动,他以为佛陀不知道走过来的是谁,他就赶紧跨上几步,低声告诉佛陀来者是谁。

“富翁,我虽然以前没有见过他,但一见面,我就认出来了。”佛陀说道。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