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47)

如飞镖弹回,他们会自伤其身。 ——佛陀

一步一步地,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近,富翁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兴奋。乌德野比丘带着不屑一顾的神色,瞧着从路右边走过来的尼乾若提子尊者。只见他,双手捧着饭钵,遮住了下身。两位圣人迎面走过,默默无语。乌德野比丘清了清喉咙,讽刺地哼了三声。

佛陀立刻站住了,喊道:“乌德野,过来。”

“世尊,……”乌德野一怔,由于害怕,他的身子仿佛矮了一截。

“无知空洞之人,你狂妄自大,侮辱了尼乾若提子尊者,这样做,你也侮辱了你自己的老师。空虚之人,快去请求他的原谅。”

乌德野比丘顿时汗流满面,低垂着脑袋。他赶忙来到尼乾若提子尊者跟前,双膝跪倒在地,嘴唇不住地颤抖着,似乎要说什么,但又说不出来。尼乾若提子伸出右手,向这位比丘表示了祝福。富翁一声不响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完全被这两位受人尊敬的伟人深深感动了。他又一次礼拜了佛陀,然后说道:

“世尊,我心悦诚服地敬佩你的高风亮节,我拜倒在您的脚下。世尊,尼乾子尊者也是一位伟人,我要对他表示我的敬意。”

说着,富翁赶忙起身,快步朝尼乾若提子尊者跑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舍卫城里,没有比祁陀寺更热闹、拥挤的地方了。这里一天到晚,人山人海,聚满了善男信女。许多市民聆听了佛陀及其弟子们的说法之后,都成为佛陀的虔诚信徒。可是,那些以前一直受到人们供养和礼拜的外道,却变得烦恼不安起来。他们的修道院从此冷冷清清,不见信徒的影子。

一天早上,从袖子陀寺的池塘边,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喧哗骚乱声。几个外道僧人及其信徒正在起劲地挖着什么。阿难陀走了过去,想打听一下为何如此吵闹。突然,一个粗鲁莽撞的年轻人朝他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连拖带拉地把他带到一具尸体前。这是一具刚从地下挖出来的一个漂亮女子的尸体。那人指着尸体,阴阳怪气地说道:“这是什么?”

“一具女人的尸体。”阿难陀迷惑不解地答道。

“在你看到以前,我们也看到了这是一具女人尸体。可这具尸体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那年轻人叫喊起来。

“朋友,我不知道。”阿难陀说道。

“你这样对拘罗国王说法。如果你有能耐的话,你还可以救你一条命。你们教化这位来听你老师讲经说法的妇女,其方法可真不简单!告诉你,这是输德里的尸体,她就是那个不管白天黑夜,经常进出祁陀寺的美妇人。昨天夜里,不就是你们把她拉进庙里的吗?你的老师和你们好多人凌辱了她,从而置她于死地。她死了以后,不又是你们偷偷地把她埋了起来?”那个人继续敞开嗓门,大声叫喊着。

“出家人,这个被害死的妇女原是我们的一个女修道士。她被你老师的影子迷住了,离开了我们。你的老师也堕入情网,深深地爱上了她,所以,她就不管白天黑夜地往这里跑。我们并不想过问你的老师同她干了些什么勾当,可是,告诉我,他又有什么权利谋害她呢?不仅仅你的老师,他的弟子们也轮奸了她。在她死了以后,你们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掩埋在寺院里。我们将在国王面前,控告你的老师在黑夜里干的伪君子勾当。虽然在白天,他文质彬彬,眼睛只望着前方一箭之地,可现在,你们和你们老师的本来面目完全暴露无遗了。”那个外道声嘶力竭地叫着。

阿难陀听到这里,眼眶里一下子充满了泪花,他讲不出一句话来进行争辩,承受着因如此意想不到的辱骂而引起的伤心,径直朝佛陀住的地方跑去。

“世尊,我们可完了。在我们寺庙的后院,一群外道挖出了一具年轻妇女的尸体。现在,他们在攻击您和我们大家。他们说,这位妇女昨天曾来听讲佛法,我们把她关了起来,并侮辱了她。这样,她死了以后,我们就把她埋在那里了。”阿难陀说道,眼里涌出委屈的泪水。(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