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48)

如飞镖弹回,他们会自伤其身。 ——佛陀

 

正当阿难陀这样讲诉着,从寺院后面传来的吵闹声移到了寺的前面。那个抱着输德里尸体的男子,气焰更加嚣张,满口脏话,把矛头直接指向佛陀。这时,围坐在佛陀周围的弟子们都走了过去,向院子里张望。阿难陀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大声地哭了起来。

过了好久,讥讽声、辱骂声,以及蔑视的起哄声渐渐地消沉下来。所有这些时候,佛陀一直微闭着眼睛。当寺院内外稍微平静下来之后,佛陀微微地睁开眼睛,看见他的出家弟子们,一个个眼巴巴地而又无可奈何地望着他,寺院里早已不见一个在家信徒了。

佛陀温和地对阿难陀说道:

“阿难陀,从祁院寺平地而起的风波,现在以猛烈的速度吹遍舍卫城的大街小巷。阿难陀。正如你平时能经得住季节性日晒雨淋一样,你也应经得住由狂风带来的非季节性的暴雨。你的思想纯洁,同样地,用纯洁来保护你的头脑。众弟子们,坚持住。任它狂风暴雨,闪电雷鸣,把我当成你们的榜样,坚定,毫不动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身材苗条的年轻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发了疯似地朝祁院寺一路奔来。此时的祁陀寺早已空荡荡地,不见一个在家信徒。阿难陀一想,这可能又是一些外道妄图陷害佛陀的阴谋诡计,他害怕得不寒而栗。

她就是柯萨乔达米。由于爱子心切,她已完全失去了理智,抱着已经断了气的小儿子,放到佛陀跟前,哀求佛陀示恩庇护:

“世尊,他是我的儿子,我的生命。昨天,他还抓着我的手,对我嬉笑,含着我的奶头,轻轻地呼吸着,舒舒服服地睡着了,他给我带来无限的欢乐。想不到,噢!世尊,我的儿子!我的命根子!他现在不和我讲话了,不吸我的奶了,也不温顺地躺在我的怀里了,不用小手抓我的胸脯了。我丈夫说孩子已经死了。世尊,这不可能,昨天晚上他还和我一起玩耍。一夜之间,他怎么可能就死了呢?世尊,我找了许多像有生大夫那样的医生,但他们都说我的儿子已经死了。世尊,你无所不知,我的儿子没有死,救救他吧!他没有死啊!我儿子的生命就是我的生命。噢!世尊,施给我儿子灵丹妙药,使他起死回生吧!还我的儿子!”柯萨乔达米乞求道。

佛陀望着直挺挺躺在眼前的小孩,不用说,他已经死了。他又悲悯地望着柯萨乔达米,说道:

“大姐,我知道救活你儿子的药方,但你能给我找来吗?”

“世尊,什么药方?即使爬上喜玛拉雅山巅,我也要把药找来。世尊,到底是什么一种药方?”柯萨乔达米急不可待地大声叫了起来。

“大姐,抱着孩子,从一个从来没有死过人的家里讨回一把芥菜子,然后,我将救活你的儿子。”

柯萨乔达米二话没说又冲出了祁陀寺,手里紧紧地抱着儿子,如同刚从笼子里逃出来的小鸟,飞也似的朝村里跑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富翁给孤独一手提着上衣,急冲冲地来到祁陀寺。礼佛以后,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道:

“噢!世尊,祸从天降。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啊,富翁?”

“世尊,外道们正诬告中伤您呢。他们抬着躺在担架上的女尸,游街示众。他们说,你们杀死了她,又把她埋在祁陀寺的院子里。他们说,她曾遭到你们的欺凌。这太无耻了!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