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49)

如飞镖弹回,他们会自伤其身。 ——佛陀

“富翁,我知道了,今天一大早,寺庙前就吵吵嚷嚷起来。我也知道了,这种骚乱已传遍了整个城市。富翁,非作恶之人无恶沾身,作恶之人恶满身。我们并没有作恶,所以我们就不会被任何恶业玷污。富翁,我知道我是清白的,我也知道我的弟子是无辜的。那些愚痴空虚之人,由于我们而失去了大众的支持和供养,所以,他们企图在公众面前丑化我们,这样将会引起国王对我们的愤恨和恼怒。他们自己把他们的女修道者弄死以后,偷偷地把尸体埋在祁陀寺内,然后又装模作样地把尸体从地下挖出来。他们现在气势汹汹地在大街小巷游说,向人们宣称她的死与我们有关。富翁,普通老百姓跟着人跑,人云亦云。他们起着哄,只因为别人如此叫嚷着。一个人只能在短时间内愚弄他人,一旦事实真相大白以后,平民百姓就会恼怒他们,就会把欺骗他们的人赶走。犹如飞镖回弹,他们会自伤其身。所以,不要害怕,不要被流言蜚语所动摇。”佛陀坚定地说道。

“世尊,人们在街头巷尾纷纷议论此事。他们相信外道所说的,他们对您感到失望。外道们猖狂得蛮不讲理。世尊,不要冒险到外面去乞食去了,也请通知一下你的弟子们,我将替你们准备好两顿饭菜,送到这儿来。”富翁说道。

“富翁,由于害怕外道,把自己关在寺庙里,这样,真理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远,这样也会使外道更加狂妄自大。富翁,我要托着钵,穿过大街小巷,我愿成为那些谤我之人的靶子。我愿忍辱那些人的辱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晨,佛陀双手托着钵,一路乞讨进了城。无论他走到哪里,哪里总是关门闭户。外道僧人们一个劲地鼓动人们嘲笑、讥讽佛陀。但是,当人们看到佛陀的脸色时,他们就不知不觉地自己停止了讥讽。他们想都不会想,佛陀会作出这样的事情。那些原来曾听过他的教法,出于净信而皈依他的人,并没有完全相信外道的话。当外道们没能鼓动起大众,渐渐露出败迹时,他们中的一个人就朝佛陀走了过去。但是当他的目光与佛陀相触时,他就浑身颤抖起来,好像触了电一样,再也无法向前走了。他避开佛陀的脸,定了定神,鼓足勇气,硬着头皮,来到佛陀跟前,嘴唇动了好几下,才开口说道:

“看,出家人……”这就是他全部能说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来攻击佛陀。他无法再说下去,不住地搔着头。然后,他转过身,头也不抬地跑回人群,全身被汗水浸湿。一些人立刻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先生。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地跑了回来?”

“只因为那个比丘已开始浑身颤抖起来,好像一只断了脖子的公鸡。我对他深感悲悯,所以,我就不愿意和他多罗嗦了。”那个外道说道。

“先生,你浑身湿透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人群中有人问了一句。

“那个比丘就像烧红了的铁一样发着热,所以,我就冒汗了。这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那个外道嘟哝起来。

人群中,只有极少数人相信他的话。大多数人认为,在大慈大悲的佛陀面前,他感到了自卑。这件事足以使公众开始厌恶起外道。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