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50)

如飞镖弹回,他们会自伤其身。 ——佛陀

 

当佛陀双手捧着空钵绕城乞食回来时,柯萨乔达米又一次来到佛前。她已不再抱着死了的儿子。她的面部表情已不再像一个疯女人了,而倒像一个饱经沧桑、历经人生的智者。

“大姐,你从没死过人的家里找回芥菜子了吗?”佛陀问道。

“世尊,我已努力减轻了我的痛苦。埋葬了我那已死了的儿子之后,我就来到这里。我无法找到没有死过人的家庭。我终于认识到,死亡乃是与生俱来的,我明白了生存的本质。”柯萨乔达米说道。

“大姐,如果你不再悲伤已经死去的儿子,那你就回到你还健在的丈夫身边去吧,快乐地和他生活在一起。”

“不。世尊,我已不再对任何人有爱执了,我已失去对家庭生活的热情。我对一个孩子的悲伤是如此之大,那么,假如我有更多的孩子,我的痛苦就会更大。所以,我对丈夫不抱有任何欲望和留恋,对我的父母亲和朋友也没有需求了。世尊,我明白了,贪欲是一切痛苦的根源。世尊,请接受我出家吧!”柯萨乔达米情真意切地恳求道。

“大姐,你是适合出家了。等我的弟子们来到这里以后,我将说明你的受戒要求。”

柯萨乔达米,早上还抱着死去的儿子来找佛陀,现在成为了一个虔诚的出家女信徒,战胜了悲伤。她礼拜佛陀以后,离开了祁陀寺。

梦噩梦都是你意识的作用。 ——佛陀

国王下旨调查输德里的死因,不久,他就掌握了事情的真相。原来,一群凶手聚会在城里的一家酒馆,他们忘乎所以地寻欢作乐,由于酒后失言,他们吹嘘外道及其信徒是怎样收买他们去行凶的。于是,他们被国王的官吏捉拿归案。当真相大白后,人们开始大加赞叹起佛陀。从此,佛陀的声誉大振,外道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他们成为国王的和公众发泄愤怒的目标,再也无法在城里住下,只好躲到其它地方去了。因为此事,国王更加赞赏佛陀的言行,在给孤独富翁的陪同下,他来到祁陀寺探望佛陀。就在同一天,一百多个从王舍城尼庵来的比丘尼也到达了祁陀寺。

在这群比丘尼中,有阿罗汉乔昙弥,她特地来礼拜佛陀,并作最后诀别。

陪同国王前来的给孤独礼拜佛陀以后,垂手站在一旁。国王虽然十分尊敬佛陀,但他并没有向佛陀行礼。他站在一旁,彬彬有礼地对佛陀说道:

“世尊,一见到你,人们就会心情舒畅,精神愉快。当我看见你时,我忘记了我的江山社稷,忘记了我的小王子。世尊,这是什么原因呢?这是由于人尊贵威严的相貌,还是由于你大慈大悲的品质?”

佛陀答道:

“大王,一个人的脸色是他内心思想的真正表露。如是一个人的心灵肮脏,他的脸色也就丑陋;如果一个人的心灵美好,他就会光彩照人,脸色纯洁,人们自然会为之赏心悦目。大王,你神色威武,相貌堂堂,这并不是由于你出生王族,而是由于你那绝对的王权。大王,我常住寂静之中,无挂无碍,无有痛苦和烦恼,慈悲对待一切众生。所以那些见了我的人都得到快乐。”

“世尊,我知道有些人对你居心叵测,怀有瞋心恶意。本城的外道就很憎恨你。我听说,在柯沙毗时,提婆达多就对你怀有敌意。”

“不过,大王,我对他们却没有一点瞋恨之念。所以,他们的恶心歹意损伤不了我。”

“世尊,我见过全印度许许多多宗教导师,其中有布兰迦叶、末伽梨瞿舍利、散若夷毗罗梨弗、婆浮陀伽旃那、阿耆多翅舍钦婆罗。他们一见到我,就起身相迎,殷勤而礼貌地献上座。只有你和尼乾子没有对我表示这样的尊敬。世尊,莫非你在我身上发现了什么错误和缺点,从而你就不对我表示尊敬了?”拘罗王这样问道。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