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51)

梦噩梦都是你意识的作用。 ——佛陀

 

“大王,我曾在何时何时地说过你的不是?”佛陀反问道。

“没有。世尊,我只不过想,你为什么不对我表示国王应受到的礼遇?”

“大王,你的臣民百姓恭维、害怕你,这是什么原因?”

“因为我是他们的统治者。”

“在他们中间,哪些人最害怕你?”

“那些不法之徒、屡教不改之人及残忍野蛮之辈。即使在我的官员面前,他们也怕得浑身发抖,他们想方设法地逃避我和我的官吏。”

“大王,明辨善恶、遵纪守法的善德之人常来见你吗?”

“世尊,如果他们没有被坏人骚扰,他们很少来见我。但只要他们来了,他们就得跪在我的面前,请求我给予正义和公道。”

“大王,现在你应该明白了,我和我善德的弟子们,身口意三业清净,不行凶作恶,不企求别人给予正义和公道,平等对待一切众生,无种姓和信仰歧视。所以,我们对你也就没有任何区别了。”

“世尊,我明白了。可是,您的一个弟子乌德野,无论何时见到我或我的官员,都会谦虚而礼貌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他常来我的宫中,他对我王宫里的女人很感兴趣,要求我让他给她们说法,讲开示。”

“大王,像乌德野这样的人,佛陀也是无能为力的。他虽然剃除了须发,披上了黄色的袈裟,但他的言行犹如世俗之人。我不说他是我的弟子,我也不说他不是我的弟子。如果你看到他像一位世俗之人,你就把他当成一个世俗之人看待好了。大王,我对他施予的慈悲之心同对舍利弗的平等无二。他一次又一次地犯戒,我一次又一次地劝告他。人总是要犯错误的,但乌德野这样的人是不可以用戒律来救治的。我对他顽固不化本性深表悲悯。”

“世尊,你对那些行凶作恶、拦路抢劫之人也发慈悲吗?”

“大王,是的。除了超脱了三界烦恼、寂静安乐的阿罗汉外,其他一切众生都是其自身环境的牺牲品。任何一个被烦恼缠缚之人都可以转变成善德之人。对那些因为在烦恼不净而作恶性多端的人,我总是慈悲为怀。大王,我给他们指明正确的道路。许多人听了我的教法以后,弃恶从善,有些人祛除了不净烦恼而获得罗汉果。但也有些人把我的教法当成耳边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世尊,您真使我感动快乐。请传授我佛法吧!请把我的臣民培训成积德之人。您生活在这里,是我的王国之大幸。我要把社会上那些卑鄙无耻、祸国殃民的外道一扫而光。他们宣扬无善无恶、无好无坏的谬论。说什么,即使用铁锥子刺穿亲身母亲的胸脯也是无罪的。世尊,在我的王国中,您可以去任何地方,以任何形式宣扬您的教法,我以王权保护您。我将给您和您的善德弟子们提供一切所需,我还要常侍您的左右。世尊,您就永远住在我的王国里吧。”

“大王,不要驱逐那些所谓的宗教师。准许各宗教部派共存,不要用法律手段来压制任何理论。让人民了解每一学说的各个方面,他们会接受采纳有益的、善良的。布兰迦叶主张宇宙万有、有情非情都是由微粒构成、人死以后微粒分解与整个宇宙合为一体、无善恶果报。他把纯逻辑推理作为自己的武器,贬低了人类的善德。布兰迦叶想要的是一个大哲学家的荣誉。大王,不要阻止他的野心,不会有人听了他的教法以后,就真的用铁锥子戳穿自己母亲的胸脯。人们会认识到,这样的哲学对于人类生老病死的解脱是毫无价值的。遭受病痛之苦的病人需要的是良药,而不是了解有关病因的知识。大王接受我的教法,并依佛法而住,这是一件好事。但奉献对佛法的保护却是另外一回事。我的佛教用不着王家的保护,所以请不要加以保护。不然的话,人们就不会发愤精进,修证佛法了,那样就只有强制、逼迫,而没有选择的自由。如果我的教法适合人们的喜好,他们可以先来看看,然后再信受、奉持。”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