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52)

梦噩梦都是你意识的作用。 ——佛陀

 

佛陀正说着,从寺内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国王和富翁听得一清二楚。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哭声不断地从今天刚到的比丘尼处传来。国王对此不禁一惊。虽然他对佛陀坚信不移,但是他被小孩的哭声弄糊涂了。他沉思起来,但终究没有询问。

“大王,你一定在想,为什么从比丘尼处传来婴儿的哭声?”佛陀问道。

“是的,世尊,我感到很奇怪。我现在还听得见婴儿的哭声。”国王回答道。

“那是迦叶比丘尼的孩子。”佛陀补充道。

听了佛陀的话,国王和富翁不禁疑虑起来,但他们仍然保持着沉默。

“大王,你一定会惊讶地想,比丘尼怎么会怀孕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世尊,据我所知,您的比丘和比丘尼对性爱没有一点贪欲,他们也没有任何性行为。然而,这件事又怎么会发生呢?”

“大王,无因不成果。她曾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因此而怀孕了。这事发生在她出家之前。她虽然出家为尼,但胎儿却在她的肚子里发育,生长,最终出世了。她也是妇女之身,所以,她的乳房也渐渐圆大起来,充满了奶水。她用她的乳汁喂养她的孩子。大王,当初,我曾不愿意替妇女授戒,正是因为会发生这样的事。由于无知,人们很容易而且心甘情愿地误入迷途。当迦叶比丘尼怀里抱着这个婴儿,来到祁陀寺时,我十分同情她,提婆达多曾辱骂过她。当她在王舍城大街上乞食时,不明真相的人讥笑,嘲讽她。人们不仅不施予她任何饭菜,反而用肮脏刻薄的话同她打招呼。过路之人都用鄙夷的眼光望着她。她本该得到同情,但她得到的却是奚落和鄙视。”

“世尊,我的心得到了平静。我十分同情她和她和孩子。世尊,请让我见一见迦叶比丘尼和她的孩子吧!”

“仁慈的国王,我这就叫她过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迦叶比丘尼安详地朝佛陀走来,手中抱着用黄布包裹的婴儿。国王诚挚地望着她。她的左臂弯曲地拥抱着婴儿,右手轻轻地放在婴儿娇嫩的额头上,她来到佛前,把婴儿轻轻地放在佛跟前的地上,自己双膝跪下,礼拜了佛陀,然后站起身来,抱起地上的婴儿,又一次跪坐在佛前。婴儿的哭声又一次打破了沉静,他的小手向上伸着,试图摸她母亲的乳房。不一会儿,母乳的香味就在空气中弥漫开了。国王清楚地看到,黄色袈裟覆盖着一对充满奶水的乳房,只见迦叶轻轻地而又深情地抚摸着婴儿的头。国王站起身来,跪坐到迦叶比丘尼跟前,说道:

“高尚的母亲,我是拘罗国王。我跪倒在你至高无上的母性面前。把小孩交给我吧!我会照顾好他的。我将把他抱回宫去,并把他抚养成人。到了适当的时候,我就把他交还给你。”

身为母亲的迦叶,望着佛陀的脸,想知道佛陀的意思。

“比丘尼,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佛陀说道。

母亲闭上眼睛,双手抱着小孩,紧紧地搂在胸前,然后,她两手轻轻地把怀中的婴儿交给了国王。国王双手接过婴儿,抱在怀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千上万的善男信女正聚精会神地聆听着佛陀的说法。这时,一位一丝不挂、披头散发的妇女来到人群后面,两眼望着背朝她的听经大众。她听到从听众尽头传来一阵阵温和安祥的声音,她揉了揉眼睛,呆呆地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

“婆突车罗,过来,这里没有什么可害怕的,这里有你的避难所。”

婆突车罗猛地醒悟过来,那动人委婉的喊声是对她而来的。

突然,一个念头袭入她的头脑,她一下子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衣服。她试图用双手捂住下身。这时,听众席中一个人转过头来,接着大家都转过脸,然后,他们又都一个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