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53)

梦噩梦都是你意识的作用。 ——佛陀

 

一步一步地,婆突车罗慢慢地朝佛陀走去,她双手仍然遮着下身。一位听经信徒脱下自己的衣服,扔给她。她一把抓起衣服,赶紧穿在身上。然后,她的两只手又一下子捂住了两只乳房。另一件衣服又从空中飞了过来,她毫不犹豫地又套上了衣服。

“夫人,清醒一下你的意识,思维清晰地望着我。我将帮助你,我将驱散你的忧愁和痛苦。”

这位痴呆的女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着佛陀的脸。突然,她一下子瘫倒在地,抱头大哭起来。

“世尊,我是世界上最不幸的女人,举目无亲。我失去了我的丈夫、我的儿子、我的父母。世尊,我是一个疯女人。”

“夫人,你并没有疯,你已从噩梦中醒过来了。好梦噩梦都是你意识的作用,告诉我你做的梦。”

“世尊,我并没有做梦。五年来,我不得不面对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说起这些伤心事,真使人心酸啊!”

“夫人,你曾听说过吗?如果一个人把他所做的梦说了出来,即使噩梦真会带来什么不幸的后果,这种后果也会减轻。大姐,告诉我你的梦吧,你也可以从中得到解脱。我会诚挚地听你讲述,并分析你的梦,告诉你梦的结果。”

“世尊,我所看到的真的全是梦吗?”婆突车罗迷惑不解地问道。

“夫人,只有在因缘成熟时,佛陀才开口讲话。请告诉我你的梦吧。”

“世尊,我要把我的梦全都告诉您。我的父亲是一个家财万贯的富翁,我是他的独生女儿,我私下爱上我家的一个男佣。正当我父母准备把我嫁给另外一个富翁的儿子时,我和我的情人私奔了,我们在森林里搭了一个棚子。就这样,我们在那里住了下来。我的丈夫天天上山打柴,然后把柴送到街上去卖,他这样挣钱来养活我。不久,我生了一个孩子,他漂亮得如同金色的雕像。后来,我又有了一个孩子,他长得和第一个孩子一样漂亮。可是不久,我的不幸降临了。一天,我的丈夫被眼镜蛇咬了一口,只身死在森林里。我无法埋葬我丈夫,就用树叶把他的尸体覆盖起来,丢在茫茫的森林里。然后,我离开了森林,希望去探望我的父母。我一手抱着一个孩子,怀着无限的悲伤和恐惧,穿过森林,来到了安特罗瓦提河岸。世尊,因为我不好带两个孩子同时过河,就把大孩子留在岸上,先抱着小儿子过河。等我把小儿子安置好在对岸,我又淌回去接我的大儿子。就在这时,一只凶猛的山雕霎地飞了过来,扑在我小儿子身上,就这样……”说到这里,婆突车罗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大声地抽泣起来。

“夫人,继续讲述你的梦吧。”佛陀说道。

“噢!世尊,这可不是梦,我是这两个孩子的亲生母亲啊。哦!天哪!我怎么能经受得住这样的灾难?我之所以承受失去丈夫的打击,只因为我还有两个孩子。噢!我的儿呀!”

“夫人,这两个孩子真是你的吗?”

“世尊,我孩子就是我的亲骨肉。哦!世尊,他们是我的啊!他们好像我的两只眼睛啊。”婆突车罗又大声地哭了起来。

“善良的婆突车罗,你悲伤,只因为他们是你的儿子,而你又深深地爱着他们。然而,世界上千千万万个孩子,小小年纪就夭折了,你并不为此而悲伤,因为他们不是你的。夫人,成千上万的孩子死于非命,你为什么只为他们中间的一两个而悲伤呢?由于因果,他们离开你走了。大姐,讲完你的故事,你能从你中断的地方继续讲下去吗?”慈悲的佛陀说道。(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