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54)

梦噩梦都是你意识的作用。 ——佛陀

 

“能。世尊,我将继续往下讲。当我在河中央时,我亲眼看到那只山雕嘴里叼着我的儿子飞走了,我也听到我小儿子发出阵阵撕心的呼救声。但是,我却无能为力,我大声呼喊起来,使劲地拍着手。噢!世尊,不一会儿,山雕带着我的儿子飞得无影无踪,我绝望地叫了起来。可是,当我回头看我的大儿子时,我又惊呆了。他听到我的拍手声,以为我在喊他,他就跳下了河。世尊,就在我眼看着要抓住他时,一阵大浪卷来,把他给冲走了。世尊,我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儿子,一路上哭着喊着,来到舍卫城,满怀希望想找到我的父母和弟弟。但是,世尊,我看到的只是三具正在柴火上焚烧的尸体。因为发洪水,他们在前一天被淹死了。世尊,我怎么办才好?我发疯似地乱跑起来,从那里到这里,我不知道干了些什么。”

“夫人,现在你承受得了你的悲伤吗?”

“世尊,是的。我正艰难地承受着。可是我从此孤弱无助,举目无亲了。”

“这是由于你同你亲人分离的缘故,而你又不能忍受这样的分离。如果你的儿子和丈夫还在的话,你同你的父母亲的分离就不会如此悲伤了。当他们的尸体在柴火堆上火化时,你完全失去了理智,因为你知道你仅有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你由此绝望而折磨你自己。你现在认识到了,你所爱的、所同情的正是你自己。大姐,你为什么要逼疯自己,而使你自己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呢?你的自我解脱完全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我将帮助你。你到祁陀寺比丘尼住的地方去吧,看看那儿的比丘尼。和你一样,她们也曾经受过天灾人祸的折磨迫害。她们来到我这里,出家受戒,现在她们都心满意足地过着安稳简朴的生活。”

听着,听着,婆突车罗从迷茫中摆脱出来,恢复了正常。她深深地沉思了片刻,然后朝尼庵走去。她因失去一切希望而发疯,但现在,新的希望又在她心中燃烧起来。

 

轻人,你们认为,你们对我的侮辱与这袋金币是等价的吗? ——佛陀

 

一年多过去了,佛陀一直住在舍卫城。后来,他经过拘罗王国,回到了他的故乡迦毗罗卫国。在那里度过了雨季安居期后,他又途经婆突里布特、波罗那斯和安拉瓦克,最后来到了柯沙毗城。

就在他到达宫释天寺的第二天,现已贵为柯沙毗国王乌德匿王后的摩甘蒂耶,在五百宫女的前呼后拥之下,浩浩荡荡地向王家公园走去。今天,她没有走原路,而走了宫释天寺对面的一条小路。原来,她是急于向佛陀炫耀一番。曾经被他拒绝过的她,今天已是柯沙毗国王的王后,享受着人世间的一切荣华富贵。她用昂贵的绸缎和精致的首饰把自己打扮得美若天仙。她乘坐在第一辆马车上,一到庙门口,她即下令停车,从车篷里伸出美丽动人的脸蛋从左到右,着实仔细地看了看整个寺院。她发现,除了晒在太阳下的几件黄色袈裟外,不见一个僧人的影子。起初,她想从车上走下来,以展现她的美貌,但后来一想,这样做有失她高贵的身份。所以,她就命令她的车夫去把佛陀叫来。车夫奉命下车,向庙里走去。他刚走出几步,摩甘蒂耶就赶忙拿出镜子,仔细地打扮起自己来。她理了理头发,细心地在脸上涂了一层化妆品。然后,她就心烦意乱地等待着佛陀的出现。

佛陀早就知道了高傲、爱虚荣的王后在想什么,所以他拒绝去见她。当摩甘蒂耶看到车夫独自一人走回来时,她便恼羞成怒起来。

“什么?他不来?”她问道。

“王后陛下,他不来见你。他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去见他。”车夫禀告道。

“你告诉他了吗?我是乌德匿国王的正宫娘娘?”

“请饶恕,王后陛下。我对他说了你是摩甘蒂耶王后,可我却忘记告诉他,你是乌德匿国王陛下的正宫娘娘。”

“回去,把他带到这里来。告诉他,我是国王乌德匿陛下的正宫娘娘。告诉他,我是贵族出身的摩甘蒂耶,全印度最迷人的美女,荣华富贵,举世无双。每次出游,常有五百宫女护侍左右。叫他快来见我,这是王后娘娘的旨意。”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