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55)

轻人,你们认为,你们对我的侮辱与这袋金币是等价的吗? ——佛陀

 

车夫再一次来到佛前,躬身下拜,然后双后合十,向佛请求道:

“世尊,乌德匿国王的正宫娘娘下旨令您赶快去见她。她令我告诉您,她是贵族出身的摩甘蒂耶,是全印度最迷人的美女,荣华富贵,举世无双,常有五百宫女随侍左右。”

“朋友,她的美貌、她的家族、她的财富,与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再一次告诉你,如果她想见我,她可以到我这里来。”佛陀强调地说道。

“世尊,她命令您到她那儿去。”

“朋友,我不去她那儿。”

“世尊,王后娘娘有权有势,她的命令就是圣旨。”

“朋友,过去告诉她,我不会来见她的。”佛陀重申道。

车夫又回到王后跟前,躬着腰,低着头,没敢说一句话。由于恼怒,摩甘蒂耶的脸色渐渐变了,她气得咬牙切齿,一摔手,把手里的一株蓝色百合花扔到车外。她命令车夫即刻驾车回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静得出奇的夜晚过后,一轮旭日从东方升起。佛陀跨出庙门,来到了大路口,沿途乞食。突然,一阵讥笑、辱骂声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那些辱骂起哄者,有的坐在树顶上,有的靠在树干上。佛陀根本没有理会这些吵嚷声,继续迈着坚定、稳健的步伐朝前走去。他一步一步地走着,喧哗起哄声一浪高过一浪。躲藏在树后面的年轻人,突然停止了乱哄哄的叫嚷,开始指名道姓地毁谤起佛陀。他们声嘶力竭地喊着狗、驴、豺狼、下流胚等肮脏话。他们一面骂着,一面使劲地摇动着树枝。露水不断地掉在佛陀身上。滔滔不绝的吼叫声和辱骂声震耳欲聋。佛陀的头和袈裟都被露水湿透了。

“噢!世尊,真是劫难!世尊,留步吧。”跟在后面的阿难陀说道。

“阿难陀,你为什么害怕毛毛细雨,还有雷鸣般地欢呼声?”

“世尊,这不是毛毛细雨。世尊,您往上瞧,坐在树上的流氓正拼命地摇晃着树枝,他们辱骂您,想找您麻烦。”

“他们不是在侮辱我。”

“世尊,那是谁呢?”

“他们自己。”

一阵阵冻结的冰块、一片片树叶落到佛陀的钵里,但是,他的步伐、他的威仪并没有丝毫改变。

突然,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原来,一根树枝被折断了,一个人一下子从树上滚落下来,摔倒在地,他就是骂佛陀骂得最凶的那个人。只见他,跌倒在路中央,屁股仍跨坐在一根树枝上,嘴里直冒鲜血。吵闹叫嚷声一下子停了下来。

佛陀把钵交给阿难陀,走上前去,对那位在痛苦中挣扎的年轻人说道:

“年轻人,你爬上一棵没有果的树,摇晃脆嫩的树枝,你看到了这些行为的后果了吧。”

年轻人既痛苦,又害怕,试图站起身来,但又一次重重地摔倒在地。他痛苦地扭动着身子,呻吟着,喘着粗气。他无法抬头看一眼佛陀,张开四肢,躺在地上。突然,他看到今天早上刚刚拿到手的一块金币丢落在他的脚旁。一阵厌恶感涌上心头,他伸起一脚,把金币踢开。佛陀并没有提起金币的事,也没有奚落和辱骂,走近那个年轻人,伸手挟住那人的两腋,把他扶了起来。那年轻人痛苦地叫了一声,原来他的脊梁骨受了伤。

“年轻人,我将帮助你。你觉得哪儿疼?”

“噢!世尊,我的脊梁骨,我的脊梁骨!”年轻人痛不欲生地喊了起来。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