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56)

轻人,你们认为,你们对我的侮辱与这袋金币是等价的吗? ——佛陀

 

摩甘蒂耶王后登上寝宫的最上一层楼,幸灾乐祸地听着从宫释天寺传来的吵闹声。突然,骚乱声停了下来,可她没有离开窗口,仍然在那里向外张望着。最后,她看见,两个比丘一左一右地搀扶着一个年轻人走来,后面跟着一群默默无语的年轻人,两位年轻人的手上捧着两位比丘的饭钵,他们一路慢慢地朝前走来。不一会儿,摩甘蒂耶王后就认出了他们,右面那个正是佛陀,只见他右手扶着受伤人的头,左手挟着受伤人的身体。摩甘蒂耶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不堪,她一把挟住身旁一位侍女的脖子,把她的头推出窗口,指着街道上,对她叫嚷道:

“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那是谁?”

“娘娘殿下,前面那两个是佛陀和阿难陀,那些默默跟在后面的就是娘娘陛下令我行贿的年轻人。”侍女如实地回答道。

“我知道!我知道!快去,弄清楚发生什么事了,立即回来告诉我。”王后怒气冲冲地大叫大喊起来。

侍女刚刚走开,一阵“善哉”、“善哉”的欢呼声从王妃萨玛瓦提的寝宫中传了出来。摩甘蒂耶抬头朝那个方向望去,只见萨玛瓦提王妃和她的侍女们一个个把头伸出窗外,双手合十至额,口中喊着“善哉”、“善哉”,正一个劲地欢呼着佛陀。

当摩甘蒂耶的心还在恼怒中燃烧时,佛陀把折断了脊梁骨的年轻人送到了泊车罗亚门前。泊车罗亚是柯沙毗国著名的外科医生。他向佛陀行礼以后,站在一旁,直到尊贵的来访者开口讲话:

“大夫,我给你带来了一个思想上不健康、脊梁骨有伤的病人。我将来医治他受了伤的思想,请你医治他被折断的脊梁骨。”

医生把病人交给他的两位助手,自己端来两把椅子,恭敬有礼地请佛陀和阿难陀坐下,自己坐在一只低矮的板凳上,然后说道:

“世尊,在你带这个病人来这里之前,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人类历史上,从来不曾有一个人对如此恶意辱骂、欺负他的人施与如此容忍和慈悲。但我今天亲眼看到了,我看到了佛陀至高无上的慈悲本怀。任何一个善良的人,一旦知道了您的高风亮节,都会情不自禁地赞叹您。世尊,请接受我奉献给您的赞美吧!”医生说道。

“大夫,当这位年轻人辱骂我,摇晃沾满露水的树枝淋湿我的身体时,我对他无瞋无恨。现在你赞美我,我也不由此感动欣慰。我并不为自己做了好事而情高意傲,沾沾自喜。我这样做不是为了赢得市民对我的同情和尊敬。大夫,我做我应该做的。这位因树枝折断跌倒在地的年轻人,当时处在一种绝望无救的困境中,我就这样做了。”佛陀说道。

“世尊,我帮助病苦众生,我不期待他们的报答。我唯一的目的就是使他们好好地生活着。但是,世尊,我并不同情这位年轻人,他接受了收买,肆无忌惮地辱骂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灾难降临在他的身上,这必须成为其他具有卑劣行径之人教训。世尊,我要让这个年轻人熬上三天,让他尝尝被折磨的滋味,然后,我再给他治疗。”医生这样说道。

“大夫,这不适当。”佛陀说道,“如果他做了庸俗、亏心事,在这里,只有他更能体会这种行为的后果了。现在他已悔悟,他受到他自己行为应有的惩罚。他悔恨他的罪孽。大夫,这些误入歧途的众生值得同情和悲悯。我对所有跟在我身后辱骂我的人施以同等的慈悲。现在,他们个个都站得远远的,低垂着脑袋,不好意思看我的脸,他们承认了他们的罪业,感到了内疚。”

当佛陀这样说着,一个年轻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来到佛陀跟前,恭恭敬敬地礼拜了佛陀。好像一个被吓破了胆的人,站在那里一声不吭,哆哆嗦嗦地露出手里拿着一个小布袋。

“年轻人,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佛陀问道。

“世尊,这是我们从摩甘蒂耶王后那儿得来的金币。我们大家商量好了,决定把这些金币收集起来,奉献给您。世尊,我们上了人家的当。我们辱骂了您,晃沾满露水的树枝,淋湿了您的身体。世尊,对我们这些作恶的众生大发慈悲吧!饶恕我们吧!”年轻人声泪俱下地恳求道。(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