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57)

轻人,你们认为,你们对我的侮辱与这袋金币是等价的吗? ——佛陀

 

“年轻人,我并不在意你们骂我的事。”

“不,世尊,我们确实骂过您。整个城市都在我们的辱骂声中惊醒,整个柯沙毗城全知道我们骂过您。”

“虽然如此,但是年轻人,我从来没有觉到你们骂了我。年轻人,你是说要把你带来的这袋金币给我?”

“世尊,是这样。我们把我们接受的金币都拿来给您。”

“年轻人,我用不着金币。我不接受,你们接受的金币是你们自己的。”

“请收下吧!噢!世尊,出于对我们的慈悲,请收下吧!这些金币对我们是一种诅咒。”

“年轻人,你认为这些对你们是诅咒的金币,会给我带来任何舒畅和安慰吗?我不会接受金币。年轻人,你们准备怎样来处理这袋被我拒绝的金币呢?”

“世尊,我们诚心诚意地把它拿来送给您,如果您不肯接受,我们只好自己保存起来。不然的话,我们就把它还给摩甘蒂耶王后。”

“年轻人,你们认为,你们对我的侮辱与这袋金币是等价的吗?正如我不肯接受你们的金币一样,我早就拒绝接受你们的侮辱。正如分享你们的侮辱一样,你们平均分配你们得到的金币吧。不然的话,就把它还给摩甘蒂耶王后。”

* * * *

摩甘蒂耶的嫉妒憎恨之火越烧越旺,她没能成功地挑起国王和公众对佛陀的不满,便决定向萨玛瓦提王妃开刀,借她发泄自己内心的恼怒,因为,萨玛瓦提王妃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居士,她对佛陀崇拜至极。

一天,国王乌德匿来到她的房间。摩甘蒂耶王后热情地招待了国王。酒足饭饱之后,他俩就躺在一起。她把国王的头轻轻地摆在自己的胸脯上,娇声嗲气、口齿伶俐地说道:

“最亲爱的夫王,您还记得您曾说过,我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美女吧?夫王,在我一生里,我没有让其他任何男人摸一手,看一眼,更没有让其他人对我有一点感情。自从我成为正宫娘娘以后,我举手眨眼都是为了让您高兴、快乐。我一天到晚想的就是您。夫王,我把我的一切都奉献给您的幸福和快乐。我真心诚意地爱着您。我活在世上就是为了您的快乐。您是我灵魂中的上帝。可是,唉!夫王,您为什么还希望萨玛瓦提来陪伴您呢?她难道能给予您我不能给予的快乐吗?”

国王说道:“摩甘蒂耶,同你在一起,我感到十分亲热,有一种新鲜、快乐之感。我从萨玛瓦提那里得到的满足和称心,与从你迷人的肉体上享受的舒服、乐趣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无法准确地告诉你这种感情。有几天,当我走进她的阁楼时,我常久久地望着她那洁白无瑕、天真可爱的脸。当我要走时,她恭敬地跪倒行礼。摩甘蒂耶,每当我从萨玛瓦提的楼中出来时,我总有一种像从隐士处得到的美妙幸福感,然后,宁静就会荡漾在我的心头。我就会心情舒畅,走路也显得有精神,心情愉快,心平气和。但是,当我走进人你的房间时,你燃烧着火焰的身子使我失去了理智,拥抱你的欲望使我无法忍受、抗拒。”国王说道。

“那么,瓦莎瓦德突又怎样呢?”她问道。

“瓦莎瓦德突兼和了你的美丽和萨玛瓦提的天真。除了这些,她也很聪颖。与她一席话,我的获益多于同我的婆罗门谋士谈三天三夜。你们三人,我都需要。”国王回答道。

“陛下,因为您,萨玛瓦提才有五百宫女服侍,才能住高楼大厦,才能过着舒舒服服的生活。因为您,曾经是一个流浪者的她,享受了王家的荣华富贵。可是,在她的心目中,她却和乔达摩佛陀住在一起,而不是与您。如果她像我一样,被获准离开王宫大院,她定会在宫释天寺过夜。她的楼阁上,所有朝寺庙方向开的窗口日夜敞开着。她每天都朝那个方向张望好几次,目不转睛地望着大庙,她早晚礼拜佛陀。陛下,萨玛瓦提已经疯狂地爱上了佛陀。无论在哪里出现了黄颜色,她就被那个方向深深地吸引住了。她何必去爱一个一天到晚只会谈论人生痛苦的出家人?难道她受着什么世间痛苦吗?陛下,她暗地里想得到乔达摩。她已爱上了乔达摩,她甚至爱着从寺庙方向吹来的风。”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