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58)

轻人,你们认为,你们对我的侮辱与这袋金币是等价的吗? ——佛陀

 

“摩甘蒂耶,你口齿真伶俐,嫉妒心又强。这是女人的本性。但萨玛瓦提就不一样了,她是一个诚实、虔诚的女人。我知道她崇拜佛陀,可我看不出其中又有什么不对之处。”国王说着,面有愠色地站了起来。

但是,摩甘蒂耶并没有被国王的不快激动,她继续说道:

“陛下,请息怒。说真的,我并不喜欢萨玛瓦提。这是因为我炽烈地爱着您。我憎恨所有对你不怀好意的人。陛下,她把一尊红檀香木雕刻的佛像藏在起居室,而不是摆在卧室里。您见过吗?不声不响地去前去看看,她是怎样亲吻、拥抱这座木头像的。您自己将会看到,这些是她对佛陀的虔诚信仰,还是她对佛陀的恋爱。在萨玛瓦提的楼阁上,即使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也没有您的一尊塑像。您看见了那座白色的塑像了吗?那就是您啊!每天早上,我都要在这前面点上一支芬芳的檀香,然后,恭恭敬敬地跪倒礼拜。这是因为您是我的救星、圣人和上帝。可是,陛下,萨玛瓦提大献殷勤、顶礼膜拜的不是您,而是那个所谓宣扬圣教的布道者。”

国王乌德匿一声没吭,离开了摩甘蒂耶的寝宫,恼怒的火焰在他心中燃烧起来。他急冲冲地下了楼,径直朝萨玛瓦提的楼阁奔去。

侍女们看到国王怒不可遏的样子,个个都吓得四处乱窜。他快步登上楼,朝萨玛瓦提的寝室冲了过去。但她不在那里。

萨玛瓦提正在起居室里,窗户和门都敞开着。在房间的一头,香雾缭绕,一尊佛陀的塑像安放在高处,显得无比的尊贵荣耀。她用香油涂抹了佛像之后,虔诚的跪在佛像前。看到眼前这番情景,国王眼里直冒火星。他猛地抽出宝剑,扑向萨玛瓦提,抓起她的一把秀发,发威似地叫道:“你在干什么?”

“陛下,我刚刚用香料涂抹了佛像。现在正在礼拜佛像。”萨玛瓦提回答道,她感到惊讶,但没有害怕。

“因为我,你享受着王家的荣华富贵,而你却向他表示本应对我的尊敬。你爱的不是他的佛法,而是他的肉体,你被他的相貌迷惑住了。”

“陛下,我明白了他讲的佛法,我尊敬他的佛法。”

“你是怎么知道他的佛法的?是不是没有告诉我,你就去他那里了?”

“陛下,不要发火,我将告诉你一切。我的侍女库存久达罗每天去宫释天寺,她亲耳聆听佛陀讲经说法。回来后,她就把他讲的法重复给我听。我就是这样得到佛法的。”

“那么,要他的塑像有什么呢?”国王驳斥道。

“陛下,当你在重温佛法时,你会自然而然地对说法人产生景仰。跟随库久达罗,我学习了佛陀至高无上的法教。但是,佛法的宣示者并不是库久达罗,而是佛陀,听了库久达罗讲了佛法之后,我就久久地思考起来。当我来到佛像前,一种对佛陀无限崇敬的感情就会自然产生。噢!陛下,看一眼佛陀的塑像,他断除了一切污染和不净。你误解了我,所以你对我大发脾气。看一眼佛像吧!告诉我,你是否得到一种宁静、和平的感受?如果你没有这种安详、超脱的感觉,那么,你就可以认为,我是出于爱欲而崇拜他的,那时候,你就杀了我吧。”

国王放开王妃的头发,但手中还提着宝剑,凝视着佛像,然后又放低了眼光,沉思了片刻。接着,他把宝剑插回剑鞘。国王的冲天怒火,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轻轻地说道:

“萨玛瓦提,你把我从滔天罪海中拯救了出来。雕刻这尊佛像的艺术家是谁?短短一会儿的工夫,这尊佛像就安抚了我的心。我想把这高贵的艺术品珍藏在我的宫里。当我心情不快、发脾气时,这尊佛像会帮助我避免可能要做的错事。”国王说道。

“陛下,库久达罗化了一千个金币,向雕塑家婆突加利请回这尊佛像,因此得到了它。”王后回答道。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