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61)

恨之火燃烧着人类世界,唯有慈爱才能给予冷静和安抚……慈爱为第一善德。
                              ──佛陀

 

弓箭手也知道,一旦他看到佛陀,他是无法拿定主意的。所以,他的眼睛朝下望着,把弓箭挟在大腿之间,这样他就可以腾出手来。他左手抓紧右手,右手拧紧拳头,然后两只手又使劲地压在一起,他想这样这样来止住颤抖。可是,他的双腿又开始发抖,再也无法控制,弓和箭一下子掉在地上。弓箭丢落在地是不吉祥的预兆,他惶恐不安起来,情不自禁地抬头望着佛陀。

佛陀还在与两位商人谈着话,他的眼睛却望着左面的一块杂草丛,说道:

“莎提亚,我说,你好像遇到什么大的困难?过来,到我这里来。”

莎提亚,这名射箭能手,手里拎着弓箭,软绵绵地站在那里。佛陀一声清脆的呼声把他喊醒。他像一个被人领着路的瞎子,身不由己地走了出来,望着佛陀的脸,突然捶胸跺脚起来。他手里还抓着弓箭,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位只有在孩提时代为要吃奶而哭过的男子汉,现在就像一个婴儿似的,开始呜呜地哭了起来。

两商人兄弟惊讶不已,张口结舌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佛陀对莎提亚说道:

“莎提亚,你拿着弓箭,在灌木丛里干什么?告诉我,什么事这样折磨着你?”

“噢!世尊,我是来杀您的。”弓箭手说道。可是,旁边两位商人却被搞得糊里糊涂,如堕云雾。

“朋友,谁的命令?”佛陀问道。

“世尊,这是提婆达多的命令,他派我来谋害您。他答应我,事成之后,我可以升做将军。他命令我用箭把您射死。”弓箭手说道,脸上挂满了悔恨的泪花。

“莎提亚,你是因为没能杀死我而哭吗?”

“世尊,不。”

“那你为什么要哭呢,莎提亚?”

“世尊,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来谋害您,但当我一看到您,我就感到唇干舌燥,双手颤抖,两眼发黑,拿不住我的弓箭。它们都落到了地上。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浑身感到无力。”

“朋友莎提亚,在你的头脑里同时存在着善和恶。在将军之职的引诱下,你头脑里的恶把你带到这里来杀我。但是,在这里你的恶却受到善的冲击而溃败。莎提亚,这很好。无论在什么时候,你都应该止恶,而使善得以生存。”佛陀劝勉道。

“世尊,我会这样做的,我将使善得以生存。请用这把弓箭射死我头脑中的恶吧!它是一个残忍的东西,它引诱我误入歧途。”

“莎提亚,弓箭无法做到这些。恶是无形的,在不同的时候,它套上不同的外衣;在不同的时候,它拿起不同的武器。”

“世尊,那么,怎样才能杀死它呢?”莎提亚问道。

“莎提亚,这就靠你自己了,你不需要做什么,你要做的就是戒除作恶。”

“世尊,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遵守你的教诲。控制自己不造业,比积极地造业要容易得多。”莎提亚诚恳地说道。

“朋友,恶以血肉为生,所以要戒除妄杀,这样饿死恶;恶以他人财富为生,如果你偷窃别人的财富,恶就会来抢劫你,所以要戒除偷盗;沉湎淫欲本身就是恶,它使你犯邪淫来满足恶的欲,不要同你妻子以外的任何女人有淫乐之事;谎言和饮酒使恶得意洋洋,当你醉熏熏的时候,恶会作奸犯科。所以,你能够驯服住在你头脑里的恶,戒除妄杀、偷盗、邪淫、妄语和饮酒吗?”佛陀问道。

“世尊,我已准备好做一切您告诉我的事。我要驯服这些凶猛的恶魔。”

“莎提亚朋友,‘恶魔’的手上有锋利的武器。当贪爱、情欲、憎恨和虚荣进入你的头脑时,它就会利用这些来磨利它的武器。莎提亚,不要容纳贪爱、情欲、憎恨和虚荣之心。这样,你的头脑就不会成为‘恶魔’磨利恐怖武器的磨刀石。莎提亚,如果你要赶走‘恶魔’,显示自在的善德并使之有生存的地方,那么,你就应该听从我的劝告。”佛陀说道。

“世尊,我听从您的忠告。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遵从您的金玉良言。”莎提亚答应道。(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