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64)

恨之火燃烧着人类世界,唯有慈爱才能给予冷静和安抚……慈爱为第一善德。
                              ──佛陀

 

国王感到一阵不好意思,但他还是警惕地朝前走去,看见佛陀正在步行。他突然想起在提婆达多的唆使下,作了许许多多坑害佛陀的事。他再也无法跨出半步,把宝剑插回剑鞘,两眼直盯盯地望着地面。

佛陀知道了国王的心思,就走了过来。

“祝愿你幸福快乐,国王陛下。我希望你一切如意。”佛陀说道。

“幸福快乐?世尊,我在恐惧、痛苦和悲伤的世界中生活着。”国王回答道。

“陛下 ,你比拘罗王和乌德匿强大得多,你是全印度最有实力的国王。你还害怕谁呢?你又有什么痛苦呢?”

“世尊,我树敌太多,我常常看见他们的阴影紧紧地跟随着我。即使听到花朵落地声,我也是一阵警觉。世尊,我的所有麻烦全是提婆达多一手造成的。他诈骗我行凶作恶,在他的要求下,我残忍地虐待了我的父亲,最后把他弄死。我的父亲死后,我母亲也绝食身亡。我的叔叔拘罗王,正紧张地准备对我发动战争。世尊,即使在我王妃的房间,或在朝理国事时,或是躺在床上,我都不得安宁,弄得我睡不好觉,吃不下饭。我的生活像一团充满悲哀的包裹。世尊,原谅我吧!提婆达多引诱了我,我就派了弓箭手来谋杀您。我还把那蓝基里借给他来毁灭您。我曾命令我的官员威胁恫吓信徒,不许他们来这里听您讲经说法。世尊,我的过去全是错误和罪恶。因为过去的罪恶,我的现在又是一片黑暗、阴郁。背负着悲哀、悔恨、痛苦和害怕的包袱,我又怎能面对未来?世尊,我要求有生大夫给我的大脑动手术,把过去的一切从的我头脑中铲除掉,这样我就可以忘掉过去。可有生大夫告诉我,用不着手术,你就可以治愈我的病。世尊,救救我吧!救救我痛苦的灵魂!”国王苦苦哀求着。

“陛下,你还和提婆达多搅在一起吗?”

“不,世尊,我已同他一刀两断了。”国王回答道。

“陛下,在你下令处死你父亲时,你没有一点怜悯和良知。熏心的权利欲和心怀叵测地劝诱鼓动了你。现在,你已真正开始悔悟。我相信,你现已一心向善,这就好。陛下,在将来,你就不会再作恶了。像你这样作了无数恶业的人,必须行无数善德,远离一切恶,勤修一切善。在摩揭陀国,有许多穷困潦倒之人,你可以给他们照顾好孤儿。因为你所作的恶业,你现在生活在痛苦和害怕之中。在数量和份量上,你的恶业都超过了你所作的善业。现在,你不应该继续痛苦、害怕,不要沉湎于过去的回忆之中。你应尽量多做善事,来超过你所作罪孽的份量。有一天,当你所作功德的份量越来越大,那时,你就没有机会和时间来后悔你的过去。陛下,积德行善,做一个好人,学习尊重善良。”

“世尊,只要能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我已准备好作出任何牺牲。世尊,与您在一起,我是多么快乐!我原以为你会把我当成一个罪人,不屑一顾,并把我赶走。世尊,我把我的两个王国瓦岗和摩揭陀奉献给佛教。我自己将献身于积德行善的事业,我的王国要成为一切贫苦人的避难所。世尊,我将把残忍的提婆达多赶出我的王国。他害了我,使我干了许多坑害您的罪业。世尊,他是一个像溃疡一样的危险人物。”

“陛下,悲悯提婆达多吧,不要报复那些在人生道路上被击跨的人。在他死以前,他就会认识到他所作的罪业。陛下,他曾三次企图害我。有一次,他扔石头,砸伤了我的脚,出佛身血。让他自己收割他自己播种的种子吧。”佛陀说道。

国王喜悦无比,心头明亮起来,内心充满了对佛陀的虔诚敬仰。他一头拜倒在佛前,行了皈依佛法僧三宝的大礼,口里重复着五戒,怀着一颗轻松愉快的心情,离开了寺院。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