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佛 陀 (65)

所能做的,就是了解世界的本质,并向众生宣示解脱之道……,
即使我涅槃了,我的教导仍是世间的甘露法雨。          ──佛陀

 

在众比丘尼的陪同下,年已八十七岁高龄的耶输陀罗正前往舍卫城的祁陀寺。她通过四圣道和四圣清凉地获证阿罗汉果。她年岁已大,弱不禁风,走路缓慢,左右摇摆,手里拄着一根拐杖。虽然她已满脸皱纹,头发灰白,但是,她的脸始终洋溢着慈爱之光。她笑容可掬,举止得当,说话彬彬有礼,语言和善。比丘尼阿罗汉难陀和婆突车罗跟在她身后,走在最后的就是迦叶比丘尼。由于她执著地思念她的亲生儿子,仍然没有证得阿罗汉果。当舍卫城就在眼前时,迦叶比丘尼激动得兴奋不已,她匆匆地赶着路,心不在焉地左顾右盼起来。

这时,五百辆商旅车队从舍卫城方向而来,前往柯沙毗。车队堵塞了道路,五百辆车一辆接着一辆,排成了一支长长的队伍。这几位比丘尼走在路的右边,但她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路的那一边。迦叶有一种预感,她的儿子将会沿路走来。她透过每一辆车之间的空隙,目不转睛地望着路的左边。

这时,库玛罗(她的儿子)双手托着钵,沿着这条路走来。他安祥地站在路边让过从身后赶上来的车队。

突然,库玛罗看见一个急不可待的比丘尼,让过车子,穿过马路,朝他奔来,口中喊道:“儿子!儿子!”迦叶差一点被拉着车的两头牛撞倒在地,她伸出双臂,就要拥抱她的儿子,要不是她猛然意识到他的儿子已证阿罗汉果,她早就把他搂在怀里了。可是,库玛罗手里托着钵,如同一尊塑像站在那里。所以,她赶忙抽回身子,但口里喊道:“儿子!儿子!”库玛罗十五年前就离开了他的母亲,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嗷嗷待哺、哭着要吃奶的婴儿。望着他已长大成人的身体,秀气的颈项,白净明亮的肤色,迦叶说道:

“儿啊!儿啊!我的亲生儿子,我想念你,我只想念你。你是我的世界。我找你来了,我看你来了。那时候,你还哭着要吃奶呢。现在,你已长大成一个高大结实的青年小伙子了。你虽然也剃除了须发,出了家,但你仍然是我的儿子,想想我还能见到你,这真是我的福报。儿子,我爱你爱得发狂了。儿子,噢!我的儿子!你要到哪里去?你饿了吧!我一天到晚总是惦记着你,一看到你,我的乳房就又充满了奶水。没有比母爱更伟大、更广博的爱了。”她感情炽热地诉说着。

迦叶几乎失去了理智,口里不住地说着,她绕着儿子仔细打量了起来,然后又带着一种深沉的母爱望着他。

库玛罗一眼就认出了这位比丘尼就是他的母亲,但为了转移她的爱子之情,他平静地说道:

“母亲,你是怎么认出我就是你的儿子?”

“儿啊,别说是十五年,就是三十年,我也一眼就能认出你就是我的儿子,如果母亲不能认出她的儿子,她就不能算一个母亲了。”

“母亲,在你最后一次见我时,我还是一个婴儿,我与那个婴儿之间肯定有许多不同。”

“儿啊!你是说,我不能认出我的亲骨肉。儿子,母亲自有一种特殊的觉察力,正是这种特殊的能力,我见到了你,我现在真是欣喜若狂。当你还在我的肚子里时,我忍受了无休无止的侮辱。但是,我受的侮辱越多,我对你的爱就越强烈。儿子,我是你的母亲,我的乳房里有许多留给你的乳汁。我的儿子啊!过来吃奶吧!我的小乖乖!”

“母亲,正因为你无限地爱着你的儿子,你至今还未能认识真理。母亲,不要把你的爱仅仅施放在我一个人身上,把这种爱扩展到世界上每一个众生。”

“好的,我会这样做的。儿子,我会这样做的。我想听一听你讲的佛法,没有比儿子讲的法更高尚的佛法了。儿子,向我布说真理吧!我将恭敬地接受、听从。”

说着,迦叶比丘尼双膝跪倒在她的儿子跟前,静心地听她儿子说法。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