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佛 陀 (68)

所能做的,就是了解世界的本质,并向众生宣示解脱之道……,
即使我涅槃了,我的教导仍是世间的甘露法雨。          ──佛陀

 

“阿难陀,你认为我永久不灭吗?现在,我年纪大了,我的身体如同一个破车。阿难陀,不要难过,不要悲伤,即使我涅槃了,我的教导仍是世间的甘露法雨。我涅槃以后,我的法律仍将是你们的指南。我毫无保留地宣说了一切法。对那些愿意观察和了解娑婆世界众苦,并希望渡过苦海的人,我揭示了解脱之道。对那些不愿渡过此岸而希望继续生存于世间者,我也给他们指出了一条高尚的生活之道。阿难陀,四十三年来,我奔波行走于整个印度,穿过无数个村庄、城镇和王国,我一直在布道弘法。现在,我老了,不能像以前那样走路了,吃饭也不如以前了。在寒冬,我也冷得打颤。”

正当佛陀这样说着,乌德野比丘紧张而兴奋地跑了过来,礼拜佛陀以后,说道:

“世尊,提婆达多已死在离这里不远的路上。人们都围在他的尸体前观看,并纷纷议论他所作的罪业,没有一个人替他说一句同情话。在他的尸体旁有一副担架,他的两个徒弟各自坐在地上,眼巴巴地看着尸体。”

佛陀听到这个消息,沉默了片刻,然后睁开了眼睛,对乌德野说道:

“乌德野,提婆达多从王舍城来见我,寻求我的宽恕。但是,他没有能见到我,因为他已衰老脆弱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乌德野,我对他目无清规戒律、骄傲自大的本性深表遗憾。这个顽固不化的人,在他病入膏肓、一贫如洗的时候,终于屈服了。”

“世尊,他必须承受他这一生中的罪业,没有人同情他。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悲惨的死相,哪怕是野兽的尸体。”乌德野说道。

“尽管如此,我同情他,悲悯他。在他病重得严重时,他认识到了他所作的罪恶的报应。他带着一颗忏悔的心,来寻求我的庇护,如果我能够救治他就好了。阿难陀,他来找我,渴望得到我的帮助,我要去那里看看他的尸体。”

“世尊,不要为他而累坏了您自己。还是让我去吧,看看有没有什么应该做的。”阿难陀说道。

“不,阿难陀,我必须去。”佛陀坚持道。

佛陀试图从座上站起来,但又坐了下去,望着他的右脚,向前伸了伸腿。阿难陀一下子明白了佛陀的意思,他赶忙跪倒在佛前,把佛陀的脚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开始按摩起来。

阿难陀轻轻地按摩着,佛陀温和地对他说道:

“阿难陀,我早就告诉过你,我老了,周身血液循环的速度也慢了,四肢无力。当我这个样子时,你还要我再住世一千年吗?”

阿难陀轻轻地按摩着佛陀的脚,发现他的脚底板的表面上有一层发了白的、软绵绵的皮,这就是佛陀跋涉千山万水,穿过无数村庄、城镇和王国,徒步数万里的结果。阿难陀的眼里充满了泪花,他发现,佛陀脚底和脚背一样柔软。

“噢!世尊,我明白了,我知道你很衰弱。”阿难陀悲伤地说道。

佛陀说道:

“阿难陀,我确实很衰弱。但是,我有坚强的意志,我还可以行走千万里。我将把我的一切奉献给人类,直到我体力耗尽,倒下为止。” (完)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