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文殊真言念诵略法(10-3)(总第55)

───────────────────────

傅味琴 讲于福鼎 1998.11.23

 

犯了罪,乃至于犯五无间罪、谤法,
哪能轻描淡写地忏悔

提要:

  ■ 犯了罪,乃至于犯五无间罪、谤法,哪能轻描淡写地忏悔
  ■ 忏悔的时候,嬉皮笑脸,或者说两句自己不好,再说三句别人不好,
   为自己的错作辩护,这叫忏悔吗?
  ■ 不改掉女性的个性脾气,即使得了男身,也是个“娘娘腔”
  ■ 当师的不能软绵绵,威光不是凶光


犯了罪,乃至于犯五无间罪、
谤法,哪能轻描淡写地忏悔

我们经常看见有人在怄气,因为别人实在太不好了,在他身上闯了祸。闯祸的人说:“哦,算我不好,我向你求忏悔噢。”说完扭转屁股就走了,心里想,我忏悔过了,没事了。他接受你忏悔了吗?他同意了没有?想得这么容易!

再打一个比方,你借了人家两万块,还不出,别人跟你说,“他是大富翁,两万块在他眼里算什么?他吃顿饭要两千块了,你跟他说说好话,就用不着还了嘛。”你想想倒是对的,那么你去说好话了:“反正你是大老板,这两万块,用不着我还了,算了噢,我跟你打过招呼了,不还了。”他同意吗?他没有同意,你还得还,这种道理不懂啊?轻描淡写的忏悔忏悔,以为就没事了,严重到犯五无间罪、谤法,阿弥陀佛说这种人不要的,西方去不了,他还说:“临终还可以忏悔。”当然可以忏悔了,而且欢迎你忏悔,必须要你忏悔。可是这么严重的问题,你轻描淡写的忏悔,能行吗?

忏悔的时候,嬉皮笑脸,或者说两句自己不好,
再说三句别人不好,为自己的错作辩护,这叫忏悔吗?

从外面形象上就看得出来,有的人后悔啊,痛哭流涕啊,难受得来脸色都不好看啊。有的人呢,忏悔起来嬉皮笑脸的:“就算我错,我忏悔过了。”你这种忏悔有效啊?你演什么戏啊?你这是自我安慰,真是骗骗自己了。

还有戴着忏悔的假面具,说两句自己不好,再说三句对方也不好,利用忏悔,把人家过去的错、不好听的事挖出来,为自己作辩护。

“哎,我今天来向你求忏悔啊,你也应该要想得通一点,我是凡夫啊,凡夫都差不多的了,就算了噢。你自己也应该有所体会啊,像你过去,有一件事情也这么样的,哎,算了算了噢,我向你忏悔。”利用忏悔挖去人家疮疤,不太好噢,这叫忏悔吗?

不改掉女性的个性脾气,
即使得了男身,也是个“娘娘腔”

这种表面的忏悔,各种各样多得很。尤其是在我的学生中,女学生的脾气比男学生坏。有人话里有话,话里带骨头,一听就听得出来,好话说两句,再带几句气气你的话。说嘛说“我下一辈子要得个男身。”女性的脾气不改,将来就算你得个男身,有什么好呢?身体嘛是男身,性格嘛扭扭捏捏,娘娘腔,结果么专门生女人病,比如胃气疼,气量嘛小得要命,这叫“男身女性”,这有什么好呢?干脆你换一个男身的个性,将来女身倒没什么大问题的,也是个女中丈夫、巾帼英雄,比有娘娘腔的男人还强了。

当师的不能软绵绵,威光不是凶光

我最不喜欢看娘娘腔,我一看见娘娘腔,真是坐立不安了。你看我平时即使不凶,我也没有娘娘腔的。

在上海有个公园,从前有些人没事情干,就在公园里唱唱戏、唱唱歌,小亭子里聚了一些人。有一个男的,娘娘腔“洪湖水啊,浪打浪啊……”他还做手势了,人家实在看不下去,去报告管理处。管理处找他谈话:“你唱嘛就好好唱了,你扭屁股干啥?”我有时候在公园里,看到一个男的跟男的说话,完全是娘娘腔,真是看不下去。

有人劝我不要太凶,稍微改一改,我不大想改,要我这样软绵绵软绵绵干啥呀?我这个凶不是凶,你们别搞错了!从前在苏州,有一次在一个学生家里,很多老学生也来了。我在里屋,我就喊了:“某某人啊,进来”,他就进来了,我把他训了一顿,“好了,你出去吧。”“某某人啊,进来。”因为门没有完全关上,外面的同学在门缝缝里看见,心怦怦跳了,“不要轮到我了”,结果没有轮到他,他说:“我看傅老师眼里两道凶光。”(众笑)人家传给我听,我说:“你们搞错了,我眼里哪有两道凶光?这叫威光。”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