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座谈(3)~(4)
                  2001.6.13
       (傅老师与前来探望老师及亲人的学佛居士座谈开示)

 

我们无所求,心里很安详

我们无所求,心里很安详

  我想你们各位来了,住几天喽,看看我们这儿一不求名二不求利,过的日子非常清净。既没有争论,也没有勾心斗角,也无所求,生活非常稳定,心里非常安详。

我这个老人也年青了

  当然喽,在这样的气氛里,肯定有这样那样的快乐和幸福。老年人会变得年轻,年轻人会更年轻。就拿我这个71岁的人来说,年轻人看见我,只要有机会在我身边,全会哈哈笑的,为什么会笑得那么开朗?因为我也变了年轻了。如果我不变了年轻了,一副老相,哪个年轻人看见,怎么也笑不起来。

心安定了烦恼事也不想了

   你们多看看,慢慢也不想回去了。为什么?忘掉了。有些人就是这样,一拿到安定了,他什么烦恼事也不想了,日子长了也忘掉了。这好比有句话:“以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象这样也可以叫做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啦。

留下个难忘的印象

   所以你们来住一个时期回去啊,我可以根据以往的情况跟你们讲,如果你们觉得这儿确实很舒服,你们回去就不习惯了,要过几天方才会习惯。一习惯了,可又掉进去了,你们刚刚回去一看电视就是难受,叮叮呯呯,吵得人不得安静,几天后又习惯了,仍然天天看电视,不看电视难受。但是无论你回去以后过什么生活,对于你们来福鼎佛协文教部、闽东佛学苑这一段日子,哪怕只有几天,也很难忘,会经常想起来。我看这个难忘的印象,是一个不会消灭的种子。

进了佛门,做对欢喜夫妻

   今天有的同学告诉我,叫我讲一些开示,我也没准备。不过我这个人也怪,一开口嘴巴就闭不住了,(师笑)还是同学们随便谈谈吧。我们现在闽东佛学苑丁杰是副教务长,差不多全是他管,佛协文教部嘛小林是总管。我嘛这也应该算个老师,是吧,那么你们随便谈谈吧,啊。

  丁杰:这次刘建华来了,很欢喜,刘建华谈一谈吧。

  傅老师:刘建华是吧,你这次来跟我接近还没你夫人多,谁叫你是个男生。(笑声)她照样可以进女众部,我天天在女众部讲。这两天,我想来想去啊,实在对你抱歉,所以我今天特地到小佛堂去给你们带修一次禅定,也算是礼轻情份重了。那么听说你很喜欢这里,你呢?喜不喜欢?(刘妻:喜欢)哎,这样做夫妻才对了,叫欢喜夫妻。回家嘛别怄气了,要把这儿的欢喜带回家去。那么以后过一时期,再来,来了嘛返老还童。来的时候象小朋友一样手拉手,来到这儿吃饼干苹果。(众笑)

烟酒戒了也不吵架了

  刘建华:这次来信心比以前增强了,在家里很多事情放不下,听法的机会很少。这次来感受很深,这些老同学对我的帮助也很大,大家讲吧。

  老师:你(把录音机)放在地上,不要拿起来。他一紧张话说不出来了。(众笑)

  丁杰:前天晚上我们搞了一个小型座谈,讲了很多。讲原先没有听法之前,喜欢抽烟喝酒,有时候喜欢跟人家打架。后来学了佛法之后,烟也戒了,酒也戒了,也不打架了。来了之后,自己觉得跟原先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们也能感觉出来。他这是第二次来,上次是春节来的,跟南安的戴金基一起来的吧!他爱人也讲了,人变了之后,得益最大的就是她。平常经常吵架,现在也不吵架了。

给它阳光,树就会成长

  (有人提):让他爱人谈谈吧。

  刘妻:不知道谈什么。

  老师:谈什么,把谈什么倒一倒,变成什么都谈。(众笑)

  刘妻:谈不来,太紧张了。

  老师:阿红是福鼎女众中第一个来,她能够从家里出来到这儿来学佛教文化,也是非常难得。我跟阿红也有点缘份;福鼎常来的有四个姑娘,我只记住一个阿红,所以不管谁来我都要问,阿红来了没有?结果嘛果然来了,来了也不走了。阿红,怎么样?谈谈心理上的感受吧。

给它阳光,树就会成长

  阿红:总的来说,都是很好的。因为像我这么小的,就像一棵树一样,如果给它阳光,它就会茁壮的长大,如果你上面有东西呢,它就会弯下去了。所以我很庆幸来到佛门内,而且大家都很关心我,时时刻刻督促我,我有缺点她们都会马上地指出我,而我有时候呢却不理会。

自恣就是自我检讨

  郑小君:阿红现在是我们的舍长,在我们房间她是最小,她像小大人一样。每次自恣的时候,她说:“你们每个人都要谈啊,把你们最深刻的东西都要谈出来,这样才叫自恣啊。”很严肃的,所以我们很听她话,自恣的时候乖乖地坐在那里。她的功劳很大的, 把我们的生活都管起来了。阿红,你再继续谈吧。

  老师:自恣懂吗?自恣就是自我检讨,自己说自己的毛病。今天是聚谈聚谈,你们有不理解要提问的,都可以提,我可以针对问题做一些解答。

到老没修好,是心不对头

  刘建华:那我提一个问题。我妈妈年纪也很大了,脑子也不是很好使,我这次带她过来就是问你一下,像她这种情况应该怎么修行呢?

  老师:修行修心,不在于年龄。有的年轻人开始进佛门,到老了还是没修好,因为他心不对头。所以一个要多听法,老年人看佛经要吃力一点,那就多听听法,每天修修禅定,念诵要念的,不必念得很繁杂,老年人可以简单一点。禅定,能够使心安定下去,容易去掉烦恼。修持文殊略法,能够开智慧。如果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可以平时多念念佛号。如果有文化的,《心经》啊,《金刚经》啊,《药师经》啊全都可以念。

度你妈的人,应该是你

  其实还有一句话,我供你们参考啊。度你妈妈的人,不应该是我,而应该是你,因为你跟妈妈最靠近。所以这个意思就是说,你自己要提高,你自己不提高,你怎么度你妈?

修禅定骨质起了变化

  吴宽裕:给老师汇报一下,我跟老师十年了,应该是老众生了。这十年我觉得自己变化很多,我起了两个大的变化,一个变化觉得骨质起了变化,本来年纪老,骨头松了,但现在我骨头比年轻人还要坚韧,为什么?这个是禅定啊给我带来的变化,我有个比较,78年的时候啊,搞防空叠砖头,我骨折,到现在还有影子。我跟老师学了禅定以后,98年的时候,爬栏杆,手突然卡在胸口上一下(摔倒),自己立起来一点没什么,医院检查说没有骨折,这就说明我的骨头起变化了。

有过煤气中毒,听完课就不烦恼了

  修禅定呢有的时候不是马上给你反映出来,我得到好处,一点也看不见,摸不着,本质起变化了你不知道。还有一点我非常感激老师,原来我煤气中毒的时候,脑子烦恼得不得了,就是文化大革命的事情,烦不清烦。我们去听老师课,听了回去就觉得开心。所以喜啊,能够治好多毛病,喜能够去烦恼,喜还能够使你焕发青春,我这个体会是老深的。

老师讲法,离不开断烦恼

  那个时候听老师讲法好像是听故事一样,听过就算了。现在想想就不得了,老师讲了那个,我连着回去笑了三天呢(众笑),我跟赵凤鸣两个人想想就笑,想想就笑,老师讲他在龙华公园大热天太阳底下盘腿坐禅,十点钟坐到下午三点钟。老师那时头发基本上跟现在这样差不多的,小学生跑到面前去,有的还用手在老师头上像敲木鱼那样敲几下,老师一点也没动。那时候我们当作笑话看,现在想想不是笑话了。因为老师讲来讲去离不开这个般若智慧那么深奥的法,离不开断烦恼,老师经常讲“不断烦恼不叫修行”。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连载专栏》之
  【佛学座谈】
提要:
  我们无所求,心里很安详
 ·我们无所求,心里很安详
 ·我这个老人也年青了
 ·心安定了烦恼事也不想了
 ·留下个难忘的印象
 ·进了佛门,做对欢喜夫妻
 ·烟酒戒了也不吵架了
  给它阳光,树就会成长
 ·给它阳光,树就会成长
 ·自恣就是自我检讨
 ·到老没修好,是心不对头
 ·度你妈的人,应该是你
 ·修禅定骨质起了变化
 ·有过煤气中毒,听完课就不烦恼
  了
 ·老师讲法,离不开断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