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律海十门】

高洁大行因相门第二(4-6) (总第27)

───────────────────────

成就别解脱戒体之十一支颂

能海上师编集 傅味琴浅说 (2004.1.27)

 

正法、像法时期都有白衣说法,
难道末法时期白衣不能说法了吗?

提要:
 ·慈悲对治瞋恚,智慧对治愚痴
 ·一个真正的出家人,有颗出离心,知见很正,即使有点懈怠,功德也是很大的
 ·正法、像法时期都有白衣说法,难道末法时期白衣不能说法了吗?
 ·说“女众兴起来了,正法就要衰落了”,难道女众信佛、出家有错吗?
 ·为澄清事实而说明问题,不等于“说四众弟子过”
 ·弟子看到师父有一点错就起傲慢心,这不应该


慈悲对治瞋恚,智慧对治愚痴

慈悲对治瞋恚,智慧对治愚痴,这是释迦佛说的。你跟一个喜欢打妄语的人在一起,你喜欢听他的话,你再也不会用智慧了,这是障后得智的嘛。

一个真正的出家人,有颗出离心,知见很正,
即使有点懈怠,功德也是很大的

“以十善为体,发起出离心”。比丘戒的作用,就是叫你出离生死,所以要求很高的。一个出家人,他发心出家,这个功德不可思议,哪怕他有点懈怠,只要他知见不错,这个功德也不可思议。当然知见邪了,或者是假和尚,或者是拼命破坏佛教、拼命造恶业,那是另外一回事。

一个真正的出家人,有颗出离心,想修行成就想了生死,想证阿罗汉果,知见很正,完全照释迦佛的话在修,即使出现点懈怠,你也不能看不起他,他的功德仍然是没有办法可以说得尽的。从前能海上师说,“有的出家人有点懈怠,跑到茶馆里去喝茶,像这样的出家人也比在家的好。”因为他有颗出离心。

正法、像法时期都有白衣说法,
难道末法时期白衣不能说法了吗?

我今天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咱们早晨也辩论过,本地居士上午有空的话,也可以来参加讨论、真理辩论,越辩越清楚,原则是要根据释迦佛说的话为标准。

咱们从前辩论过,白衣讲法是不是促成了末法时期?出家同学说,“正法时期也有白衣说法,像法时期也有白衣说法,末法时期也有白衣说法,怎能说是白衣说法促成了末法呢?”是因为没有人说法,促成了末法。

没有人讲法,白衣能讲就不得不出来说法,是这么回事呀!居士有居士的力量,居士有居士的发心,居士有居士的功德,居士中有在家菩萨,你这么样片面的胡说,把罪过扣在讲法的居士头上,变成居士讲法没有功德只有罪过。佛弟子只有互相恭敬,才团结得起来,互相贬低能团结得起来吗?

说“女众兴起来了,正法就要衰落了”,
难道女众信佛、出家有错吗?

还有一次讨论,有人说,“女众兴起来了,正法就要衰落了。”这么说起来,所有听法的女众,赶快回家结婚生孩子、抱孙子去吧。怪事!女众信佛、女众听法、女众发心出家,有什么错啊?所以对佛经上的话要辨辨清,佛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要能解如来真实义。

为澄清事实而说明问题,
不等于“说四众弟子过”

我今天早晨,还在想一个问题,假如当学生、当徒弟,或者当居士的,受了冤枉,用佛教的观点来看,应该不应该把事实真相说明白?我想,如来绝对不会说,“你不许说。”又不是封建社会,“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佛一定主张,你应该把事实说清楚。

假如我把事实一摆,是别人错了,偏偏那个人是出家的,那么我算不算背罪过了?如果算背罪过,我这个冤枉哪一天才能够讲清楚呢?佛法的原则是解放,是推翻压迫呀。“不说四众弟子过”,并不等于我没有权利来洗清我的冤枉,没有权利来保持我的清白。

所以对佛讲的话,不要用封建眼光去看,也不要戴了有色眼镜来看,法无定法,佛在那个时候讲那个话,在另外时候又讲另外的话,什么时候讲什么话,本身就是辩证法,你面面都要去融通。

弟子看到师父有一点错就起傲慢心,这不应该

如果徒弟看到师父有错,或者学生看到老师有错,因此产生傲慢了,把师父、老师也贬低了,或者居士看到出家人有点错,从此就看不起出家人,傲慢了,那是不可以。因为你只看到一点,没有看到全面啊。而且一个人有错,他可以改正,犯戒还可以还净,你怎么能够把人看死?一个人能够傲慢吗?能够以一点去否定全面吗?应该看到出家人光是出离心,就已经超过你了。

比如我之所以出不成家,也是因为我出离心不够,那么我应不应该恭敬出家人啊?这是很清楚的事情。比不上人家,还看不起人家,还不恭敬人家,除非我这个老师蛮不讲理,不知惭愧,傲慢得不得了。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

高洁大行因相门第二

不具精严律仪戒 摄善无成他方惧 施戒忍进次第兴 戒度性戒十善体 静虑缘缺得复失 双运般若但言论 自行不能全六度 别余善法多苦集 临阵无兵工无器 饶益有情何所依 持声闻律舍劣心 摄善悲怀饶益行 具足律仪戒因缘 此中分别十一支 菩萨如如善串习 利生无障佛加许 不顾过去诸欲境 厌弃在家荆刺林 轮王宝位如草秽 不乐未来诸欲境 天魔王宫虎豹穴 意乐清净无依住 不乐现在诸欲境 国王长者利养尊 反吐不食不尝味 在家对境舍贪着 出家永弃不少遗 四者身心乐远离 依止律仪喜足生 独处静居堪寂味 行想慎观颠倒境 五者言思习清净 虽处杂众不染纷 偶一失调能速知 深见过患猛利悔 六者自尊不轻蔑 自许凡夫下劣辈 闻诸菩萨难行事 猛勇勤修令渐能 七者调柔观己过 不伺他非不放任 悲心补救无损恼 令彼舍恶发菩提 八者堪忍他方害 骂辱捶打刀杖侵 正观安忍远八风 渐能三门获清净 九者诸行不放逸 过去违犯如法悔 未来应理谛思行 现在刻刻正念知 如律行住猛心誓 不生毁犯善依止 十者进行依轨则 不为名闻扬自善 不行覆藏勇露罪 少欲少求无忧恼 知足常满用节省 堪忍寒热饥渴苦 求谋不遂无尤怨 诸根调柔动履和 安静不掉不随境 威仪闲雅无急躁 如理治心跏趺定 十一净命善护防 远离矫诈五邪命 能少防护不满足 语言作意清净藏 自行严恪不轻恕 善引徒众净戒入 大小违犯无覆藏 轨则净命善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