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介绍佛陀】(37)           
 
佛陀伟大的德行  

(四)佛,并不只以佛的身份见示于世人,有时也作恶魔,时而也会以女人相、神仙相、国王、大臣等姿态出现,有时也会出现在妓院或赌场。
                          ——法华经第二五·普门品

当你患病时,佛以医师之身,示临施药并演说教法。当战事乍起,佛则演说正教,速离灾难。对于留恋常情者,佛说无常的道理;对于骄傲自大者,佛说无我的法则;对于耽乐世俗娱悦者,佛则昭示世间的苦楚百态。

佛的功用,如此地展现在事物之上,而这一切,又都是从法身的根本处所流露出来。那无限的生命,以及那无限光明所救度的,其归根结底都是法身之佛。 
                              ——大般涅槃经
                      (摘自《佛学通讯》2006年第九期)

大出离(7)

“殿下,是我,车匿。”一个头枕在门槛上睡觉的侍臣应声道。

“我今天要开始大出离,替我将马加鞍。”

“是的,殿下。”侍臣说着就带了鞍和缰,直向马厩走去。在马厩里,他在香油灯的光下,看见骏马犍陟在它舒适的住处憩息,上面罩着一只缀有茉莉花图案的伞盖。“这才是我今天要加鞍的马。”这样想着,他就为犍陟加了鞍。

“他把肚带勒得好紧,”鞍子往它身上放的时候,犍陟这样想:“完全不像平日骑我到花园或其他地方去时一样。一定是主人今天要大出离了。”它一高兴,就长嘶了一声。那一声长嘶要不是诸天将它抑蔽了不让人家听见,恐怕早已传遍全城了。

那未来的佛陀在差使车匿去备马的时候,自己这样想:“我去看我的儿子一眼。”从榻上起来,他走到罗睺罗的母亲所住的套房里去,把她卧室的门打开。卧室里点着一盏香油灯,罗睺罗的母亲正熟睡在一张满布茉莉和其他花朵的榻上,一支手放在她儿子的头上。未来佛走到门槛边时,停顿了一下,就从站处向两人凝视了一会儿。

注①:印度的习惯,门的下缘离地有二英尺高的空隙,以流通空气而使室内较为凉爽。因此,门虽闭而门槛依然暴露。
                
(摘自《原始佛典选译》亨利著 顾法严译)

佛陀的遗教是什么?⑩

但,现在佛教所呈显的是什么风貌?

它像原本的老鼓,或只是由新材料补缀而成的新鼓?

我们只要观察人是否关心“空”和修习“空”,自己就可找到答案了。这些是佛陀的遗教,精勤修行,宣扬这教法(空相应法),并藉着学习“空”,修复已毁坏的材料,让它重现生机。大家一定要自己去挖掘,去研讨,去学习,直到重新明白(空相应法),这才可以说已经恢复它的实质了。 (完)(摘自《一问一智慧》佛使尊者著)

佛陀的灾难 ⑩

五、佛患背痛缘:往昔罗阅祇城节日聚会,有两力士,一为刹帝利种,一为婆罗门种,时共相扑。婆罗门语刹帝利言:“色卿莫扑我,当与卿财。”后婆罗门不报所许,到后节会,复聚相扑,婆罗门复求如前,如此三次,皆不报所许。刹帝利力士遂挫折其脊,令婆罗门扑地而死,大王欢喜,赐金钱十万。时刹帝利即今释迦佛,婆罗门即地婆达兜。曩昔因贪财嗔恚,扑杀力士,以是罪缘,受诸苦报。今虽得佛,由此残缘,故受背痛之报。

六、佛被木枪刺脚缘:往昔有两部主贾客,入海取宝,后遇水涨争船,第二部主与第一部主格战,第二部主以镩刺第一部主脚,第一部主即便命终。第二部主即今释迦佛,第一部主即地婆达兜。以是因缘,受诸苦报,今虽得佛,由此残缘,故受木枪刺脚。(摘自《人间佛陀与原始佛教》弘学著)

唯有世尊 ①

基于怜悯众生,为众生与天神的福利与快乐着想,能如此卖力地为众生谋求福利与快乐的,查遍古今,唯有世尊,别无他人。

佛法是尽善尽美,显而易见和不受时限的。它任人自愿尝试、循序渐进地学习,是智者所能成就的。能宣说这循序渐进的教诲的,查遍古今,唯有世尊,别无他人。
                     (摘自《佛陀法语》达弥卡法师著)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