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介绍佛陀】(38)           
 
佛陀伟大的德行

(五)这个世界犹如火宅般的不具安全感,人们由于愚痴与无知而愤怒、嫉妒、猜忌,终至陷入一切烦恼之中。一如婴儿的需要母亲,人们也同样必须依赖佛陀的慈悲。
                            ——法华经第二·方便品

佛陀是圣者中最可尊敬的圣人,也是整个宇宙之父。一切人类都是佛子,他们一味地沉湎于世间的享乐,却未具备可以看穿灾祸的智慧。世界上充满了痛苦而值得恐惧的,一如老、病和死的火焰,正燃烧不息。

但是,佛离开了这个称为迷惘世界的火宅,处于寂静之林。

并且说:“现在这个无常而多苦的世界,是属于我的;生存在这里面的,均为我子,能够拯救他们无限烦恼的,也只有我而已。”

佛,实际上是大法之王,依自己的证悟去说教。其实,佛只是为了人们的安乐,施人以幸福而出现于世,为了从痛苦中拯救人类,佛才宣说了教法。但是人们被物欲所诱惑,总是充耳不闻,漫不经心。

不过,听了教法而心怀喜悦的人,决不致于再退堕到迷惑之境。佛曾说:“我的教法,须凭信仰,才能得入。”亦即因为相信佛的话,才符合被救的条件,而不是靠自己的智慧得救;从而,静聆佛陀的教法,并应依之奉行。
                       ——
法华经第二·方便品 (完)
                      (摘自《佛学通讯》2006年第九期)

大出离(8)

“如果我将我妻放在小孩头上的手拿开,把他抱起来,她一定会醒,我就走不成了。我还是先成佛,然后再回来看我儿子吧!”说着,他就从宫阶下来。

在巴利文本生经疏里所说的“那时罗睺罗生方七日”一语,在别的注疏里并未提及。因此上文所述各节,应当是不错的。

未来佛下了殿阶,走到马旁,说道:

“犍陟呀!今夜你救助我,以后因你之助,我得成佛,决定要救度人天世间。”话毕他腾身跨上犍陟的马背。

犍陟从头至尾共长十八腕尺,高亦如之。它强健矫捷,全身纯白如磨光的海螺壳一般;嘶鸣或践踏的声音,可以响彻全城。因此诸天运用神力,将它的嘶声抑制,不使人听见。它每一举步,诸天便将掌心垫着马蹄。

未来佛骑在这骏马雄健的背上,让车匿抓住马尾。夜半时分,他们到达了城门口。
                   (摘自《原始佛典选译》亨利著 顾法严译)

佛陀的灾难 ⑾

七、佛被掷石出血缘:往昔罗阅祇城有须檀长者,其子名须摩提,父命终后,有异母弟,名修耶舍。须摩提不欲与弟齐分家产,乃诱弟共往耆阇崛山,至高崖上,推置崖底并落石杀之,其弟遂即命终。须摩提即今释迦佛,修耶舍即今地婆达兜。以是因缘,世尊受诸苦报,今虽得佛,由此残缘,于耆阇崛山经行,为地婆达兜举石掷头,山神以手接石,石边小片迸堕,击中脚趾而出血。

八、被旃沙系盂谤缘:往昔有佛,名为尽胜如来,会中有两比丘,一名无胜,一名常欢。时波罗奈城有大受长者妇,名为善幻,两比丘共往其家。无胜比丘已断烦恼,故受供养无缺;常欢比丘烦恼未尽,受供微薄。常欢比丘遂生妒嫉心,诽谤无胜与善幻私通。常欢比丘即今释迦佛,善幻妇者即旃沙。世尊以是因缘,受诸苦报,今虽得佛,由此余殃,为外道比丘王臣说法时,多舌童女系盂于腹,谓世尊使我有身,今当临产,事须酥油,养于小儿,尽当付给。尔时会中释提桓因乃化作一鼠,入多舌童女衣,咬断系盂之绳,盂遂落地。(摘自《人间佛陀与原始佛教》弘学著)

        唯有世尊 ②

世尊清楚解释何者为对,何者为错,何者该指责,何为该赞扬,何者该仿效,何者该避免,何者为低,何者为高,何者纯净,何者不纯,何者混浊。能解说得如此详尽的,查遍古今,唯有世尊,别无他人。

世尊教导弟子通达涅槃之道。涅槃与通达涅槃之道是互相配合,合而为一的,有如恒河与耶木那河汇为一体,一起奔流,能引导我们踏上通达涅槃之道的导师,查遍古今,唯有世尊,别无他人。(摘自《佛陀法语》达弥卡法师著)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