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民族大家庭】(3)

叶圣陶不教孩子作文

曾请叶圣陶先生的长子叶至善介绍小时候叶老是怎样教授他作文的。他说:“不教的。”叶至善先生见我有些疑惑,说:“我说给你听,我父亲这么做,到底是算‘教’还是算‘不教’?”

原来,叶老从不给孩子教授作文入门、写作方法之类的东西。他仅要求其子女每天要读些书。至于读点什么,悉听尊便。但是读了什么书,读懂点什么,都要告诉他。除此之外,叶老还要求其子女每天要写一点东西。至于写什么也不加任何限制,喜欢什么就写什么:花草虫鱼、路径山峦、放风筝、斗蟋蟀,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听人唱戏,看人相骂……均可收于笔下。

纳凉时,叶老端坐在庭院的藤椅上,让孩子把当天写的东西朗读给他听。叶老倾听着孩子朗读,从不轻易说“写得好”与“写得不好”之类的话,比较多的是“我懂了”和“我不懂”。如若叶老说:“这是什么意思呀?我不懂。”其子女就得调遣词语重新组织句子,尽力让父亲听得明白。直到叶老说:“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懂了”时再继续读下去。

叶至善先生介绍到这里,问我“你说,我父亲这么做算不算在教我作文?反正,我小时候就是这样学会作文的。”(摘自3月20日《新闻晚报》)

◇◇◇◇◇◇◇◇◇◇◇◇◇◇◇◇◇◇◇◇◇◇◇◇◇◇◇◇◇◇◇◇◇◇◇◇◇◇◇◇◇◇◇◇◇◇◇◇◇◇◇◇◇◇◇◇◇◇◇◇◇◇◇◇◇◇

       


丹麦“处女街”

未婚的女孩称处女,第一篇作品称处女作,第一次远航称处女航等,到丹麦的奥尔堡市又叫我们大开了眼界,有一条处女街,走马观花过后,似乎并无处女之羞涩纯情,多少倒有点像吉普赛女郎的热情奔放。

丹麦地处北欧,在日德兰半岛北边北纬57度线以北。奥尔堡是丹麦的第四大城市,也是一个港口城市。初到奥尔堡港,驾助说起处女街,我们都哈哈一笑,以为他寂寞无聊,想找个女人的话题开心取乐,但他却一本正经绘声绘色地讲他去过这个地方。

处女街不太长,街面也没有欧洲大都市那么宽,但却非常热闹,这里没有多少店铺,街两边清一色都是密密麻麻的排满了酒吧,咖啡馆,更有许多酒吧把桌椅摆在店外,再张起一把太阳伞,花花绿绿,极具特色,实足地显露出欧洲风情。夏天晚上8点多钟,北欧上空的太阳仍是高高地挂在天上,大概是劳累了一天的人们,特别珍惜晚上这段美好时光,商家把小街打扮得充满活力和生机,那些一簇簇如蘑菇似的太阳伞下坐满了手持酒杯的男男女女,他们或闲聊,或休闲,或叙旧。不过他们与我们就餐时海吃海喝截然不同,他们或一杯啤酒,或半杯加冰的威士忌,并不需要多少菜,就可以打发时光了。

看到此,情急的大副问驾助:“你小子竟瞎白话,哪来的处女?”驾助来个以慢对急:“你别着急,说不定有好戏让你碰到。”说着话我们听到一群人拍手喊叫,寻声过去,见一个小伙子心甘情愿地被几个同伴用铁链拴在一截石桩上,他身上穿着与西欧人截然不同褴褛不堪的衣服,胸前挂着一纸牌,驾助很有经验地说那上面写的几个丹麦字母是“明天我结婚”。脚边有一个不锈钢的水壶,里面装满了啤酒,这个被缚的青年半是兴奋半是无可奈何地隔一会儿喝一大口酒,那些同伴不时在起哄,也不知他们嘴里喊着什么。看样子是不把酒全部喝干,就不会放过这个明天将会做新郎的人。不过我们怎么看,怎么有点恶作剧,驾助却说这是当地的闹婚。

◇◇◇◇◇◇◇◇◇◇◇◇◇◇◇◇◇◇◇◇◇◇◇◇◇◇◇◇◇◇◇◇◇◇◇◇◇◇◇◇◇◇◇◇◇◇◇◇◇◇◇◇◇◇◇◇◇◇◇◇◇◇◇◇◇◇

 △ 无题

(以上全摘自《民族大家庭》2004年3期)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民族大家庭》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