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无上大宝恩师能海老法师德行实纪》
1 2 3 4     6 6 6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无上大宝恩师能海老法师德行实纪(3)

 一九七九年己未闰六月初一清晨  清定定智谨记

抗战胜利后,武汉信众来电要求海公上师去武汉讲经,彼时海公上师正忙于整理翻译材料,法务繁忙,无暇抽身,即命清定代师,去武汉讲菩提道次第颂,听众颇多,闻法后,皆大欢喜,对宗大师法教,虔诚深信。一九四六年,我回重庆金刚道场,增修殿堂僧舍,一九四七年在重庆安居圆满后,又奉海公上师之命,代其去南京毗卢寺,亦讲菩提道次第颂,讲经完后,我函禀上师准备回川,随接上师函示:“汝在东南弘法,不必回川。”此时曾在南京听讲之老居士倪正和将南京讲经情况,函告上海信友,因而上海各大寺及各居士团体联函请我到上海讲经,一九四七年底到上海在法藏寺讲菩提道次第颂,听众甚多,讲经完后,上海僧俗信友,热情留我常住上海,俾可依止学法,后由届映光老居士与赵朴初居士商定,我即迁居常德路觉园,是夏我即在觉园安居。一九四八年底上海各界发动建立和平息灾法会,我函禀海公上师,师即选派常超师、唯慈师、唯心师、传静师等四位上座於四九年初从重庆乘飞机赶到上海,助我修法,法会结束后,有十几位僧众要求依我学法,连同几位上座即足二十比丘之数,因即於一九四九年夏四月十五日依佛制举行前三月夏安居,海公上师应我及上海信众之殷请,到上海在觉园讲经,宣布正式成立上海金刚道场,并对我正式传法,法名定智,负责上海金刚道场。一九五一年海公又应上海信众之请到上海金刚道场讲经,并举行五方佛菩萨戒灌顶仪式,法缘殊胜,受灌之男女信众均以极其喜悦之心情,发无上菩提之胜愿。

海公上师在三十年代末期,曾到五台朝拜,并曾在文殊寺讲经。据闻当时定中显现红狮文殊菩萨像,引起听众之极大欢心。一九五三年春,海公上师在成都近慈寺所有翻译刻印工作,均基本结束,想起五台山是文殊本尊之根本道场,必须树立法幢,自己晚年应即在五台安身,因即率领一部分上座僧众,前往五台,到山后,当地领导和群众盛情招待,并表明五台各大寺庙可以任意选住。海公上师经过一一巡视后,深感清凉桥位在五台之中,四山环抱,处境幽静,虽原有吉祥寺殿堂僧舍年久失修,多所坍坏,重修不难,海公上师即选定清凉桥为道场基地,经过各方信友之资助,动工修建,佛殿经楼,僧房客舍,均焕然一新,即正式定名为吉祥律院。一九五四年夏开始每年依佛制举行夏三月安居,讲经讲戒。我于一九五四年在上海金刚道场安居圆满后,偕同两位僧众到五台山,一面为亲近海公上师依止学修,一面对清凉桥吉祥寺房屋修建及每月僧粮设法筹募。我到清凉桥吉祥寺时,海公上师正在寺门前安坐,我当时以极为虔诚喜悦之心情,趋前顶礼师足时,师双手为我摩顶,我礼毕起立,抬头见师身法光普照全山,当时我深感自身空寂,安住法光之中,无二无别,海公上师是文殊师利菩萨现身,心如虚空,安住法界,遍在众生心识体性,加持有情令罪垢消灭,得入菩提诸佛圣果。师恩难报,师德难量,我当时感激之情不可言宣。我在山居住一个月,上师安排我坐在师法座之对面,每日对我传授法要,并着重对我教诫云:“时至今日,要使正法久住,必须注重戒律,要能遵律依法,建立僧团,定期传戒,每半月半月诵戒不断,每年夏三月安居,经常讲经讲戒,领导学人依戒修定,依定发慧,方能真正做到现法乐住、殊胜知见、胜分别慧、诸漏永尽、疾空烦恼、顿破无明、自我解脱、解脱众生、利他自利、共趋菩提、同圆种智。”海公上师并表示,今后在寺着重译讲律教,引导同学法随法行,至密部生圆次第法,除个别利根,戒净愿广学修稳健之同学密传静修外,不再在大座宣讲,汝在上海更应注意。上师当时特别提示我违缘障难来时,应静观变化勤求加持,定能转违为顺,从长远观点看,诸法无常,涅槃寂静,无我即能无畏。海公上师之教诫,引起我极大之警惕,以启发我无漏慧根。
                        (摘自《能海上师永怀录》)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