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能海法师事迹简介(2)
隆莲

师住持近慈寺,不仅继承丛林制,而且吸收黄教寺庙家风。上殿念诵,用汉译藏文仪轨,间亦加诵汉文《大般若》、《华严》等大乘经典。每年开期传戒,结夏安居,半月诵戒,律宗四大羯磨,如法建立。以沙弥堂培养青年,既学佛学,亦学文化及藏语,并迎五台扎萨喇嘛教辩论。年满20方许受具足戒。新戒先入学戒堂,学满5年,方给戒牒。次入加行堂,方得学密法。住加行堂5年以上,择学行优者入金刚院。又于绵竹云雾寺建茅篷,为金刚院上座坐静之处。师亦时往山上闭关,导众专修。师教徒众,戒、定、慧三学并进,特严于戒学。当时汉僧多衣青,近慈僧皆衣黄,人皆以为黄教标志。实则近慈寺僧衣不同于众,所至之处,稍不如律,即易为人觉察。故近慈寺与其称为密宗,毋宁称为律宗。寺僧不应赴经忏,但每日诵经四座,寒暑无间。女众入寺,上午必在8时以后,下午离寺,必在4时以前。若逢法会,女众随众念诵听经,不得串寮。缝纫洗濯,皆比丘自为之,不假手女众。女众住处,必离寺5里之外。寺僧无事不往白衣家,有事去必2人以上,非必要即在门外立谈数语,不入门。非常住公务,不入街市。以此宗风高峻,僧众严惮。一时从师出家者,颇多知识分子。师摄受弟子,有教无类。文化高者,即助师译述弘法;能工艺者,即委以建筑或造像。僧衣法服,供品糕饼,皆寺僧自制。耕种园艺,植树造林,禅诵之余,人执一业。师以出家略晚,涉世较深,于世间资生诸务,多所熟谙。近慈寺有学事堂,入寺必先学事。师曾经说过:“人不会做事,必不会修行,如何能成佛?”

师于显教,遍学诸宗,不存门户之见。既学《现证庄严论》及《菩提道次第》,皆渊源于《大般若经》,故自许为“大般若宗”。实即阿底峡、宗喀巴所主张“一切佛说经律论皆每人成佛所须要教授”,按次第安排在三士道中,与汉地讲一乘圆教,无根本分歧;而《菩提道次第》所讲,尤为切实平易。故师教弟子重点着手在下士道,即五戒十善。师尝为人书法语:“解般若道,行下士行”,即谓见地要高,行履要实;不能徒尚玄谈,无补实践。师于净土,以兜率净土为指归,即玄奘、宗喀巴遵循道路。兜率净土寄望于弥勒降生,故于净化现实世间,不失其积极性。且弥勒学称为广般若,包罗万象,不舍一法。为力挽盲修瞎练之流弊,师竭力提倡讲学;为力挽徒尚玄谈之流弊,师主张僧众三学,必依丛林,始能付诸实践。修必依学,不可盲人瞎马;学必有修,不能说食数宝。此师一生治学之精神,亦教授弟子之指南。

师于密法,认为系与显教相表里,相辅翼;不能脱离显教而孤立地谈密宗。西藏亦承认离开显教的密宗为外道。师以为密法即如来次第禅之流衍,小乘禅法之于汉地失传者,唯可于密法中求之。故师于深入密乘之后,转而致力于根本乘。于小乘论特重目犍连《法蕴足论》及《舍利弗毗昙》,以其为释迦涅槃前两大弟子所作,必能得佛密意。晚年深研《增一阿含》,并写《增一阿含学记》。师尤致力于律藏,曾撰写《四分律藏》60卷摄颂4册,约当于原书的1/5。又特别开讲《四分律藏大小持戒犍度》,阐明戒定相通之理。凡此可见,师于佛学乃由显教大乘而入密,由密而上溯根本乘原始佛教。诚为独辟蹊径。

师教弟子学法,由浅入深,执简驭繁,所用偈颂,多师自读经论心得之节录,及师傅心受之要点。师为弟子授皈依后,即授以所集《皈依发心摄要颂》,阐明三宝与皈依之意义。再授以《三皈依观法》,为修定入门。再授以师所集《文殊五字真言念诵仪轨》,为每日行持所依。实则此书亦即佛教教理知识提纲。以此为纲,可归纳以后逐步深入的大小乘三学。此外为修观音、弥陀、药师等咒者,师均集有不同仪轨。师教弟子既循序渐进,条理井然;且说法善巧,信手拈来,皆成妙谛。所以知识分子,文人学士,乃至里巷妇孺,莫不闻法欢喜,得正知见。师说法49年,影响遍国内外。美国总统罗斯福曾致函请往弘法,师辞未赴。林森亲题护国金刚道场匾额,师视之漠然。蒋政权曾请师出任参政员及“陪都宗教联谊会”顾问,师均谢绝。平生不趋利誉,不事权贵;所得檀施,悉奉三宝;食无兼味,笥无长衣,瓶钵萧然,如云水僧。常自谓:“我不过是一个胆小的出家人”,“但爱戒之心,可质之诸佛而无愧”。其对弟子之教育,身教甚于言教,不止于其著述。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