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4)

报恩(不知报恩,实世间之大无惭愧者)

能海上师说:人当苦逼,莫不企望亲人营救,则知宿世父母,堕三途者,盖无时无刻不盼其子往救,鸦知反哺,羊解跪乳,佛子焉可后之。昔有人屠牛,小犊情急救母,遂夺屠刀吞之,而竟不死。屠者悯而释之,卒得终其天年,以老命尽,破腹视之,而刀仍在,为血丝所裹,彼犊忘我,舍身救母,噉白刃而不伤,以证万法唯心,亦至孝之所感也。报恩经言,出家最少须度七世父母。心量当大,应报往劫一切父母之恩,世人俱孝,则天下国家平治。

阿 婆

⊙ 沈凌霄

似乎很久没有和阿婆一起散步了。

小时候,最喜欢和阿婆手拉着手出去玩。拉着阿婆的手,我就可以安全地蹦来跳去了。她拉起我的小手亲一口,“小手长不大啰!”我开心地笑,“阿婆骗人!”阿婆也开心地笑了,我们一边走,一边玩。

我念小学了,阿婆退休了。可是她还在退管会上班,我常常不解:“阿婆退休了怎么还要上班呢?”阿婆说她是人老心不老。有的时候,她真的像个孩子。

阿婆虽然要上班,可每天都准时来接我。阿婆不会骑车带人,于是她推着车,我坐在车上对着阿婆的背影滔滔不绝。三年级时,我不让阿婆再来接我了,“阿婆,我已经长大了,你来接,我多没面子!”那次,我病了,硬撑着去上学,阿婆担心,下午她很早就等在教室外要接我回去。回家的路上,我气呼呼地没和阿婆说一句话,我不坐阿婆的车子,我走得很快,把阿婆远远地甩在后面。一到家,我又哭又闹,“你为什么要来接我,我让你别再来接我的,我不认得不会回来?!”阿婆什么也没说,一直站在我身旁,用毛巾给我拭去泪水。后来,阿婆告诉我,那天晚上,她也哭了。我说不相信,可是却一阵心疼,我想哭,真的。

我念高中了,阿婆不再像以往那样看重我的考试成绩,她说我长大了,自己的学习应该自己把握。阿婆虽然说我长大了,可还常常不自觉地把我唤作“毛毛头”,这时我就马上抗议,“我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叫我‘毛毛头’?”阿婆听了总是笑得像个孩子,“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毛毛头’!”阿婆拉起我的手亲一口,“小手长大了,可阿婆的手老啰!”我摩挲着阿婆的手,真想把那布满的皱纹抚平。

突然,我很想和阿婆一起去散步。

(摘自《姑苏晚报》2002年4月3日)

[父与子]

射击

①爸爸教儿子射击。

②可是玩具枪的子弹飞得不远。

③儿子跑上前去把靶子取下来,放在地上。

④儿子兴奋得跳起来:“哇。老爸真是个神枪手吔!”

                    (卜劳恩/图 田寨耕/文字)

为人父母的资格①

原以为结婚生孩子自然就取得了做父母的资格。穿衣喂饭、洗洗刷刷等简单劳动我想谁都不难掌握,但一谈到儿童教育,我就变得毫无自信。天知道这小脑袋里哪来那么多问也问不完的问题;鬼晓得他蛋糕不吃却非要玉米棒子是什么道理。谁又能告诉我教给孩子荣誉感的同时,怎样避免虚荣心?

我查遍古今中外各种教育理论,但我的疑问终究还是没有解决。

于是我感叹:做父母也有个资格问题。

(选自“对外汉语系列教材”《走进中国》)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