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100)

无字的明信片②

有时也会有一天来两三封信的情况。结果,异地求学结束时,父亲的信早已铺天盖地般地淹没了我的宿舍。我把它们束扎起来,存了好长一段时间。

父亲64岁与我们分手了。之后那些信陪伴我走过了三十多年的路途。每当展开信,读着字里行间跳跃着的亲情,总是会回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点点滴滴。遗憾的是,那些信现在已不知放到哪儿去了。

那些包含怀念与回忆的信札诚然是父亲的一部写真集,但是比这更令我难以忘怀的是父亲与妹妹合写的无字明信片。

战争结束的同年4月,正在读小学一年级的三妹被疏散到甲府继续上学,这是因为去年秋天,与三妹同校的二妹已被疏散到外地上学。那年空袭特别频繁。三妹由于年纪小,父母放心不下,就未让与二妹同行。但孰料3月10日那场东京大空袭中,我家变成了火海,一家人勉强捡回性命。这样下去,一家人早晚都要送命。于是父亲决定把三妹送到甲府。名为转学,实为逃命。

(摘自《读者》2003.7 向田邦子)

◇◇◇◇◇◇◇◇◇◇◇◇◇◇◇◇◇◇◇◇◇◇◇◇◇◇◇◇◇◇◇◇◇◇◇◇◇◇

父亲的角色②

孩子上小学的时候,他花钱托人给孩子找了一所重点小学。钱对于发财了的他并不算难。只是学校离家很远,坐公共汽车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这也难不倒他,依然是钱帮助了他,先送老婆学开车,再花钱买了辆小轿车,让老婆开车接送孩子上下学。一连串在别人看来很难的事情,在他们一家面前或者说是在钱的面前全部迎刃而解。他和老婆都很高兴,日子顺风顺水,过得滋滋润润。

(《家庭教育》2004年第6期 肖复兴)

◎◎◎◎◎◎◎◎◎◎◎◎◎◎◎◎◎◎◎◎◎◎◎◎◎◎◎◎◎◎◎◎◎◎◎◎◎◎

母爱爬行一千米

他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但自从上了中学后,因为恋上网游,他开始逃学、早退,只要一有机会,就溜到网吧里玩个天昏地暗。

老师找过他,父亲打过他,母亲苦口婆心劝过他,他也曾信誓旦旦地保证再也不玩了。可是瘾一上来,他就无法控制自己。

后来,老师不再关注他,父亲也彻底失望,对他不闻不问,只有执著的母亲不厌其烦地教育他、提醒他。

他对母亲其实不怎么在意的,母亲有严重的风湿病,走路都很费劲,只是嘴上说说,根本不可能满世界找他。

北风刺骨的冬天,他索性不去上学了,吃住在网吧。父亲出差了,母亲天天跪卧在床上,做饭都需要小姨来帮忙。他可以尽情在网络的世界里驰骋了。

那个上午,网吧人很少,他紧张地盯着屏幕,因为还有几分钟,他就要晋升到更高级别了,可以统领“千军”。

不知谁惊呼了一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回过头,只见地上跪着一个中年妇女,她披头散发,脸色苍白,两只膝盖处的棉裤磨破了,露出白色的棉絮。网吧里有人喊:“赶紧给点钱让她快走,乞讨都讨到网吧里来了!”他看着狼狈的中年妇女,喉咙似乎被什么塞住了,发不出声音。

中年妇女费力地挪动着双腿,蹭到他跟前,握住他的手,带着哭腔说:“宝儿,妈妈求求你,别玩了!”

他的眼里涌出了泪水,他小小的顽固的心灵颤抖了!他知道,他家离网吧大约一千米远,不能行走的母亲硬是在寒风中爬来的!他大哭起来,紧紧搂住瘦弱的母亲。一向喧嚣的网吧,突然间静寂无声。从那以后,他真的再也没有进入网吧。

现在,他是我的一名同事,有着很强的业务能力。(摘自《故事汇》)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