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106)

回家是对心灵的修补

离别家乡已经很多个日子了,今天我终于踏上了家乡的土地,心中写满了无限的喜悦。离家门还有一段距离,我就看到母亲早已等候在了门口,那一刻,我的心中有一股暖流在暗暗涌动。母亲总是守候在家门口等待儿子的归来。清楚地记得,上高中时,我每天都很晚放学,而母亲每天都会站在门口等待我的归来,每次都让我感到一阵温暖,最后这些温暖永远留在了我的心中并转化成了我奋进的动力。而在我离开家乡的日子里,母亲也一定会无数次地站在门口焦急地盼望,可是每次又都会很失望,今天母亲终于盼回了离家的孩子。

母亲,早已经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望着桌上五颜六色的菜肴,我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到家了。我知道母亲一定忙活了很长时间,每一道菜都是母亲精心做的,那其中凝结了浓浓的母爱。母亲知道我最喜欢吃家乡的菜,可是在那些离家的日子里,家乡的饭菜对我来说总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很多时候,它只是出现在我的文字中,而没有真正地走近我。

尽管饭菜中没有大鱼大肉,可是那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蔬菜却能读懂我的内心,它仿佛是一处与世隔绝的田园让我的眼界顿时开阔了不少,那一清二白的色调仿佛正向我诠释着做人的信条与准则。一种久违的感觉顿时袭上我的心头,小时候,每天都是这样的饭菜,尽管很清淡可是却造就了我的性格,以至于在我芜杂的尘世常常难以适应,然而我冥冥中苦苦追寻的又是什么呢?不就是这样一处最干净而又最淳朴的境地吗?

走在洒满星空的夜色中,我想用双脚来丈量那些离家的路程,夜色始终是那样迷人,它曾经撩拨了我无数童年的梦幻,如今又把我带进中年的门槛。静静地坐在院子里,我喜欢大口大口地呼吸夹杂着田园色彩的气息,仿佛心中有一股暖流在静静流淌。我喜欢家乡的气息,那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在这里我可以放慢行走的脚步,可以忘记所有的忧愁,更可以很放肆地让心扉毫无保留地敞开。

我总是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去远方编织自己美丽的梦幻,可是如今在我离开家乡到了远方之后,突然又感到很茫然,我努力所追寻的不就是这种纯朴的田园生活吗?在这里,远离了尘世的喧嚣与杂乱,身心得以彻底的放松与陶醉,对于我来说,这不是一生中最理想的选择与归宿吗?

(摘自《思维与智慧》闫 涛)

◇◇◇◇◇◇◇◇◇◇◇◇◇◇◇◇◇◇◇◇◇◇◇◇◇◇◇◇◇◇◇◇◇◇◇◇◇◇

缴电话费的老人

到电信大楼营业厅去缴电话费,队伍排得老长,只有慢慢地等。终于我是第二个了,在我前面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从步履神态上看好像已经年逾六旬。

“请问您的电话号码。”营业员问老妇人。老妇人脱口就说出一个电话号码。营业员在电脑上点出之后,又问:“是叫李敏吗?”老妇人说:“不是的,这是我儿子的名字!”然后她又说了一个电话号码,还是脱口而出,没有一点犹豫。营业员在电脑上点出之后,问:“是叫李捷吗?”老妇人说:“不是的,这是我女儿的名字!”营业员说:“对不起,阿姨!你们家的电话到底是什么号码?”老人歪着脑袋在柜台前想了足足有几分钟,就是想不起来。后面有人开始不耐烦了,叽叽喳喳有些骚动。

可能是她觉察到了后面的骚动,便转过身来,半是自言自语半是道歉地对大家说:“没有记住自家的电话,老了,忘事啦。孩子家的倒是记住了,不打磕绊,主要是成天往他们家打,问问孙子外孙。”她刚想走,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刚才那两个电话没缴费吧?”“没缴”。“那我给他们缴了吧,省得他们再跑一趟。”于是老人歉意地一笑,又排在了我前面。

这次,后面一片寂静。

(摘自《文章阅读网》)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