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120)

最亲近的陌生人──中国式父亲 ①

前不久看一档综艺节目,有十来个明星,打打闹闹嘻嘻哈哈,节目的结尾很煽情,每个明星都收到亲人写来的一封信和一道菜。

于是主持人引导每个明星,讲一讲成长路上和亲人之间最深情的往事。话题一出,大家特别踊跃,也很动情,有想起母亲培养自己不易的,有难忘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的,有儿女送来的祝福,有来自爱人的叮嘱……每个人都特别动情地回忆了过去艰难的跋涉和美好的时光。我也一度眼泛泪光,想起那些永远也无法相见的亲人和朋友,感慨万千。

但是节目录到最后,我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在众多的亲人中,很少有人提起自己的父亲,即使有一位明星讲起他的父亲,也是用惯常的严厉、沉默、忍辱负重等说辞来描述自己如何与父亲对抗的。

主持人进一步引导挖掘还有什么动人的故事可以分享,那位明星一脸茫然地说,父亲很辛苦,为这个家四处奔波,等等。主持人热切地环视其他明星,结果,大家都附和着,大多还是那些雷同的说辞。

突然感觉父亲这个角色,特别像动物世界里那个打下江山的雄狮,等幼崽渐渐长大,老去的雄狮也必须一步步消失在族群之外,无人想起!

最后主持人难堪地总结了一句:今天是父亲节!

有那么一刻莫名有一丝失落,作为一个父亲的儿子和儿子的父亲,发现“父亲”这个称谓,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遥远,那么亲切却那么模糊。父亲是亲人中最亲近的陌生人,是温情中最沉默的见证者。我们常常以忙碌忽略了儿女的成长,以粗犷男人的名义不屑于表达,以刚强和高大忽略了细腻和传递,于是,我们亲手把自己铸造成一座冰冷的大山、寂静的港湾和远去的背影!

老实说,那晚我想起我的父亲,也想到我作为父亲的缺失。

我是父亲的第六个小孩,其实从第四个孩子出生开始,在这个穷得四处漏风的家里,以后出生的一律都归在多余的一类。

小时候对父亲的印象就是他一直体弱多病,家里一有困难,就会去找别人商量。

父亲有一些才华,能讲很多故事,也算心气比较高的人。他会有一些创新和独特的想法,在那个比较封闭的地方,算是有文化的人。他也比较幽默风趣,会分析问题,调解矛盾,始终认为自己怀才不遇,等等。当然,这些表现仅限于外面,回家后的父亲是沉默的,好像总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老实说,小时候的我不太爱和父亲单独相处,只有我们俩的时候,大多数都很沉默,那个在外面比较清高和有一些才华的男人,在他的子女面前特别无趣和沉闷。他教育我们的时候,多半是用邻居家的优秀小孩来贬损我们,他也从来不当面表扬我们。他严格遵守“父不夸子”的古训,这让我们特别有挫败感,有时候还会自卑。

好在我很小就以读书的名义离开了父亲。在没有父亲的日子,我是一个莽撞的少年,自由散漫,活在自己的世界,很少去关注别人的感受。以至于我在外面遇到多么艰难的处境或者取得多么骄人的成绩,也从来不和家人分享,更不会和父亲多说。

有一次父亲偶遇我以前的一位老师,大概那老师讲起我以前的很多表现,他才知道,我不仅体育成绩超级好,而且还遭受了那么多的苦。父亲那一次回家,一进门就急切地说:“今天见到某某啦,说了你的很多事。”尽管他也没有过分表扬我,但我看出他的眼神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惊喜和欣慰。

一直以为父亲是懦弱的,但是我十几岁的时候,有一次训练受伤,很严重,按照学校的要求必须通知家里来人商量。最初以为父亲依然会唯唯诺诺,想不到,父亲看到我的伤情,眼里含着泪水,他第一次像妈妈一样细心地敷着我的伤口,会心疼地定定地看着我出神。他打算把草场卖了,让我去普通学校读书,他甚至劝我不要遭这个罪啦,全世界当牧民的人多得是,不行回去放羊也行。

与此同时,父亲像一头激怒的雄狮,掷地有声地斥责了队里的领队和我的教练,就连那几个虎视眈眈想以权压人的领导都因父亲不卑不亢、不容置疑的态度退却下来。后来听我教练讲起父亲的表现,教练说:“你父亲是见过世面的人,懂大道理的人!不像牧区出来的!”

我知道父亲是爱我们的,但他像中国大多数的父亲一样,以威严的形式展示他的父爱,却生生地把我们隔在陌生的两岸!(来源:《青年文摘》 喇叭哥)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