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125)

倚门望母

他刚刚升任公司的业务经理。一个星期天,他和客户谈笔业务,返回时已是下午。车子路过母亲住的小区,他一下子想起,好像有很长时间没去看母亲了。

他买了一大袋水果和母亲爱吃的点心,来到她住的房子门前。因为天热,屋子的防盗门关着,里面的木门却是打开的。他从防盗门的栏隙里看到,母亲坐在木门边,睡着了。母亲睡得很沉,连他重重的脚步声都没听到。

他举了几次手,想敲门,又想张口叫,几度犹豫,终究不忍。母亲有失眠症,好几年了,睡眠质量很差。这一会儿小眠,也许抵得上整夜的辗转反侧,让母亲好好睡会儿吧,多等一会儿也不要紧。

他从没这么细致地端详过母亲。母亲坐在小椅子上,身体瘦小得像个孩子。风从阳台外吹进来,她头上的发丝拂下来挡住了脸庞;头发干枯发硬,杂有白发。

他有些惊异。想起小时候,母亲的头发干净顺溜,抹上发油,乌黑发亮。他喜欢把头埋在母亲发间使劲闻发油的香味。一转眼,她变得这么老了,脸上生了老人斑,胳膊皮肤皱起,青筋突兀。

他每次都是匆匆来去,丢下钱,丢下生活必需品,略坐一坐就走。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妈,我有事先走了,需要什么打电话给我。”母亲总是笑笑说:“你有空就来,没空就别来了,工作要紧。”现在想想,自己太忽略母亲了。

他关掉手机,在门外守着,像小时候母亲守着自己。他的眼睛渐渐有点湿润了。

楼下的汽车突然不住声地鸣叫。母亲一下子被惊醒,抬头见儿子站在门外,喜出望外地边开门边嗔怪道:“这孩子,来了多久了?也不叫醒我,在外面傻等。”

他跺跺酸麻的脚,立刻决定:就算天塌下来,今天也不走了。

(来源:《意林》2016年18期)

◇◇◇◇◇◇◇◇◇◇◇◇◇◇◇◇◇◇◇◇◇◇◇◇◇◇◇◇◇◇◇◇◇◇◇◇◇◇

懒虫

老公在睡觉,吃饭时妈妈对儿子说:“去叫里屋的'懒虫'来吃饭。”

孩子进里屋叫人出来后,对妈妈大叫一声:“那不是虫,是我爸!”

(来源:《搜狐网》)

◎◎◎◎◎◎◎◎◎◎◎◎◎◎◎◎◎◎◎◎◎◎◎◎◎◎◎◎◎◎◎◎◎◎◎◎◎◎

画与话| 爸爸,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跟母爱相比,父爱也许总是稍显含蓄。
但是总有那么一些画面,
深深地镌刻在我们的记忆中。

一个晚上,父亲带我去看电影,放电影的那个大队离我们大队有五六里地。父亲边走边给我讲故事,那是他看过的一个电影《三打白骨精》。在父亲的描述中,电影非常精彩,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六七岁的娃,被深深地吸引了。

到了的时候,电影已快要播完。因为没让我看全电影,父亲很沮丧。在微亮的星空下,父亲黑色的轮廓不甚清晰,但那沮丧的眼神,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中。旁边一个老汉告诉我们:今晚这场放完还会去别的村接着放。父亲一听,精神抖擞地背上我,跟在放映队的身后,去了另外一个村。

而不到放映结束,我已经睡在父亲的怀中。

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有那样一个画面:无数个夜晚,星空下微亮的夜路上,身体微弓的父亲迈着匆匆的步伐。而我在父亲的背上,酣睡成一只小猪。

(来源:《读者》文/晓云)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