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133)

母爱就是那把锁

因为穷,他很早就辍学离开了家。

惟一的行囊是装在兜里的一把钥匙,上路前母亲交给他的:“孩子,要记得回家啊!”

在南方那座城市,他两手空空,除了满腔出人头地和发财的愿望。有人说,这个城市不看你的勋章、学位和文凭,而是看你的伤痕,对初来乍到的人更是如此。他不怕,因此他选择了最苦最累别人都不愿做的事。为着那个美丽的梦想,他经受了生活的种种考验,按照自己的愿望艰难地打磨和改造自己。城市是个巨大的魔方,里面充满着各种可能。几年后,历尽辛苦的他凭着精明的头脑、良好的人际关系、超出常人的毅力终于迈出了第一步,而且有了一笔不算太少的存款。

某天清晨醒来,抬头看见那把挂在墙壁上的钥匙,他怔住了。“孩子,要记得回家啊!”母亲的话在耳边响起,这些年除了汇些钱回家,他从未回去过。

他把钥匙取下来,贴在胸前,眼睛渐渐模糊了。

没有一个母亲可以长生不老,也没有一样东西永久地存在。面对自己挣来的财富,他忽然发现自己其实仍旧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只有胸前这把已被铜锈了的钥匙。几天后的一个黄昏,他风尘仆仆地回到了村子。

站在家门口,一颗心突突地跳个不停,一切都是他离开的模样。母亲不在,门锁着。这么多年没回家了,不知道锁换了没有?他从兜里摸出那把钥匙,试探着插入门上那把锈迹斑斑的锁孔里,门咯吱一声开了。他看到屋里的摆设一如从前,甚至,他用过的课本还整齐地放在书桌上。顿时,他热泪盈眶……

对一个游子来说,母爱就是他外出多年家门上那把锈迹斑斑但从不更换的锁,不管他什么时间回来,以哪种方式、什么身份回来,都可以用最熟悉的方式开启它。

(摘自《现代女报》 曾文广)

◇◇◇◇◇◇◇◇◇◇◇◇◇◇◇◇◇◇◇◇◇◇◇◇◇◇◇◇◇◇◇◇◇◇◇◇◇◇

欲言又止

你已经做了父亲吗?倘若还没有,也无关紧要,你迟早要扮演这个角色。

请记住以下的忠告,那是千千万万做父亲的人都朦胧地感到了的。遗憾的是十之八九的人没有思索过,或是思索得不够透彻。

不要认为他只是你的孩子,是属于你的。要记住你是他的父亲,也是属于他的。在情感的天平上,无所谓孰重孰轻,父与子完全可以分庭抗礼。

不要居高临下看待你的孩子,要记住“父亲”只是你的身份,而非你的职业。在更大的程度上,你是你孩子的兄弟和密友,你们尽可以推心置腹而谈。

不要认为孩子太小,还不懂事,不,他什么都知道。要记住他不是一个玩偶,一个面人,一个瓷娃娃。他和你一样,有着五官四肢,有着最细腻、最敏锐的感觉和意识。从他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就以一种天赋的能力,准确地感知着世界。

不要认为金口难开,也用不着搜索枯肠。说什么都行,怎么样说都行,只要你肯开口,就会出现奇迹--你会从横在两代人之间的千沟万壑上一跃而过。

不要再迟疑了,不要让你的孩子永远失望。

与其欲言又止,不如一吐为快!

(文:吴又晖)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