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135)

有个人,
一直在临睡前想你①

6岁那年,她从玩伴儿家回来,意外地发现母亲正在锅台前烙葱油饼,那是她最爱吃的,也是母亲最拿手的。

母亲将细细的葱末儿与剁得碎小的五花肉搅在一起,放了盐和椒油,用面团儿裹了,擀成片,贴在锅底,小火儿熨烙。不要说吃,就是闻到香味的人都会忍不住咽上几下口水。

那个时候,大家都穷,只有过年过节或是来了客人才会吃上一顿面食,肉更是极少上桌。

她馋,每次闻到有人家院子里飘出化猪油的香味儿便提了鼻子一路索去,有时也能混上一角儿半角儿的饼吃,为此姐姐总是拿手指划脸臊她。

她极有眼力。见母亲正在烙葱油饼,她赶忙到外面的垛上扯了一筐麦秸倒在灶前,葱油饼不能用硬火,硬火容易烙糊。

见她背了麦秸回来,母亲忽然就住了手,愣愣地瞅着她,泪水像两条线一般,从眼底汩汩地涌了出来。

她问母亲怎么了,母亲说眼里飞进了小虫子,揉一揉就好了。

她没在意,乖巧地搬了小板凳坐在灶前,看母亲点了火,在锅里滴了油,然后葱花的香味儿便在屋里弥散开来。

烙完第一张饼,母亲扯了一块便塞在她怀里,喜得她受宠若惊。

以前,家里有个什么好吃的东西,总是先给爹,然后是奶奶,然后是妹妹、姐姐和她,每次她都排在母亲之前的倒数第二位。

用母亲的话来说便是:“奶奶老了,爹要出力干活儿,妹妹还小,姐姐照顾妹妹也很辛苦。”就她是个闲人,少吃两口饿不死。

这会儿,母亲竟然给自己开了小灶,看来这筐麦秸真的是没白扯。

3张葱油饼,爹吃了一张,奶奶和妹妹分了半张,母亲给了她一整张,并且这一次,姐姐破天荒地没有对此提出异议。

后来她才知道,母亲是个心气儿很强的女人,不想因为没有生儿子被人小看,可多生家里又养不起,于是母亲便和奶奶商量把她送给了奶奶娘家一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住在城里,膝下无子,吃穿用度都比家里好了许多。

养父母对她很好,给她穿新衣服,并且,隔三岔五地,还能吃一顿葱油饼。

最初,她还时常想起母亲和姐姐,偷偷地流泪,时间一长,也便渐渐淡忘了。其间,母亲来过一次,见她生活得好,也便放了心。

这样的好日子过了3年,养母忽然怀孕,相继生了两个弟弟。

于是她在这个家的地位直线下降,每天一放学便要照看弟弟,养母加班时,她还要给两个弟弟洗衣服、做饭。

10多岁的她像个大人似的,除了上学便是干不完的家务活儿,一点玩儿的时间也没有。

她的学习成绩很好,每次都是班上的第一。后来,她考上了大学。

大二那年,弟弟把信寄到学校,说母亲想她,问她是否能瞒着养父母偷偷回来看看母亲。

拿着信,她的嘴角轻轻的翘起,心中划过一丝不屑:知道我有出息了,想起我来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她恨母亲,十几年来在养父母家脏活累活都是她干,好吃的好玩的却总是两个弟弟的。

虽然当初在农村的那个家里,也是好吃的好玩的让给妹妹,可是一层肚皮一层山,同样的事情,心里的感觉却是不同的。

结婚那年,在养父母的劝说下,她第一次回到阔别了近20年的家。母亲对她和她的老公奉为上宾,就差把心掏出来了。

只在那个家待了一个晚上,她便借口离开了,她对那个家没有一丝感情。母亲卑微、几近讨好的笑,让她难受,却又忍不住鄙夷。

那次从老家回来后,她便再也没回去。偶尔,姐姐打来电话对她说家里的情况,她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她对那个家里所发生的好坏的变故没有一丝的兴趣。

(摘自《绽放:开在瓶子里的温暖》朱砂)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