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137)

我的妈妈来看我①

30年前,我在大学念书,我常常去台北监狱探访受刑人,我还记得那时候,台北监狱在爱国西路,我们的办法是和受刑人打打篮球,同时也和一些人聊聊天。

当时,有一位黝黑瘦高的受刑人似乎最和我谈得来,他很喜欢看书,因此我就设法送了很多书给他看,我发现在众多的受刑人中间,他所受的教育比较高,他是台北市一所有名中学毕业的,比我大七八岁。受刑人每星期大概可以有三次见客的机会,我去看别的人都会吃闭门羹,可是这位受刑人,永远可以见我,至少我从未吃过闭门羹。

他常在我面前提起他妈妈,说他妈妈是位非常慈祥的女性,他说他妈妈常常来看他,可是我始终不太相信这一点。

这位受刑人当时所住的地方其实是看守所,没有定罪的受刑人都关在这里,审判终结的人才再换到其他监狱去。我的这位朋友有一天告诉我,他要搬家了,因为他已被定罪,要正式服刑了。我这才发现他有军人身份,大概是在服兵役时犯的罪,所以要到新店的军人监狱去服刑。当他到新店的军人监狱去服刑时,我也成了预备军官,我在台北服役,周末有时会去看他。我记得要去新店的军人监狱,要经过空军公墓,再经过一条大树成荫的路,军人监狱就在这条路的尽头。

有一次我去看他,发现他被禁止见客,我向警卫询问,发现大概一个多月以后才可以看到我的朋友。一个月以后,我终于看到他了,这次他告诉我一个很可怜的故事。他说他在服刑期间做工,也赚了一些钱,我记得那个数字实在少得可怜,可是这是他全部的积蓄,因此他一直偷偷地把这几十块钱放在一个很秘密的地方,没有想到他的某位长官把他的钱偷掉了,我的朋友一气之下和他的这位长官大打出手。各位可以想像我朋友的悲惨遭遇,他这种犯上的事情是相当严重的,他被人在晚上拖到广场去痛打一顿,事后他被关在一间小的牢房里,而且二十四小时地戴着镣铐。

我的朋友告诉我这些事情时流下了眼泪,我们谈话的时候,旁边总有一个身强体壮的兵在旁听,说到这些事,我记得那个兵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假装没有听到。

忽然我的朋友又提到他妈妈了,他说你如果看到我的妈妈,一定会比较看得起我,他说他常常感到万念俱灰,可是一想到妈妈,他心情又会比较好一点。

既然他一再提起他妈妈,我就问了他家地址,然后我在一个星期六的黄昏,骑了我的老爷脚踏车,到他家去看他的妈妈。

摘自《陌生人》 李家同)

一句表达亲情的话

许多年前,巴黎歌剧院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剧场里坐满了观众,正在等待观看由一位著名男高音主唱的歌剧。这时,剧场经理出现在舞台上,很抱歉地说,那位著名歌唱家不能到场了。经理请求观众允许一位本地男高音上台为大家演唱。台下响起阵阵起哄声,甚至有些观众站起身大声宣布要退票,不过大部分观众还是想把预先安排的听歌剧的时间打发掉,因为他们已经订好了听完歌剧后吃晚餐的位子。

本地的男高音唱得很卖力,他用心唱了两个小时,结束谢幕时,全场鸦雀无声。

有一位观众鼓起了掌,然后一个孩子的声音响了起来:“爸爸,你太棒了!”

这时,全场观众起立,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一句表达亲情的话改变了一切。

 

 

(来源:青年文摘手机报)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