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139)

盲道上的爱

上班的时候,看见同事夏老师正搬走学校门口一辆辆停放在人行道上的自行车。我走过去,和她一起搬。我说:车子放得这么乱,的确有碍观瞻。她冲我笑了笑,说那是次要的,主要是侵占了盲道。我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说您瞧我,多无知。

夏老师说:其实,我也是从无知过来的。两年前,我女儿视力急剧下降,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视网膜出了问题,告诉我要有充足的心理准备。我没听懂,问要有啥充足的心理准备。医生说,当然是失明了。我听了差点死过去。我央求医生说,我女儿才20岁呀,眼睛看不见怎么行?医生啊,求求你,把我的眼睛扣出来给了我女儿吧!

那一段时间,我真的是做好了把双眼捐给女儿的充足心理准备。为了让自己适应失明以后的生活,我开始闭着眼睛拖地摸桌、洗衣做饭。每当辅导完了晚自习,我就闭上眼睛沿着盲道往家走。那盲道,也就两砖宽,砖上有八道杠。一开始,我走得磕磕绊绊的,脚说什么也踩不准那两块砖。在回家的路上,石头绊到过我,我多想睁开眼睛瞅瞅呀,可一想到有一天我将生活在彻底的黑暗里,我就硬是不叫自己睁眼。

到后来,我在盲道上走熟了,脚竟认得了那八道杠!我真高兴,自己终于可以做个百分之百的盲人了!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女儿的眼病居然奇迹般地好了!

有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在街上散步,我让女儿解下她的围巾蒙住我的眼睛,我要给她和她爸表演一回走盲道。结果,我一直顺利地走到了家门前。解开围巾,看见走在后面的女儿和她爸都哭成了泪人儿………你说,在这一条条盲道上,该发生过多少叫人流泪动心的故事啊。要是这条人间最苦的道连起码的畅通都不能保证,那不是咱明眼人的耻辱吗?

带着夏老师讲述的故事,我开始深情地关注那条“人间最苦的道”,国内的,国外的,江南的,塞北的……我向每一条畅通的盲道问好,我弯腰捡起盲道上碍脚的石子。有时候,我一个人走路,就跟自己说:喂,闭上眼睛,你也试着走一回盲道吧。尽管我的脚不认得那八道杠,但是,那硌脚的感觉那样真切地瞬间从足底传到了心间。我明白,有一种挂念深深地嵌入了我生命。痛与爱纠结着,压迫我的心房。

让那条窄路无障碍地延伸,谢谢你!

(摘自《八小时以外》 张丽钧)

扫去身上的雪花

偶然之间听到了这样一个动人的故事。

一位年轻的母亲正在地里干活儿,突然彤云密布,北风大作。不一会儿功夫,鹅毛大雪就纷纷扬扬从天上落了下来。她急急忙忙往家里赶。

在雪地里疾走了半个小时,她才回到家里。

未进家门,她就听见里面传出了孩子的哭声。

她急忙进屋,走到坑前,听见母亲的脚步,孩子向她怀里扑了过来。

但是这位母亲并没有把他抱在怀里,而是拿起了扫炕的笤帚。

故事结束了:她拿起笤帚并不是要打孩子,而是要扫掉自己身上厚厚的雪花。

她怕孩子从她身上感觉到哪怕一点点寒冷!

在爱孩子之前,先检查一下自己身上,是不是带着雪花?一个女人只有成了母亲,爱才会来得这样深刻和细腻。

(摘自《爱人》

老酷)

风雨中,一位母亲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抱着孩子,母亲用牙齿紧紧地咬住了裹着孩子的棉袄。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