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23)

亲与子之间 (12)

         怎样是法味的供养 ①

恩爱眷属,不过数十年罢了。这数十年的光阴,是很容易过去的。“风木生悲”谁也是免不了的啊!父子夫妻平日聚首的时候,很是难割难舍,可是一旦到了生死的分途,寿命不能假借,罪苦不能代负,就将手足无措了。智慧无上的世尊,早就看到了这一点,且看他怎样的警告我们罢!
                 (摘自《建设佛化家庭》 陈海量著)

勇敢母亲熊口救子

陶女士是辽宁抚顺清原满族自治县人,11月5日下午她到抚顺办完事后,带着5岁的幼子来到了抚顺市劳动公园。此时,公园工作人员正准备将黑熊搬到室内过冬。不知不觉中,陶女士的幼子迈过刚刚被拆除的铁丝网。陶女士一抬头,突然发现儿子隔着铁笼,右手拿着一块塘已伸进黑熊的嘴里,把孩子手拽回来已经来不及了!刹那间,陶女士猛地把双手伸进了黑熊的嘴里,一只手代替儿子的小手“喂”给黑熊,另一只手护住儿子的小手,拼命地从黑熊的嘴中往外夺。

距母子俩不远处的工作人员迅速跑来抢救。医院骨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母亲的双手和孩子的右手受伤,母亲的伤势较重,一只手肌腱断裂,而孩子的情况要好许多。医护人员认为,要不是妈妈拼命保护孩子,“孩子的手恐怕会保不住。”(摘自《北京青年报》2004.11.9)

[父与子]

实用的发明

     ①爷儿俩散步遛狗。
     ②走着走着,那狗不想走了,使劲在树上擦腿。
     ③然后又在灯柱子上擦。
     ④那调皮的狗在街边的每根树上都要去擦一下。
     ⑤这次又是聪明的儿子想办法解决了问题。
     ⑥“小狗啊,现在尽情地擦去吧!”(卜劳恩/图 田寨耕/文字)

妈妈,感谢你

妈妈裴紫安是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自从3岁我记事起,爸爸没有再出现过,如今我快13岁了。

小时候,我经常生病,记忆中妈妈总是背着我去医院,有时是清晨,有时是深夜,后来我越来越重,妈妈也就越来越累;有时我还经常因为顽皮而受伤,身上常常青一块紫一块的,很让妈妈操心。

三年级时,因为一个同学抢夺我正在看的书,我们发生了“战斗”。拉扯时,他在我脸上划开了一条很深的口子,老师把双方家长都叫来了。我很紧张,既怕妈妈生气,也怕妈妈难过。妈妈来了,看到我“挂彩”的脸,有好一阵没有说话,我知道妈妈此刻一定很伤心。后来那个小朋友的妈妈开口说:“我儿子太野蛮了,我回去一定叫他爸爸好好打他一顿!”

听到这里,我感觉真痛快,却听我妈说:“看到英乔的脸伤成这样,我真的很难过;但我经常跟英乔说:‘既然事情发生了,如果不能使它变得更好,起码不能使它变得更糟。’我觉得打孩子不明智,这样反而会强化孩子的暴力倾向,而孩子之间也会积蓄仇恨。男孩常是在磕磕碰碰中长大的。我知道现在他们心里一定很不安,说不定我们离开之后,他们很快又能成为朋友呢。”临走前,妈妈拿出一本书:《再见了,可鲁》,对我说:“学会分享好书,你们就没有时间打架了。”

妈妈说得果真没错,我和那个小朋友很快忘了前嫌,后来还经常一起探讨功课呢。(摘自《新民晚报》2005.12.2 裴英乔)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