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68)

给不知奉养父母的人 ②

从前,有一个儿子,因为母亲失去工作能力,就狠心地背着母亲往山上走去。途中,儿子听到背后传来折断树枝的声音,心想:“母亲可能是怕被遗弃之后,无法辨认回家的路,就沿路折断树枝做记号。”

他便不加理会,继续往山里走。到达目的地后,他将母亲放下,说:“我们在这里分别了。”

这时,母亲点了点头说:“上山的时候,我沿路折断树枝为你做记号,你只要顺着记号回去,就可以下山了。”

儿子听了十分惭愧,母亲不但不责怪自己的无情抛弃,反而沿路做记号。这种慈悲的胸怀,使他恍然觉悟,赶紧向母亲忏悔自己的不孝,然后将母亲背回家中,从此尽心的奉养她(摘自《佛经珍言》汪正求 编译)

 

有一种爱失去了不会再来②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间,我们的灵魂早已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污垢。当年,父母把所有的收入全部供我上学,甚至还要借遍所有的亲友;当年,父母可以骑车十几公里去我就读的学校,给我送去我并不急需的那本书。而如今,我何曾给过父母自己一个月的收入?有多少次,随便找一个借口就不回家看望父母还能心安理得,甚至,吝于给家里多打一个电话。

父母老了,但他们从未对我们有过什么要求。他们总是说,家里什么都不缺,不用给我们买东西;他们总是说,我们身体很好,工作忙就不要回来;他们总是说,不用老给我们打电话,那样费钱。可是我能感到,每次打电话,父母都迟迟不愿放下话筒;岁月和病痛,早已压弯了他们的笔直的腰;每次回家,我们能看到他们从心底堆满到眼角的笑。

我们慢慢长大,渐渐成人,我们不再需要吃父母为我们攒下的那几个鸡蛋,我们不再需要花他们手中东挪西凑来的皱皱的纸币。以前,他们是我们的依靠,而现在,他们开始依靠我们。甚至,在父母看我们的眼光中,除了慈爱,还多了一丝丝的敬畏。可是,他们对我们的爱却在用另一种方式在表达──他们怕给我们添麻烦──虽然这种表达掩盖了他们心底需要的儿女对他们的爱

(摘自《中华杂文网》刘昌海)

 

父亲的双手 ②

那是一个大概两三岁的小孩子,就躺在路基旁边一点点远的地方,小小整洁的红棉袄,一手揉着惺忪的眼睛,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一味哭叫:“爸爸,爸爸……”

有旁观者说,在最后的刹那,有一双手伸出窗外,把孩子抛了出来……

他的父亲,后来找到了。他身体上所有的骨头都被撞断了,他的头颅被挤扁了,他满是血污与脑浆的衣服看不出颜色与质地……是怎么认出他的呢?

因为他的双手,仍对着窗外,做着抛丢的姿势。

好几年前的事了,早没人记得他的名字,只是,在经过这个道口的时候,还会有人指指点点:“曾经,有一个父亲……”

还有,那个孩子现在长大了吗?(叶倾城)

 

  

     ①爸爸决定在木板上锯出一个圆孔。
      ②他做了个空蛋糕盒。
      ③又在桌布上剪了一个洞。
      ④放上空蛋糕盒。
                      (卜劳恩/图 田寨耕/文字)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