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75)

母亲的眼泪 ①

一切恩爱会,皆由因缘合,

合会有别离,无常难得久。

今我为尔母,恒恐不自保,

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

  ──《佛说鹿母经》

在芳草鲜美的山野,刚生下两只小鹿的母鹿,因觅食误入猎人设下的网罗,行将就死,母鹿悲念起尚不知生存之道的幼鹿,遂鼓起勇气向猎人提出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请求──让它先回去引领孩子找到水清草鲜之地,就在向孩子挥泪道别时,说出了有情众生濒临死别的极大痛苦之际自然而生的感悟:“母子亲情一场,终须别离,危脆的生命譬如朝露,无常时时召唤,即使恩爱合会,也要道再见了啊!”

虽然依诚信而复返猎人之手的母鹿,终因感动猎人而获释,母子回到草原,但母鹿发出的感悟之鸣,终有一刻将回归己身,也回到每一个有情众生身上,此时不离,无常仍将于不可知的时日掩至,母鹿的悲叹,其实何尝不是人类的千古之叹呢?(摘自《文章阅读网》)

¤¤¤¤¤¤¤¤¤¤¤¤¤¤¤¤¤¤¤¤¤¤¤¤¤¤¤¤¤¤¤¤¤¤¤¤¤¤¤¤

奔跑的小狮子 ②

她不再有金色童年。所有的空余,都被妈妈逼着做事,洗衣,扫地,做饭,甚至,去买菜。第一次去买菜,她攥着妈妈给的钱,胆怯地站在菜市场门口。她看到别的孩子,牵着妈妈的手,一蹦一跳地走过,那么的快乐。她小小的心,在那一刻,涨满疼痛。她想,我肯定不是妈妈亲生的。

她回去问妈妈,妈妈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是埋头挑拣着她买回来的菜,说,买黄瓜,要买有刺的,有刺的才新鲜,明白吗?

她流着泪点头,第一次懂得了悲凉的滋味。她心里对自己说,我要快快长大,长大了去找亲妈妈。

几个月的时间,她学会了烧饭、炒菜、洗衣裳。她也学会,一分钱一分钱地算账,能辨认出,哪些蔬菜不新鲜。她还学会钉钮扣。(摘自《文章阅读网》)

◇◇◇◇◇◇◇◇◇◇◇◇◇◇◇◇◇◇◇◇◇◇◇◇◇◇◇◇◇◇◇◇◇◇◇◇◇◇◇◇

有一种爱叫接受 ①

母亲是天生的坏脾气,易怒,且不问青红皂白,除了我之外,全家上下对母亲的坏脾气都是举白旗的。

和母亲的“敌对”关系一直持续到我结婚生子。那场阵痛之后,我才知道生产的过程是多么的艰辛。从手术室出来的那一刻,我最想见的人就是母亲,我想告诉她,以后我再也不惹她生气了。只是,好了伤疤,不几天就忘了痛。

母亲时常“自以为是”地买些东西送给我。但母亲的消费观念比较陈旧,我经常毫不留情地给她泼冷水:衣服难看;首饰俗气;东西难吃……母亲恼羞成怒之后,总是把我“赶”出家门。再到后来,母亲变得有些不爱和我说话,甚至,连骂我的机会都不给我。母亲变得“安静”之后,我觉得很舒服,耳根难得清净。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很想亲近一下女儿,就把她抱了起来,谁知女儿看动画片正入神,很不耐烦地让我放下她……那一刻,我心里特别失落,一下子联想到母亲的“安静”,那该是一种多么巨大的、来自心灵的孤单啊!

(摘自《燕赵都市报》高冬梅)

◎◎◎◎◎◎◎◎◎◎◎◎◎◎◎◎◎◎◎◎◎◎◎◎◎◎◎◎◎◎◎◎◎◎◎◎◎◎◎◎

  

     ①父子俩正在郊游。
      ②爸爸看到地上长了一个蘑菇,便把它摘了去。
      ③“嗯,香味出来了!”
      ④这时那位老太太发现身边的蘑菇不见了。
                      (卜劳恩/图 田寨耕/文字)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