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79)

老妇人洗脚 ①

黄檗禅师出家后,他的母亲思子心切,天天哀伤哭泣,把眼睛生生哭瞎了,她还不死心,便设了个茶亭,天天迎接过往的云水僧回家供养,又亲自替他们洗脚。因为她知道,在儿子的左脚上有一粒大痣。

黄檗三十年参禅行脚,足迹遍天下,就是不曾回到故乡。后来终于回来了一次。

“佛陀出家,离开了父母,并不是舍弃父母。因为人子尽孝,孝有大小:衣食奉养是小孝,光宗耀祖不过中孝。而超拔父母永生,乃是大孝……”

黄檗娓娓地叙谈着。三十年的光阴,自己的声音变了,母亲不再听得出来;母亲的容颜变了,额上布满了沟沟壑壑。望着近在咫尺满头白发的母亲,黄檗几乎不忍再看。老妇人低头替黄檗洗脚,耳里听黄檗讲道,手上毫不怠慢,一下一下沾水摸索,细心地把黄檗的脚洗得干干净净。(摘自《佛教天地网》)

¤¤¤¤¤¤¤¤¤¤¤¤¤¤¤¤¤¤¤¤¤¤¤¤¤¤¤¤¤¤¤¤¤¤¤¤¤¤¤¤

父亲

一位与我通信多年的女孩子身体不好,学业也断断续续。她经常给我写信诉苦,她尤其怨父亲,说父亲总在外面为事业忙,难得跟她说几句话。

我在回信中劝她,说天下没有不爱子女的双亲,只是每个人表达的方式不同罢了。

有一天,又接到她的信,大意是:“那天,我在家晕倒,醒过来,人在医院,身上插着管子,我睁开眼,看见老爸坐在一边,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我好生气,骂他:

‘我都要死了,你还没事似的,根本不关心我。’爸爸没吭气。然后,我看到护士在擦地上的血迹。

我吓了一跳,叫起来:‘我流血了?哪里流血了?’护士过来,指了指我爸爸,说:‘不是你,是他。他叫不到车,抱着你,跑了十几条街。’我低头看爸爸,才发现他虽然穿着西装,却没穿鞋子。他急着救我,连鞋都来不及穿,光着脚,抱着我跑到医院。他的脚被东西割破,还在淌血。”(刘墉)

◇◇◇◇◇◇◇◇◇◇◇◇◇◇◇◇◇◇◇◇◇◇◇◇◇◇◇◇◇◇◇◇◇◇◇◇◇◇◇◇

我们对母爱知之甚少 ②

准备当母亲的女人在天意的启迪下,眼睛转向内里,于280天里时时凝视身体里的孩子,像阳光照耀花蕾。随着胎动,随着身形隆起,她的喜悦如潮水一波一波涌来,这种喜悦难以跟外人说得清。就“创造、诞生、生命”这些词不达意的本来含义而言,唯有母亲的孕育诚实、真切,其它的创造不过是模仿而已。比如写一部书、作一幅画,甚至造一架航天飞机,都比不上孕育一个孩子更有创造力。

婴儿刚出生之际,是世界上最孤独最可怜的人。即使他日后会变成超男超女,当时也无人理睬,更没人找他签名:况且婴儿通常连名都没有。一个四肢蜷曲的肉团子,身敷血污羊水,由于畏光而紧闭双眼。哭,是他唯一能做的。此际,珍爱婴儿的人只有母亲。用不讲理的话来说,母亲的珍爱显得怪。这么个小孩与别的小孩并无区别,长相都差不多,又没关于他前途的预言,何以视如明珠?

这就是母亲。她的爱是人间第一项道理。好在世上除去各样的规则之外,还存在母亲的道理,超越于股市输赢、官场升降、情感是非之上而纯洁博大,否则这个世界上早没人了。(摘自《中华杂文网》鲍尔吉·原野)

◎◎◎◎◎◎◎◎◎◎◎◎◎◎◎◎◎◎◎◎◎◎◎◎◎◎◎◎◎◎◎◎◎◎◎◎◎◎◎◎

  

     ①“爸爸,送您一个礼物!”

    ②哎呀,糟糕!

    ③“没关系,乖儿子,别哭。”

    ④“这个还没摔断!”

(卜劳恩/图 田寨耕/文字)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