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99)

无字的明信片①

屈指数来,父亲离开我们已有好些年了。

父亲生前最爱动笔耕耘。

犹记得那年,我被某所女校录取,头一次与父母异地分居的情景。那时候,常常未满三天便有一封邮给我的信,都是当时任某保险公司分社社长的父亲写的。信封上总是排列着几个工工整整、一丝不苟的大字──向田邦子阁下。初次见到时,真令我手足无措。当然,父亲给自己的女儿写信时,用“阁下”这个字眼的,本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但是对我来说,仿佛就在四五天前,父亲还在“喂!邦子”这样地大叫大嚷,或“混蛋”这样粗暴地乱骂,再不就是挥舞着拳头毫不客气地招呼在我们身上。但如今却突然变得如此郑重,这天壤之别真是让我既感到光彩又难为情。

信的正文总是从彬彬有礼的日常寒暄开始,其后再转到什么在东京新购的房子摆设如何啦,庭院里又新栽植了哪些花木啦,诸如此类的家常话。而且在行文之中,父亲直接把我改呼为“您”。

“以您目前的学力来看,最难的应该是汉字吧。但是,既然选择了这一科,就请努力吧!时而翻阅一下字典也不失是一个好方法啊。”末尾也一定会加上这样的叮咛或勉励。

每当此时平日里只穿着一条内裤在屋子里来回晃荡,酗酒严重,撒起酒疯来不知怜惜地追打妻儿的父亲的影子,在我心里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充满父爱与尊严,毫无瑕疵的父亲的形象高高耸立。被公认是暴君,但也十分爱面子的父亲,用如此温文尔雅的笔触给自己的女儿写信。或许,只有在信里,才能告诉我一个平日里不拘言笑,羞于矫揉造作,但却充满舔犊之情的鲜为人知的真实的父亲吧。(摘自《读者》2003.7 向田邦子)

◇◇◇◇◇◇◇◇◇◇◇◇◇◇◇◇◇◇◇◇◇◇◇◇◇◇◇◇◇◇◇◇◇◇◇◇◇◇

父亲的角色①

我有一个朋友,孩子出生前,他正忙于工作;孩子出生之后,除了忙于工作,他在外面还找了另一份活,为的就是多挣一些钱。他说养一个孩子太需要钱了,他必须这样没有白天黑夜玩命地干活。有钱作为依托,家庭生活的齿轮就像添上了润滑剂,飞快地旋转起来。孩子从小在蜜罐里长大,除了要天上的星星没有,其他都能尽其所有。那一阶段,准确地说是从孩子出生到读小学的时候,他们一家这种物质丰富全家其乐融融的样子,确实让我们羡慕,甚至嫉妒。

(《家庭教育》2004年第6期 肖复兴)

◎◎◎◎◎◎◎◎◎◎◎◎◎◎◎◎◎◎◎◎◎◎◎◎◎◎◎◎◎◎◎◎◎◎◎◎◎◎

8小时惊天母爱

这是真实发生的感人故事。

夜里十点多,她抱着儿子刚刚睡下没一会,便听见外面传来阵阵泥石滚动的声音,让人心生恐惧。

她猛然坐起,本能抱住熟睡中的儿子,此时卧室的门已裂开了口子。她抱起儿子准备从窗口冲出去,可是倒塌的墙体将去路堵住了。墙壁跟石块开始往下垮塌。她只能用右手紧紧撑起孩子的腋窝,右膝牢牢抵住孩子的屁股将孩子的脊背靠在冰箱上。霎那间,泥石流灌了进来,一直埋到了她的脖颈。母子俩像被浇筑一样双腿再也动弹不得。

“我要爸爸……”儿子的哭喊声,让她一下清醒过来。她拼命忍住内心的恐惧,开始用露在外面的左手一点一点拨开脖子边的石块。终于,母子两人的呼吸顺畅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有人叫着她的名字。“我们在!”她拼尽全力回答。不一会,她听到了撬窗户、掏石挖沙的声音,随后救援人员来到了身边。看着儿子顺利被抬出,她当即晕了过去……

在被埋长达8个多小时的漆黑绝境里,她拼命托举起怀中的儿子,直到救援人员赶到。灾难当头,为了护卫自己的孩子,一位母亲爆发出了惊人的毅力,在泥沼中,她将孩子牢牢托举了8小时。

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就是2010年8月7日晚的甘肃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这位母亲叫杨露梅。(摘自《故事汇》)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