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破迷揭邪》目录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破迷揭邪】(2)           
 

 

关于“法轮”剽窃、篡改佛教名词术语问题答疑
陈星桥  

问:那么请先说说“法轮”吧。它本是佛教的名词,而李洪志拿来当作其功法的名称和标志,并予以无限神化,这有什么佛教根据吗?

答:完全没有。佛教的“法轮”标志是沿一轴心对称分布八根辐条构成的一车轮形状,来源于古印度传说中的“轮宝”,它被认为是统治世界的转轮圣王使用的一种武器,具有无坚不摧的力量。佛教借用来比喻“佛法”,并引伸出摧伏邪魔、辗转不停、圆满无缺三种涵义。佛教经典常将佛陀说法称为“转法轮”,将佛教的发展喻为“法轮常转”。因此“法轮”实际上是一种具有象征意义的比喻性词汇,以后逐渐成了佛法的代名词,法轮图案成为佛教的标志之一。在1956年召开的第五届世界佛教徒联谊会上,它被正式确定为佛教的教徽。

而法轮的“法轮”标志纯粹由五个佛教的卍字符和四个道教的太极符拼凑而成,还将它描述为“宇宙的缩影”,“具备着宇宙的一切功能”,“是一种高级生命。”他可以给人安在小腹部位,24小时不停地旋转,正转度己,反转度人,从而形成“功练人”或“法练人”。

李洪志就是这样将一个比喻性词汇篡改、神化为一种具有极大灵性和神秘作用的实体。可见,李洪志只不过是利用佛教这一名词愚弄人而已。
               (摘自中国佛教协会编《会务通讯》1999年6、7合刊)

要“8”忌“4”是传统心理吗

一家影响很大的报纸近日有一篇报道,题目是:《广州新车牌尾数没了“4”》。据介绍,此举酝酿已久,其目的是为了顺应广大市民无“4”要“8”的传统心理。

那么,无“4”要“8”是市民的传统心理吗?不要说全国,就以广东来说,过去也从来没有无“4”要“8”的传统心理,把“4”谐音为“死”、“8”谐音为“发”,那是近年来港粤有的商人梦想发财捏造出来的。过去的商店贴过这样的对联:“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前几年我在广东东莞常平镇看到多家的门联,都是写:“门迎春夏秋冬福,户纳东西南北财。”门上横批有些写“四季平安”,也有写“四方吉庆”。

至于现在某些人热爱的“8”字,并非都是吉祥话语,“七上八下”、“乱七八糟”,这些虽有“八”字,但人们对此不会感兴趣的。

实际上,要实现无“4”要“8”,会使人感到很尴尬,因为十进制的10个数字,中间不能没有“4”。定价4400元怎么办呢?最多改成4399元,但第一个大数字是改不了的。特别是时间上的数字,如今年是2004年,这个“4”能找什么字来代替?

亦有人说,数字迷信是从西方传来的,“13”在西方就是不祥数字,去“4”要“8”大概是结合港粤本地方言而形成的数字迷信。或者有人认为是向西方文明的国际接轨,但我觉得,洋迷信在西方同样也代表不了“文明”,因此也谈不上什么“接轨”。

本来是民间迷信,如今却得到政府行为的认同,是不是有鼓励迷信取向之嫌呢?
                        (《北京日报》7.5 李锦全 文)

        “法师”驱鬼 致人死亡

日前,古田县凤都乡桃源村村民胡某就因为“中了邪”,被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抓牢双手,遭受两位“法师”三个小时殴打,折磨致死。

据了解,被害人胡某因走夜路经过墓地后,产生害怕心理,有点精神障碍,其家属认为他“鬼迷上身”,于除夕夜请来松吉乡圪头村某寺和尚曾某和周某,在家中“做法驱鬼”。两“法师”从除夕下午3时开始念经直到当晚11时,反复要求胡某讲“鬼去了鬼去了”,胡不从,两“法师”即用佛尺殴打胡某,胡当即反抗逃走。在两“法师”的指使下,胡的妻子黄某和儿子胡某某将胡某带回,并分别抓住胡某双手,让“法师”殴打胡的背部、肩部、头部、腿部、手臂等处,直至初一凌晨1时,胡当场昏迷,不省人事。在被殴打过程中,胡大声呼救,但由于愚昧迷信,胡某家属认为此系驱鬼治病,竟无动于衷。两位“法师”见病人已昏迷不醒,赶忙在初一天亮之前,收取家属给予的400元钱后,留下一句“鬼已赶除,病人过几天就会醒来”,逃之夭夭。可怜病人胡某竟在万家欢乐的正月初一上午10时死亡。经法医尸检,胡某全身皮下血肿达60%,肋骨被打断二根。 (特约记者 陈宇)

                    (摘自《闽东日报》 2003.2.11)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