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破迷揭邪》目录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破迷揭邪】(11)           
 

 

伪气功竟将活人变为“木乃伊” ④

1994年1月24日,农历大年三十,为了看一眼日思夜想的聪聪,也为了不使两位气功大师过年寂寞,谢正刚夫妇来到二杨的住处,想一块过个团圆年。

谢正刚和妻子走进屋,杨奉明急忙笑容满面地迎上去,说聪聪的治疗正顺利进行,但孩子排毒后身体虚弱,需要好好休息,不容外人打搅。

爱女心切的谢妻刚想往聪聪的“病房”里进,被杨奉明大喝一声拦住:“不行!咋给你讲的,这是无菌区,你要是进去小孩就没法治了。”谢妻说我只想见孩子一面。谢正刚也在一边哀求:“大过年的,你就让她娘俩见一面吧。”杨瑞贞却说:“封闭疗法是科学,你要是不相信科学,不怕影响孩子的治疗效果,就进去吧。”谢妻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听从了“大师”的话,没有进去。张大奎 段波(剪报)

封建迷信引起邻里纠纷

家住某村的村民王强(化名)起诉称,其与张力(化名)系邻居,他家厨房的窗户对着张力家的房门口。今年起,张力开始对他家不满,认为“窗对门,会死人”,因此强行用木板等物将自家窗户堵死。为此,自己曾多次找到张力解决,但其至今没有拆除。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起诉至法院。在法庭上,张力对堵王家窗户的事并没有否认,但坚持认为王强家后窗对自己家确有影响。

法院的法官严肃批评了张力的封建迷信想法,同时也将关于相邻关系的法律规定向其讲解。在法院的调解下,张力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同意将堵在王家后窗之物拆除。双方终于重修旧好。(中新网 06-02)

4“大仙”打死24岁智障女

出租车开到南京军区总医院,胡女被推进急诊室。经医生诊断,胡女生命体征已经消失。听到这个噩耗,胡女的母亲首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胡父则冲出急诊室,躲在院外的角落痛哭抹眼泪。就在胡母痛苦之时,另两名女子竟念起了经文,并围绕胡母舞蹈转圈。随后,胡女尸体被法医中心带走。

医院知情人士透露,胡女长得很年轻,非常秀气,送来时身上多处伤痕,脸颊也多处外伤,左眼部分有青紫,应该是被人残暴地殴打过。

胡女死后,大仙们丝毫不觉得自己有过失,警方将4人控制住,并将其刑事拘留起来。被抓时,大仙们依然执迷不悟,大呼自己“冤枉”,只怪“恶鬼太厉害”。
                      (《金陵晚报》2004.7.17 记者刘敏)

鬼怪也单调

初看这种节目,也觉得新鲜刺激,时间长了,麻木下来,也就当娱乐节目一样。不过有时半夜醒着,一人看电视,乱转频道,突然转到一个披发女子,身穿白袍,头上顶两根白烛,在神社大门上狂钉一个草人,还是会吓一大跳。关了电视上厕所,老是想起那个女子回头一笑的表情,眼睛是怨毒的,而嘴角却向上翘。

不由得抱怨日本人的鬼怪没有想象力,来来去去就是这一套行头。姿态过程也单调,要作怪,也应该婉转一点,从长计议,比如喝醉了才露一截大毛尾,或是过上两天甜蜜的日子再扯画皮,光是凄厉,直来直去,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摘自《新民晚报》 2003.1.7 戴蓉)

“法轮”痴迷者杀妻害女

邪教缠身 痛断亲情

2月3日是农历立春的前一天,北方的冬夜仍然充斥着严寒。深夜11时许,朝阳县大平房镇公安派出所突然走进一个满身血迹、一脸凶气的男人,他自称:“我是法轮弟子”,“我把我老婆孩子全杀了”。同时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再有5分钟就升天了”之类的话。(摘自《福建日报》2002.3.20)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